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6章:柳蔚眼神锐利起来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6章:柳蔚眼神锐利起来!

    而亦卉直到下午,都没过来。

    连带的阅儿也没回来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,亦卉阅儿多半是被为难了,秦嬷嬷那里不放人!

    “灵儿。”柳蔚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正在打扫房间的灵儿拿着抹布走过来:“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去外院看看,阅儿她们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灵儿“诶”的应了声,便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可过了足足半个时辰,灵儿也没回来,柳蔚将书放下,打算自己亲自走一趟。

    刚走到院子外,就听最小的丫鬟翡翠咋咋呼呼的在院门外叫唤着:“阅儿姐姐,你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接着,院子的门被推开,外头,行动不良的阅儿被泪流满面的灵儿搀扶着,一瘸一拐的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阅儿灵儿两人这个样,柳蔚眼神锐利起来!

    看到自家小姐,阅儿还好说,灵儿见识浅薄,一下子便哭了出来,扑通一声跪倒地上:“大小姐,您,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!”

    脱离了灵儿的搀扶,阅儿摇摇欲坠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柳蔚忙将阅儿扶住。

    阅儿惨白着脸,嘴唇发青的道:“小姐,亦卉姐姐……被扣下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猜到秦嬷嬷没那么容易放人,但没想到,阅儿已经是她的人了,秦嬷嬷那个老刁奴竟敢连她也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阅儿干涩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灵儿哭哭啼啼的急忙说:“奴婢赶到的时候,阅儿姐姐正被外院的人打板子,那个很严厉的老嬷嬷说阅儿姐姐偷了她们的东西,要大刑伺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偷东西?”柳蔚看向阅儿。

    “都是借口……”阅儿喘着气说:“奴婢与秦嬷嬷说,大小姐要了亦卉姐姐,秦嬷嬷破天荒的什么也没说,只沉默了一下,就说既然是大小姐要的人,那自然要给,奴婢就陪亦卉姐姐收拾东西,可再出来时,秦嬷嬷就说要检查包袱,我们心想光明正大的,要检查就检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她们就从包袱里找到了一支珠钗,然后一个跟亦卉姐姐同房的丫鬟就说,那珠钗是她的,秦嬷嬷听了就说我们偷东西,亦卉姐姐已经被扣下了,说是要送到夫人那里去处置,我是大小姐的人,秦嬷嬷不敢扣我,就打我二十板子,刚打了十下,灵儿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十下板子,那也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柳蔚看向阅儿后背,瞧见阅儿臀部部位已经有血迹浅浅泛出,脸色当即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灵儿哭着说:“若不是奴婢说大小姐要找阅儿姐姐,那个嬷嬷还不肯放人,大小姐,阅儿姐姐会不会瘸啊?”

    从被买进府开始,灵儿就听了不少主子责罚奴婢的事,这板子一落下去,如果不及时医治,轻则瘸腿,重则人都要死过去的。

    灵儿是真的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柳蔚说着,让翡翠去叫几个人来,将阅儿扶回去。

    柳蔚回房拿了几瓶特制的金疮药,亲自去给阅儿上了药,让她休息,这才出门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去哪儿?”灵儿看大小姐往院子外走,身边连个跟随的丫头都没有,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只摆摆手,头都没回,人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阅儿在床上疼的满头大汗,见状忙道:“灵儿你快跟去,大小姐别是去找秦嬷嬷了,你跟紧了,别让大小姐吃了亏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灵儿被一点,也害怕起来,急忙追出去,可外头哪里还有大小姐踪影。

    找不到人,灵儿也不敢回去,只得提着裙子,快步朝着外院走,可当她到了外院,寻着刚才的路,再次看到那秦嬷嬷时,却只看到秦嬷嬷正在斥责下人洒扫没扫干净,也并没见到大小姐身影。

    灵儿眼珠一转,心想大小姐是不是找老夫人撑腰去了?

    又转道去了孝慈院,可问了人,却说大小姐并没去。

    灵儿这下慌了,才只好赶回怀月院,却依然没见到自家小姐。

    阅儿受伤了也不敢休息,听灵儿说大小姐不见了,急的要起身自己去找。

    自从大小姐回府后,不与谁交好也就罢了,偏偏还无形中得罪了不少人,此刻又不见了,身边连个跟随的人都没有,这要是在什么地方吃了亏了,可怎么是好!

    其他丫鬟赶紧将阅儿按着,不让阅儿下床,这一身的毛病,屁股上还擦着药,能去哪儿?

    这时,外面突然传来个女声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灵儿紧脚出去,却见是个不认识的丫鬟,一时不知怎么称呼。

    那丫鬟也没与她寒暄,直接道:“大少爷有令,请大小姐去正厅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灵儿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那丫鬟皱了皱眉:“不是现在,难道是明天吗?大少爷可着急着,不要耽误,快去请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灵儿绞着手指头,很为难:“可是,我们大小姐……不,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刻钟前,相府正厅里。

    柳域今日本不休沐,他是特地为了一个人,而专程请了假。

    看着红木圈椅上的慈和老人,柳域谦和的打了招呼:“大师远道而来,不知这一路上,我的人可有怠慢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明悟大师念了个佛偈,眉目清淡的道:“贵下一路照料,未有怠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柳域点点头,又让丫鬟上了茶,这才道:“今日请大师前来,是特地相谢”

    “柳施主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柳域道:“舍妹柳蔚,五年来受大师收留,在遭受大难时又受大师照料,此恩此德,无以为报。如今她已归家,我这个做兄长的,既然知晓事情来龙去脉,自然要表示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苦海寺自从几年前大火,便一直修葺困难,我柳府愿出一千两香火,一来为报大师救妹之恩,二来也算是给佛祖的一点孝敬。”

    明悟大师面色不变,神态却极为认真:“柳施主想必弄错了,柳蔚其人,老衲闻所未闻。”

    柳域眉头立时一蹙,脸色沉下:“大师不认得舍妹?”

    明悟大师微微垂首:“阿弥陀佛,出家人,不打诳语。”

    柳域若有所思的呼吸一下,扬起眸子,对外头吩咐道:“去将大小姐,立刻给我叫过来!”

    外头的婢女听了命令,急忙往内院走去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