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17章:小黎,容叔叔要纳妃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17章:小黎,容叔叔要纳妃了

    “可是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顿时瞪着她:“那你要走!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要办。”

    柳蔚跟儿子解释:“有件案子很重要,我在另一个地方暗中调查,不方便带上你。但我保证,顶多两三个月,就可以回来,中间,我也会抽时间偶尔回来看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若是之前娘亲这么说,小黎一定说不好,哪怕娘亲再跟他保证,他也坚持要跟着娘亲,不会让步。

    可是娘亲已经走过一次了,已经承受过失去一次痛苦的小孩,却不敢再有过多的要求,他怕他要求的太多,娘亲一走,就不再回来。

    最后犹豫一下,小黎的小手不自觉的抓住柳蔚的衣角,埋着头问:“是那个幼儿失踪案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黎小手紧了紧:“为什么一定要你去暗中调查?容叔叔有很多很厉害的手下,他们也可以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们不懂医术,很可能错过一些证据。”

    小黎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摸着儿子的头,说:“如果你被人掳走了,我一定很着急,那你想想,那些孩子的父母亲人,难道不着急吗?他们比你还小,一两岁便被带走,那么小的年纪,没有家人照料,却落在一群坏人手里,随时遭受生命威胁,你这个当小哥哥的,你忍心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救他们,只是……”小黎很慌,怕娘亲以为他很冷血,却不知怎么解释,最后憋了憋,只能说:“你去吧,你去吧,你去找证据吧,我,我一个人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小黎说着,还彰显大方的推了推柳蔚,让娘亲快去,但心里却不舍得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,抱住儿子的小脑袋,落了个吻在儿子头顶。

    柳小黎窝在娘亲怀里,小声气的说:“你要记得,偶尔回来看看我,你还要答应,不会不要我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柳蔚眼神轻柔:“你是我儿子,我怎么会不要你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也不知这句话能不能信,但娘亲有了保证,他好歹舒服些。

    窗外的雨,还在下着,并且伴随着大风,吹得窗户响声大作,柳蔚看向门外,便看到白色的门扉外头,一个黑色的人影,朦胧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是容棱一直伫立在门外等她。

    看着窗外那道剪影,柳蔚再次开口:“小黎,容叔叔要纳妃了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愣了一下,沉默的点点头:“嗯,有个老爷爷,说要给容叔叔娶妻子,说娶了妻子,容叔叔就能有自己的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柳蔚说:“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妻儿,所以,你不准干扰他,也不准任性的不许他娶亲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柳小黎抬起头,看向娘亲:“可是容叔叔答应我,会陪着我,会照顾我,如果有了自己的小孩,他就不会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他疼你吗?”柳蔚反问:“有我,有付叔叔,还有其他很多人都很疼你,为什么需要容叔叔疼你?你和他认识的时间才那么短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很喜欢我,他会给我做刀剑,会给我做长枪,他有一把长枪,是真枪,铁铸的,叫弑神,很威风很威风!我看容叔叔练过枪,他还说,等我再大一点,就教我枪法,长大了,如果我愿意,就带我去战场,他说男子汉有生之年怎么也要上一次战场,那才是男儿本色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说明什么。”柳蔚打断儿子:“这些事,以后他也会对他的儿子做,你不是他儿子,他对你再好,我们终究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愣愣的想了一会儿,然后失落的垂下头。

    柳蔚揉揉儿子的脑袋:“你可以依赖你的亲人,但不要依赖一个注定不会长久的陌生人,因为分别的时候,你会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爹。”柳小黎埋着头:“我们很快就会离开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蔚没有隐瞒:“幼儿失踪案结束,我们就会离开,回到曲江府。”

    “再也见不到容叔叔了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长久没说话,过了好一会儿,才长叹一口气:“我会想他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再说什么,只让儿子平躺着,该睡了。

    小黎乖巧的闭上眼睛,柳蔚就在旁边陪着他,等他睡着了,才轻手轻脚的离开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已经是半个时辰后,一出去,柳蔚便看到长廊上,容棱正背靠红柱,坐在长凳上,侧首看着外面的大雨。

    雨声稀里哗啦,风声呼啸而过,漆黑的夜空,宛如一张巨大的黑洞,随时随地,都要将人吸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雨滴打落在走廊地上,柳蔚走向容棱,男人听到动静,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他身上还是穿着方才那件衣服,松松垮垮,领口也是空的,这又是风有事雨的,他也不嫌冷。

    “跟小黎说好了,我儿子还是很懂事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敛了敛眉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柳蔚想了一下,还是过去坐下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,一道闪电劈下来,天空骤然一亮,接着就是轰隆雷声,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柳蔚感觉到风又大了些,雨滴被吹进了她的脖子,凉凉的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顿时皱了皱眉: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可手腕却再次被人给攥住。

    柳蔚回过头,容棱看着她道:“雨太大,晚点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答应了金南芸要去她那里一趟,所以柳蔚也想早点回去,看今天金南芸这个状态,明显是有心事。

    也好趁机问问金南芸掉孩子的事,主要是,柳蔚对金南芸受欺负这件事很是在意。

    容棱没放开柳蔚,只是一手捏着她细小的手腕,一手拨开胸前的衣领,让那淤青的痕迹,更为明显。

    “猜猜如何伤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太想猜,也觉得跟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镇格门的工作危险度高,负责皇城安全,责任重大,有点磕磕碰碰,再正常不过,而且看起来的确不重,应该只是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帮我把个脉?”容棱突然道。

    柳蔚沉默一下,她以前怎么没觉得这男人这么娇气?

    不就是一点淤青,还要把脉?

    但毕竟相识一场,对方都开了口,柳蔚还是耐着性子坐下来,把容棱的手拿过来,翻一面,双指摸在他的脉门上。

    “脉象平顺,并没什么异样。”柳蔚把了一会儿,说道。

    容棱却突然直起身,坚硬的男性身躯向前倾斜,靠近了柳蔚的脸,问道:“真的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