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3章:不会撞鬼了吧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3章:不会撞鬼了吧?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她没犯错,所以这整治,最后多半会落在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悦耳指着自己鼻子,满脸无措。

    璀鸯道:“哪家主子要给人脸色,不是从丫鬟下手,你明日早上跟人换个班,不要陪你家大小姐来请安,我这边也与杨嬷嬷再提一提,争取就这儿两日,把你调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不过来。”阅儿知道堂姐是一番好意。

    但阅儿也有她的坚持:“怀月院如今丫鬟少,除了我,没人能顶事,这种时候,我不能离开大小姐。大小姐刚回来,有人欺负很正常,她们要甩脸色,要给警惕,就冲着我来好了,我便是伤了残了,我家大小姐也会替我请大夫,我不怕!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怕。”璀鸯气的差点拿鸡毛掸子打这个蠢妹妹:“你出了事我怎么跟我爹娘交代?他们早就让我照拂你了,之前这是没有机会,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,你不准任性!就在我眼皮底下呆着,有我一个好,就少不了你一口饭。”

    阅儿哼了一声,转身就打算拉开门离开。

    璀鸯揪住她的耳朵:“你长本事了是不是?还敢说走就走?”

    阅儿耳朵吃疼,忙刨开璀鸯的手,捂着自己耳朵边揉边道:“我就要跟着我家大小姐,要是我真出事了,大小姐会照顾我的,不要你们担心。”

    阅儿说完,赶紧拉门离开,一下子就窜得老远。

    “你!”璀鸯追出去,阅儿已经过了拐角,头也不回的跑走了。

    璀鸯狠狠的一跺脚,气的肝儿都疼了。

    这边阅儿回了怀月院,一点没有姐妹之情的,立刻将璀鸯的那些话,全说给自己小姐听了:“我堂姐说,明日夫人定会寻个机会欺负小姐您,大小姐,咱们得提前做好准备才行。”

    柳蔚坐在椅子上,后背靠着软软的垫子,兴致勃勃的一边嗑瓜子,一边看医书。

    她听了阅儿的话,却眼皮都没抬一下,只用下巴努了努旁边的编织篮子。

    阅儿把篮子拿起来,把里面的半成品锦帕重新用绷子固定,然后穿上针,一边绣,一边继续说:“小姐,我说的是真的,我看我姐的样子,也不似开玩笑,小姐,咱们明日怎么办?您说夫人会怎么对付您?会打您吗?应该不会吧,没有理由嘛。”

    柳蔚吐了瓜子壳,又翻了一页书,才慢条斯理的说:“明天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怎么一点都不担心?”

    柳蔚嚼着瓜子仁,却问了一句:“你姐带你走,就跟你说了这个?”

    阅儿一下后背僵了,她心虚的眨了眨眼,一咬牙,将篮子放到一边,跪倒地上。

    柳蔚含着瓜子,狐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阅儿认真的道:“小姐您怎么都知道了?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瞒您的,我不打算离开怀月院,所以觉得没有说的必要,小姐您一定要信我,我不会去孝慈院的,我只跟着小姐,一辈子都跟着您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阅儿表完忠,便把头埋下来,额头死死贴着冰凉的地面,动作非常虔诚。

    柳蔚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,说:“你堂姐想你去老夫人的院子?”

    阅儿再次说:“我不会去的!”

    说完阅儿又愣了一下,有些茫然的抬起头,悄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:“小姐……不是知道才问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柳蔚说:“我只是想问,你零嘴拿回来没有,我想尝尝。”

    阅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将手里剩下的瓜子丢到盘子里,拍拍手上的灰,亲手将阅儿拉起来,说道:“你堂姐的想法我能理解,她是真心对你好,才想将你带过去,若是个两面三刀的假姐妹,譬如你那个曾经的同房萱儿,也不会好心为你打算。”

    阅儿默默的埋着头,小声嘟哝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莫要寒她的心。”

    阅儿顿时要哭了:“小姐……您,您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你可以好好与她说,说你想跟着我,而不要跟她争吵,你要知道,感情是消耗品,能心平气和商量的,绝对不要上升到争执的情况中。”

    阅儿不知道消耗品是什么意思,但也明白小姐是不想她跟堂姐离心,她认真的点点头,保证:“那我过一会儿就去找堂姐,跟她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赞同的点头:“这就对了,记得顺便把零嘴也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阅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阅儿很忧愁,她觉得她家小姐变得好吃懒做了。

    回府都多久了,除了刚开始几位姨娘会来院子里串串门,打探打探,之后小姐便像是与世隔绝一般,从不出去与人交流,也不主动邀请别的女眷来院子里做客。

    这样孤僻的整日只在屋抱着医书看,知道的,晓得她喜静,不知道,只当她心高气傲,这样让人家一误解,府中不喜欢她的人又多了。

    阅儿怀里抱着一整包零嘴,闷闷不乐的往怀月院走。

    走了一半,她又想起自己的手绢放到了堂姐那儿,她叹了口气,又只得任命的回去拿。

    可走了两步,却看到小湖畔旁的拐角处,一个身影疾步走过。

    阅儿瞧了那身影,本没当回事,可看仔细了,却猛然大惊。

    那是个男子的身影,内院不允男子出入,但凡进来,必是有丫鬟或者嬷嬷领着,哪里有一个男眷私自在里头乱走的。

    阅儿想到这儿,赶忙跑过去,可追去时,早已半个人影见不到。

    她皱皱眉,猜测莫非是自己看错了?抓抓头,她刚要离开,又听到拐角外的假山后头,传来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有人!

    阅儿登时崩了崩身子,对着对头大喊:“什么人鬼鬼祟祟在里头?马上出来!”

    她一声话说完,里头却半点动静没有。

    周围很安静,阅儿深吸一口气,慢慢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是谁赶紧出来,偷偷摸摸的,再不出来我可叫人了!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里头又是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阅儿其实很怕,她迟疑一下,后退一步,打算真的叫人。

    却又听到“咚咚”两声撞击声,那声音起先很小,随之便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阅儿听得毛骨悚然,心说大白天的,不会撞鬼了吧?

    下一秒,一截水蓝色的衣裙,从假山后面露出来,接着,便是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阅儿定睛一看,竟见是个丫鬟模样的女子,被绑住眼睛和嘴,塞在那假山后头,大概是听到有人过来,才发出声响求救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