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5章:三个疑点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5章:三个疑点

    柳蔚看了那亦卉一会儿,柳丰失踪那晚她来相府时,一来天色太晚,第二她自己又戴着羽笠,对于亦卉的容貌看的也是模模糊糊的,加之过了这么久,也有些忘了。

    如今一提起,她才想起来,这不就是柳丰屋里的大丫鬟吗?

    她对阅儿道:“先带亦卉去沐浴更衣,完了来我这里回话。”

    阅儿应了声是,亦卉也谢了恩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回到屋子,心里想法已经清明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亦卉沐浴完,换了干净的衣服过来,柳蔚将其他人遣走,留下两人,道:“将事情的经过,从头到尾说一遍,不准有一丝错漏!”

    亦卉这段时间在秦嬷嬷的手底下做事,早已没了当初大丫鬟的气度,她也不敢问大小姐为何对这件事如此感兴趣,不让她去管家或者嬷嬷那儿回话,却要她在这里说一遍,但她还是老老实实把事情经过都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亦卉是在今天早上被绑的。

    她一早起来和平时一样,先将府中所有净房都清洗更换了一遍,等到累死累活的回来,匆匆洗了身子,就去大厨房领早膳。

    但是她去的太晚,外院的大厨房已经没有剩饭了,她只好去内院的大厨房讨了点,吃完要回去时,身后有人叫了她一声,她还没回头,就已经后脑一痛,摔在地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时,她就被绑住了眼睛和嘴,被塞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她尝试着求救,但是折腾了一个上午,也没人救她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,也不知道是谁抓了她,就在她已经昏昏沉沉,要再次晕过去时,就听到阅儿的声音,她用了所有力气求救,可无法发出声音,只能闷哼着叫唤,或者尽力挪动着脚,踢旁边的石头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阅儿救了她,她这才得救。

    她说完,柳蔚一言不语,又将目光投向阅儿。

    阅儿也忙说出自己的经历。

    阅儿是看到有个男眷从院子的角落过去,她跟了过去,没看到任何人,却发现了被藏在那里的亦卉。

    等她们都说完,柳蔚沉思一下,问亦卉:“那个叫你的人,听出声音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个男人的声音。”亦卉道:“是我没听过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音色是高还是低?”

    亦卉想了想,苦恼的摇摇头:“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再次沉默下来,过了一会儿,才问:“你换下的衣服呢?”

    亦卉一愣,偏头看向阅儿。

    阅儿道:“在我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去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阅儿茫然。

    柳蔚催促:“快去!”

    阅儿这才应了一声,虽然不知道小姐要干什么,但还是快速跑回自己房间,把脏衣服抱着,又跑回来。

    “放在这里,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阅儿乖乖将衣服放在桌上,与亦卉对视一眼,一道出去。

    等临到门口时,柳蔚突然抬头,对阅儿道:“你送她回去,她是跟秦嬷嬷的吧,你跟秦嬷嬷说一声,这个丫鬟我看得上眼,往后就调来我院里伺候,若是她不允,便让她来与我说,若她不放人,也不来找我,那么我便亲自求见老夫人,问问她老人家,是否下头的奴才,已经长得连主子的话都听不进耳了。”

    阅儿听完,满脸错愕的一句话说不出。

    亦卉更是眨了好几次眼,才惶恐的回神,立刻扑通跪倒地上,对着柳蔚直磕头:“多谢大小姐,多谢大小姐,大小姐恩典,奴婢无以为报!日后必当忠心不二,结草衔环,以报大小姐再造之恩!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堆衣服,随意摆了摆手:“下去吧,记得,你被绑之事,不得告知任何人,可明白了?”

    亦卉又是一阵磕头:“明白,奴婢明白!大小姐说什么便是什么,奴婢都听大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看亦卉磕个没完了,柳蔚对阅儿示意一下,让她将人带走。

    阅儿这才恍然回神,忙拉着亦卉离开,心里却很担心,亦卉是得罪了夫人才被罚的,大小姐出这个头,不是更与夫人为敌?

    堂姐已经说了明日夫人就要对付大小姐,今日大小姐就将亦卉接过来,不说秦嬷嬷那里放不放人,便是放人了,这不也就是送个把柄到夫人手里头拽着吗?

    阅儿的担忧亦卉不知,她只知大小姐是个活菩萨,救她出水深火热,她就要脱难了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离开后,柳蔚关了房门,才展开那些衣物。

    她将那衣裙完整摊开,点了蜡烛,特地凑近了,一寸一寸的看。

    衣服很脏,很破,看了一圈儿,并没找到什么凶手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摩挲着下巴,慢慢思索其中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之前丢的那些下人,都是男人,平日来往在外院,要下手也容易,但亦卉现在负责主子们的净房,平日都在内院走动,只有早上上工前和晚上放工后,以及用膳的时候,会在外院。

    亦卉住在大通房,一个房里十个洒扫丫鬟,凶手必定不好动手,而早上上工,亦卉也是和其他粗丫鬟一道,整个内院所有主子的净房,这等工作量,就靠亦卉一个人可干不了。

    因此凶手只有在亦卉用膳的时候,才能下手。

    他应该早就观察亦卉好几天了,定了今天,做好了一切准备,但亦卉却临时去了内院拿膳,凶手计划受阻,但还是冒险一试,潜入内院对亦卉下手,不过因为不好运出,只能先将她藏起来。

    却不想阴差阳错,被阅儿发现。

    大略思索一番,觉得这个猜想应该算是符合,她现在唯一能做的,一是继续在亦卉的衣服上寻找证据,二是等待暗卫带来好消息。

    哪怕没有抓到人,没有跟踪到凶手落脚处,没有与其交手过,但至少,看清了凶手的五官,或者看清了身形,或者发型,侧脸,身上的特征,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这人冒险来抓亦卉,定然是以为泄露消息的不是前面那些人,所以才继续绑架亦卉。

    他既然还没找到那个“始作俑者”,就一定会再来。

    她将亦卉调到了自己的院子,哪怕那凶手这次逃了,但但凡有点特征,他下次出现,她便必定能将人认出擒获。

    将衣服反反复复看了好几次,柳蔚罗列了几个可疑处。

    一,衣服肩膀的位置,有黑色的灰土痕迹,她不确定这是在假山里蹭上去的,还是凶手留下的。

    二,衣服腰部部位,有一个利刃刮破的痕迹,同样,她不确定这是亦卉在挣扎时被假山里的石头刮破的,还是凶手用利器划破的。

    第三,裤子上有半个黑色的脚印,脚印明显是男人的脚印,但亦卉出入外院,见到的男眷不少,有可能是谁欺负了她,踢了她一脚,不能肯定是凶手留下的。

    这三个疑点,都需要亦卉回来再给她答案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