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1章:五年前柳蔚为何走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1章:五年前柳蔚为何走?

    老夫人坐在上头,柳月就坐在老夫人身边,给老夫人看她新绣的缎子。

    两日后就要入宫了,因为是送给皇后娘娘的,所以赶着入宫前,这缎子就要给老夫人看看,让老夫人品鉴品鉴,看看哪里需要改的。

    老夫人虽然不喜欢柳月不会琴棋书画,只会绣东西,但还是仔细的为她检查,唯恐到时候令皇后不满意。

    看到柳蔚进来,老夫人只抬了抬眼皮,柳月则起身对柳蔚福了个身,规矩的喊了声:“大姐姐。”

    柳蔚对她点点头,对老夫人也行了礼。

    老夫人手里端详着那万凤朝凰纹样的缎子,问柳蔚:“你的字绣了多少了?”

    绣几个字,花不了多少功夫,熟练的人,两天也就够了,不熟练的人,也顶多三天,要是专业的绣娘,或者柳月这种一天不绣花就不舒服的人,那一天就能绣好。

    柳蔚绣了一天,不求绣好,但至少要绣一半。

    听老夫人问,柳蔚就从袖袋中,拿出阅儿绣的锦帕,瘫在手里,说:“孙女手笨,一共十八个字,才绣到第九个。”

    “拿过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拿过去,送到老夫人手边。

    老夫人拿着看了看,点点头:“还算可以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柳月眼皮动了一下,柳蔚这个锦帕,绣法单一,字迹普通,这样素质的帕子,外面小摊贩上,一文钱三张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绣品,老夫人也称赞一句可以,自己的万凤朝凰缎子,她绣了足足两个月,老夫人却不止没有半句夸赞,还挑了不少毛病。

    若是老夫人对她是爱之深,才责之切,她自然欢喜,可她知道不是。

    就如大家都知道的,老夫人只是嫌她的本事上不得台面,才对她诸多挑剔。

    将眼中隐隐的情绪掩藏起来,柳月调整一下,笑着说:“绣字可花功夫了,姐姐一日就绣了九个字,定是熬了眼睛吧?我这里有些名目的香茶,一会儿让碧蓉给姐姐送些过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浅笑一下:“多谢妹妹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着倒是和睦。

    柳月得了老夫人提点,没有多呆,拿着缎子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说了好几样问题,柳月回去要改的还有很多,两日后就要进宫了,时辰可耽误不起。

    柳月离开,厅内便只剩老夫人、杨嬷嬷还有柳蔚三人。

    素来晨昏定省不过走个过场,柳蔚迟疑着也想走,老夫人却起身,对她道:“跟着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杨嬷嬷以扶着老夫人出了厅堂,沿着长廊走向另一头。

    柳蔚老老实实的跟在身后,那长廊很长,走了好一会儿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到了一栋独立的小阁楼,阁楼只有两层,还没走进,就嗅到里头檀香袅袅。

    再一看阁楼上方的牌匾,“小佛堂”三个字,跃然眼前。

    老夫人将她带来小佛堂做什么?

    心中狐疑,老夫人已进了佛堂,柳蔚再次跟上。

    佛堂里头光线不好,灰灰沉沉,透着一股烧纸的味道,柳蔚不太舒服的动了动鼻子,就听老夫人道:“以后每日,你抽一个时辰,来这里思过。”

    思过?

    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何思过,你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声音很轻,语气却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老夫人在杨嬷嬷的服侍下跪在佛堂正中央的蒲团上,双手合十,剥下手腕上的念珠,挂在虎口处,仰头望着那金身佛像,双目紧闭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嬷嬷回头看了柳蔚一眼,对她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,看老夫人一脸已经入定的摸样,只得咽下喉咙的话,跪在其后的蒲团上,学着老夫人的样子,跪拜佛像。

    就这么没头没脑的,柳蔚在小佛堂一跪就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是无宗教信仰的,但柳蔚对神佛同样存着敬畏和尊重,只是她的确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干跪着是个什么意思?

    老夫人的话,显然是要对她逃婚和得罪月海郡主二事进行处罚。

    相比起其他的处罚,罚面佛思过已经很轻了,只是就不能开门见山的说一声吗?或者提前打个招呼,这样贸贸然的来请个安就被扣下了,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半个时辰后,老夫人起身,到底年老,身子骨大不如前,半个时辰的跪拜,已经是老夫人的极限。

    老夫人起来后,低头看了眼,发现柳蔚后背笔直,双目紧闭,一脸虔诚的模样,仿佛半点不似被罚,而是真心参佛。

    老夫人挑了挑眉,倒是对柳蔚高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老夫人起身后,一句话没说,出了佛堂,到了隔壁的小茶间。

    进去后,老夫人劳累的坐下。

    杨嬷嬷谴退了跟来的小丫鬟,亲自跪着,帮老夫人捏捏膝盖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苍老缓慢的声音,自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杨嬷嬷低着头,手上动作没听,嘴里谨慎道:“老奴,看不透。”

    后背靠在厚厚的软垫上,老夫人拿起茶杯,吹了吹热气:“回来几天,我就看了几天,除了那日出门招惹月海郡主外,在府里时,她都规行矩步,老老实实,也不去其他人那儿转悠,也不找事惹事,看着好像是安分了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点头:“大小姐吃过苦了,难得老夫人与相爷还肯原谅她,她也是个惜福的,自是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这样认为?”

    杨嬷嬷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我同意她回来,是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张张口,想说什么,却到底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老夫人喝了口茶,将茶水咽下:“七王爷那里算是解决了,不管往后如何,总算是给了个交代,可是那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杨嬷嬷打断她:“老夫人,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大小姐怎么也不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她五年前为何走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,就是因为逼紧了亲事,才任性而为,并不见得与那件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空气中停顿了几秒,就在杨嬷嬷也反思自己是不是说得太直接时,老夫人不阴不阳的开口:“杨嬷嬷,是你天真了,还是我老了,你以为,我好糊弄了?”

    杨嬷嬷一听这话,吓得后背都冷了,赶紧重重跪下:“老夫人,老奴对您,可是千万个忠心,您可要明鉴啊!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安静,老夫人将茶杯搁下,发出清脆的碰撞声,淡淡道:“她偶见七王爷那次,之后的事,你忘了吗?”

    杨嬷嬷头埋得越发低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