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16章:我不要你了,我讨厌你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16章:我不要你了,我讨厌你!

    果然,在那笑了一声之后,容棱并未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柳蔚擦干了身上,换了衣服,稍稍的整理一下,便去柜子里再拿了一块干布,走回屏风旁边,伸手递过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只带着热气和温水气息的大掌探过来,接过干布时,与她的手一触即离。

    柳蔚收回手,看着手上的水渍,觉得有些不舒服,便在衣服上蹭蹭,擦干净了。

    容棱换好衣服出来,柳蔚已经给自己倒了杯茶,坐在椅子上喝着茶。

    柳蔚穿上了男装衣服,可头发因为湿润,并没束起来,更没结成髻,只是披散着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女人的发长,柳蔚的头发是偏短的,正常的古代女子,发长怎么也要到腰,她的却只是到背而已。

    这与柳蔚常年男装扮相有关,男人的头发,不用太长。

    柳蔚看到容棱出来,脸上还有被热气蒸过的微红,她垂下首,顺手也为他也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容棱走过去,坐在她的身边,端起那杯茶。

    茶是半个时辰前惜香沏的,这会儿已经凉了,但口渴时,喝茶并非品味,不过解渴。

    半杯茶喝过,容棱道:“小黎知道你回来,定会高兴。”

    柳蔚蹙蹙眉,茶也不喝了,站起来,道:“不用催我,我这就去。”柳蔚说着,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步子刚迈开,手腕便被一只大手箍住,柳蔚转首,便对上容棱有些慵懒的浅笑:“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刚沐浴过的原因,此刻的容棱,不似平常的森冷铁硬,他头发湿漉,衣衫随意,瞧着,莫名有几分散漫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只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。

    在现代,三十而立,在古代,他却已经是手握重兵,统领整个镇格门的大人物了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不舒服的扭开他的手,沉默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容棱在身后跟着,两人出了房门,隔壁便是小黎的房间。

    将房门推开的下一秒,一道黑色的影子,便扑了过来,柳蔚眼皮也没抬,唤了一声:“珍珠。”

    直冲出来的珍珠稳稳的急刹住车,翅膀在空中停了几瞬,黑色的身子在黑夜中几乎看不见,唯独那双绿色光亮的眼睛,突兀的亮着。

    知道不是坏人,珍珠下一刻便欢欢喜喜的飞过来,小身子落在主人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柳蔚摸了摸珍珠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容棱已经走到桌前,点上蜡烛。

    房间里亮起来,睡在床上的小黎却并没醒,珍珠从柳蔚肩上飞起,朝床榻飞去,最后落在床头的枕头边,在那儿刨了一下,刨出一个小坑,把自己窝在里面,乖乖坐好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珍珠每晚都陪小黎睡。”

    柳蔚瞥容棱一眼:“我怎么听说,你答应了小黎你要陪他睡?”

    容棱神色如常,却将手突然伸向她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掀开袖子,露出一截胳膊,柳蔚轻而易举便看到他胳膊上有几道略微眼熟的抓痕。

    由于太眼熟了,柳蔚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谁抓的。

    她咳了一声,拍开他的手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走向床榻。

    床上,小黎还是没醒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自家儿子有多没心没肺,一旦睡觉,便半点警惕心没有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伸手推了推儿子。

    小黎没睁开眼睛,只是非常起床气的哼哼唧唧,然后扭着头,裹着被子翻了个身,背对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耐着性子,继续推推他。

    小黎非常不高兴:“不要吵我!”

    “小黎。”柳蔚唤儿子。

    昏昏沉沉的柳小黎听着熟悉的声音,迟钝了好几瞬,才猛的掀开被子,坐起来,小肉爪子揉揉眼睛,睁大眼睛看向窗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柳蔚看小黎愣愣的,好像还没清醒,不觉一笑,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尖:“不认得爹了?”

    一声爹,让柳小黎彻底回神。

    “爹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爹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?”小黎还是不确定,不,是很不确定!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伸手摸摸小黎的脑袋,声音放柔了些:“真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因为柳蔚靠近了些,小黎看清了她的脸庞,也听清了她的声音,甚至连她身上的味道,都嗅明白了。

    顿时,大大的眼睛里,蓄出了泪水泡泡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哭笑不得:“爹只是走了几天,你至于吗?不知道还以为我走了七八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回来?”小家伙这会儿全醒了,伸出短手,往柳蔚身上一推,满脸怨气: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?你都不知道,我都哭死了,你不是我爹,我不要你了,我讨厌你!”

    小黎说着,小身子蹿下床,稳稳的跑进容棱怀里,呜咽着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无奈的将小黎抱起来,拍拍小黎的后背。

    小家伙埋着头,边哭边说:“我讨厌我爹,我讨厌她!讨厌她!”

    明明知道小黎只是太生气了,先错的是自己,柳蔚却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,她苦恼的走过去,眼神询问容棱,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容棱安抚了小黎一会儿,说道:“你爹回来了,你不想她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!”小家伙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不想的话,你爹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猛地抬起头!

    容棱说道:“她回来只是看看你,本就要走,你此刻不理她,她走了,又有好长时间见不到。”

    小黎顿时好纠结,他一方面很生气,想报复报复娘亲,可他又怕娘亲真的走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着急,最后,小黎到底还是转头看向柳蔚,然后,满脸愤恨的对娘亲伸出手。

    柳蔚看儿子倔强别扭,偏又舍不得自己的样子,露出笑意,过去将儿子抱过来。

    窝在柳蔚怀里,小黎并没半点和颜悦色,依旧恶眉恶眼,小短手却紧紧抱住娘亲的脖子。

    柳蔚轻声道:“想和爹说说话吗?”

    小黎想说不想,他不想让娘亲觉得自己很好哄,但他又的确想跟娘亲说话,一下子,他再次纠结,最后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好不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体贴的为小黎做了决定,她看了容棱,示意一下。

    容棱转身,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房门被阖上,柳蔚抱着小黎回到床上,让小黎钻进被子,自己也睡到儿子旁边,后背靠在枕头上,道:“这几天,真的没有想我吗?”

    柳小黎还是那句:“没有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