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2章:神色阴冷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32章:神色阴冷

    年过花甲的乾凌帝眸色微沉,方才的话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沉默一下,乾凌帝眼皮微挑,却只是摆摆手:“罢了,朕倏然前来,你既与容溯有约在先,朕也不搅了你,只方才那些话,你记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定当牢记!”

    乾凌帝不再说什么,由着大太监戚福陪伴着,出了书房,又在柳城的亲自护送下,朝着相府的侧门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想到之前的消息,柳城不安的问道:“皇上突来下官府邸,刺客便随行而至,那刺客会不会是冲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大人多虑了。”戚福哑着声音开口:“皇上身边至少有三十位镇格门暗卫紧随,有何行踪,怎的也不可泄露那样快,柳大人还是快些去看看七王爷。七王爷身边的人,不顶甚用,倒是怕当真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所言极是!”柳城客气的应道。

    待眼看着乾凌帝与戚福上了侧门外的马车,才收回脸上的恭敬,再转首时,面上表情冰寒至极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柳城问的是管家柳同。

    今日刚将容溯请到相府,柳城正打算好好招待一番,却听柳同来报,说是有为自称“乾老爷”的客人,在侧门等候。

    柳城曾随乾凌帝微服私访过,自然知道皇帝在民间擅用“乾老爷”这一称呼,当即也顾不得容溯,急忙赶过去一看,竟然真是乾凌帝,这便慌慌张张的将人接到书房详谈。

    皇上特地出宫,与他私下相见,柳城其实已经猜到是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最近朝内朝外讨论得最多的,不就是同州巍安府粮仓失窃案,此案因为一个州府粮仓失窃,延伸到两岸的山匪,再遭揭发,那些山匪竟然与朝中过半官员有所牵连!

    此事牵扯太大,而幸运的是,柳家人,并不在涉案官员名单之中。

    柳城猜到这件案子早晚会落到自己头上,毕竟他在朝中,左右还算是个清正廉洁的,此事他算是置身事外,但是他没想到这么快,并且皇上这意思,分明是让他私查,并不打算涉公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柳同已经紧张的将来龙去脉说了,自甘认错:“是小的不好,老爷去见皇上,小的该陪在七王爷身边,怎能将他一人晾在小湖畔上,是小的思虑不周,请老爷责罚。”

    柳城哼了一声,从柳同身边略过,疾步朝柳域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内院正房里,柳瑶满脸委屈的跑来。

    吕氏的大丫鬟巧心见了惊讶:“二小姐不是方才才走,怎的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呢?”柳瑶一边往屋内走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巧心看这位姑奶奶心情不好,赶紧将其领到房内。

    房间里,吕氏正在看近日的账目,瞧见女儿去而复返,愣了一下,才问:“怎的了?”

    柳瑶之前就是在吕氏这里说话,离开后,路过小湖畔时,才撞见柳蔚将七王爷推下湖那一幕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老天帮她,终于可以借此将柳蔚那女人好好整治一顿,或许还能将柳蔚撵出相府,可大哥的维护,令她这好好的机会,竟然就这么白白断送。

    柳瑶呜咽着鼻子,将事情跟吕氏说了一遍,又黏在吕氏怀里,不甘的道:“母亲可要为女儿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吕氏听完也惊住:“你是说,柳蔚救了七王爷一命?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!”柳瑶愤恨的道:“她那哪里是救人,害人才对,什么凶手,什么凶器,必然是她杜撰的,母亲可不要也被她蒙蔽了去,大哥亲疏不分,对那庶女百般维护,还当着七王爷的面斥责我,他到底有没有当我是他亲妹妹?母亲一定要骂骂大哥,为女儿出了这口气!”

    吕氏眸色复杂的深思片刻,才抬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发,安抚的道:“你大哥做事自有主张,况且你之前也的确太过了,你一介女儿,不戴面纱,不戴羽笠,这样随意出没在外男跟前,这要是传扬出去,于文家可要难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情况紧急,女儿哪里顾得了这般多,女儿唯恐七王爷受柳蔚所害,忙着救驾,其他的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,旁人的性命再重,你自个儿的前程更重,今日这等事,往后不可再犯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柳瑶满口答应,锲而不舍的问:“那大哥和柳蔚呢?”

    吕氏屈指,敲了柳瑶额头一下:“你大哥是为你好才吼你,不许对他心怀怨怼,至于柳蔚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吕氏幽幽的道:“一介犯女,还频频招惹事端,身为主母,若不施薄惩,又怎能安府内上下之心。”

    柳瑶满脸兴奋,她知道母亲这是答应要替她整治柳蔚那贱人了。

    “巧心。”吕氏唤道。

    一边的巧心急忙上前: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去趟各院,与各家小姐姨娘们都带话,说是我这里身子利落了,明日开始,晨昏定省都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巧心带了令,这便出去。

    柳瑶高兴得满脸喜色:“还是母亲疼我。”

    吕氏摸着她的头发,目露怜惜。

    三个子女都是吕氏的命根子,她对三人,都是一样的好。

    只可叹丰儿命苦,至今还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不过幸亏镇格门那位新来的仵作大人好像很有本事,据说不到半个月,已经快追踪到那三年来都无人知晓的凶徒下落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吕氏又打算明日拿出一千两私己,让域儿送去三王府,只盼能求那位仵作大人加紧些追捕凶徒,并且一定要保住她丰儿在期间不能受伤。

    只是吕氏怎么也想不到,她倒贴银子上门求助之人,现在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,并且她还打算明日一早就将此人好好的整理处置,小施惩罚一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城一路紧赶慢赶,到了柳域的院子,一进去,就瞧见身穿他长子衣衫的七王爷,正满脸阴寒的坐在那里,喝着盏茶。

    柳域小心陪侍,看到父亲来了,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柳域上前恭迎。

    柳城对柳域摆了摆手,示意柳域不用多说,便越过柳域,走到七王爷的面前,直接行了个大礼:“下官御下不严,竟让刺客进入相府之内,王爷放心,下官已命人封府搜查,那刺客只要没走,便必定插翅难飞!”

    容溯将手上茶杯搁下,只听“咯噔”一声,茶杯被不算稳妥的扔在桌面上,茶水溅出来许多,容溯神色阴冷的问道:“若是刺客已经走了呢?”

    柳城心中一凛:“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