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15章:没有当露体狂的习惯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15章:没有当露体狂的习惯

    金南芸追问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去查案?去衙门见那位镇格门的容都尉?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撇撇嘴:“你变了,以前你有什么事,都会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以前我有什么,也不会告诉你的好吗!

    柳蔚不知金南芸这会儿突然受什么刺激了,想了下,说道:“我若回来的早,去你那里一趟,你今晚是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点头:“一个没相公相陪的夜晚,与你这个闻名曲江府的神医柳先生偷偷幽会,听起来也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屈指敲了她额头一下:“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金南芸笑眯眯的盯着柳蔚,随即跳起来,拍拍衣服:“记得一会儿来找我,我这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离开时,雨比来时又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待人走远,柳蔚看着外头那豆大般的雨滴一颗颗砸下来,很长的叹了口气,才蒙着黑布,转身关了房门。

    驾着轻功,淋着大雨,在黑夜的雨幕中穿梭。

    柳蔚一走,一直负责保护她的两名暗卫也随行跟上。

    柳蔚接连飞了一刻钟,终于绕开了丞相府的巡逻侍卫,成功离开府邸。

    外头因为大雨,街上没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柳蔚一路极快的走,等到了三王府时已经成了落汤鸡,柳蔚没从正门敲门而入,而是踩着房檐,进了里头。

    待柳蔚进入王府内院的第一刻,她便感觉周围空气变了,哪怕雨势太大,遮掩了太多声音,但她还是敏锐地发现,她的周围,至少藏着十六七个人,这些人不用猜也知道,都是王府的侍卫,或是镇格门的暗卫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人并没为难她,柳蔚知道,跟在她后面的两名暗卫,不会让这些“自己人”伤害到她。

    柳蔚畅通无阻的一路飞走,待到了西陇苑时,看到整个院子,早已经漆黑一片,唯独自己的房间,还亮着蜡烛。

    她在自己房间门外的长廊下降落,一落在地,便将脸上的黑布掀开,里头,一张红红白白的烂脸,浮现眼前。

    因为雨水浸泡伤疤,柳蔚觉得脸很痒,想将伤疤撕开,这才敲门。

    敲了一声,听到里面没声音,柳蔚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房间,她敲什么门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直接将门用力一推,原以为门是从内反锁的,原来没有,一推便推开了。

    一开门,里头热气扑面而来,渺渺的薄烟,在房间上空盘旋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这才看到,那烟都是从屏风后头飘来的,而玉作的大敞屏风上,几件衣裤,正搭在上面,看颜色,玄黑色的,正是容棱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男人,不止住她的房间,睡她的床,还用她的浴桶洗澡?

    柳蔚顿时气上心头,直走向屏风后面!

    柳蔚刚一过去,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,一股夹带着热气与水滴的劲风,朝她面门袭来,她赶紧以手去挡,身子堪堪一躲,躲过对方攻击!

    站定后,才看到前方,容棱浑身正湿漉的坐在浴桶之内,热气笼罩了他周身,令他的五官,也显得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看清是柳蔚,容棱淡漠的收回视线,双手搭在浴桶边缘,脖子后仰,缓缓的再次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柳蔚瞧着他不太清晰的容貌,还有光裸着,正在滴水的上身,愣了一下,才恶言恶语的问:“为什么在我房间沐浴?”

    容棱半睁开眼,瞧她一眼:“今日本王很累,乖,别吵。”

    柳蔚正想再说什么,却看到他的前胸有一块淤青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容棱低眸,也瞧着自己的胸口,用湿凉的手指触碰一下,道:“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伤的不太重。”柳蔚随口道。

    容棱一笑:“是不重。”

    又看看她道:“雨这么大?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一声,一边拧着衣袖上的水,一边道:“为了三王爷的终生大事,别说下雨了,下刀子在下也得赶来!否则犬子当真误了三王爷姻缘,岂非屠首也难赦其罪!”

    她这阴阳怪气的说话调调,令容棱眼中笑意更深:“小黎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叫他。”柳蔚说着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容棱叫住柳蔚:“先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看自己这身湿漉漉的衣服,也觉得不舒服,她走到衣柜前,拉开往里一看,首先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衣服,而是容棱的。

    一整个檀木柜子,只有右边两格放着自己那几套差不都样式的男装,而其他位置,都是容棱常穿的衣袍,甚至还有他的亵衣亵裤,包括他的朝服竟然也在。

    他还真把这里当家了!

    柳蔚气笑了,拿出自己一套衣服,又看了看还在沐浴的容棱,她走到屏风另一头,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隔着一道屏风,柳蔚能听到那头容棱的呼吸声,甚至连水花震荡的声音,也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将外衣脱下,丢在地上,沉湿的衣物落在地上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顺手拿了搭在屏风上的干布,擦了擦手臂,又擦了擦头发。

    这时,屏风另一头传出“哗啦”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停了一下,看了过去,尽管屏风很厚她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了?”她问。

    容棱没吭声,一只男人的大手,却探到了屏风上。

    柳蔚捏着干布说:“我先用了,你再等等,我换好衣服给你另外拿一块。”

    容棱把手收回,传来一声叹息:“屋里还有耳房,为何要在我面前换?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眼睛投向屋内另一边的小隔间,古代的房间都设有耳房,通常守夜的丫鬟小厮会睡在那儿,但柳蔚从没要人守夜的习惯,因此耳房素来只是放一些闲置的被褥。

    而柳蔚的房间,一贯是明香惜香打理,她除了知道自己的医书和衣服在哪里,其他的从不过问。

    柳蔚方才的确没想到去耳房。

    一下子,柳蔚莫名的尴尬,咳了一声,说:“都是男人,我没那么娇气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那头传来一声莫名的轻笑。

    柳蔚加快了擦头发的动作,眼睛也时刻盯着屏风旁边,惟怕容棱突然出来。

    尽管柳蔚觉得容棱还没擦身,也没穿衣服,他应该没有当露体狂的习惯,不会出来,但柳蔚还是警惕着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