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3章:立了个大功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33章:立了个大功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邀本王来府做客,刚进府不到半刻钟,大人便有事离开,接着本王便遭逢大难,大人以为,这一切都是巧合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柳城已是心头巨变!

    柳城知道,若是容溯有意将方才之事往相府上引导,那相府上下便是百口莫辩!

    柳城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才抬起头,直视容溯:“下官斗胆,敢问王爷可有受伤?”

    容溯冷眼一撇:“本王没受伤,让丞相大人很是失望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柳城再次垂下头,声音却不卑不亢:“只是下官好奇,王爷身边素来高手云集,怎的偏偏今日,身边一人也无?下官相邀王爷是在下朝之后,王爷当时应允,你我再行来相府,前后不过半个时辰不到,那刺客,又怎知王爷要来相府?又能提前进府埋伏,还能预测到王爷身边,连一个侍卫也没有?”

    “砰!”容溯大掌一拍,狠拍桌面,震得桌上茶杯彻底栽倒,里头茶水倾流,茶杯倒着滚了一圈儿,又落到地上,“咔嚓”一声,碎成了瓷片。

    柳城强撑着镇定自若的吩咐:“再给王爷换杯茶来。”

    下人应声前去。

    容溯鹰隼般的狠厉眸子,直瞪柳城,声音万分冰凉:“丞相大人是说,本王勾结刺客,以身犯险,故意要冤枉你相府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下官不敢。”柳城态度恭恭敬敬,再道:“只是王爷怀疑下官与刺客同谋,下官自然也可怀疑王爷有意构陷,此事,两说不清。不若还是尽快查明,方能有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柳城说着,又对柳域吩咐:“可去请了大夫?王爷贵体可有受伤?”

    柳域立刻应道:“回父亲,索性上天庇佑,蔚儿恰好从小湖畔经过,一时机灵,倒是救了王爷一命,就是有些狼狈。蔚儿一介女子,哪里懂得什么救人不救人,她就直接傻乎乎的一推,想将王爷推开,却不慎将王爷推下了湖,这已经入了秋,儿子早派人去煎熬姜汤,只盼王爷莫要伤寒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蔚儿倒是立了个大功。”

    柳域笑着:“那孩子莽撞是莽撞,关键时候,却也有些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蔚儿人呢?”

    柳域这才将今日自己相邀明悟大师之事说了,明悟大师是父亲要他请来的,原本他想等父亲下朝回来再说,谁知道闹出这么多事,也就耽搁了。

    “虽说男女有别,但明悟大师德高望重,又是蔚儿救命恩人,蔚儿对其敬重仰慕,儿子便允了蔚儿先在正厅陪着大师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父子两人一搭一唱,将话题拐到千里之外,竟像是要诚心将所有与柳府有关的责任都赖掉似的。

    容溯冷冷的看着,眼中厉意越发地深邃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外头有人来报,说是李家公子求见。

    李君?

    柳城与柳域同时看先容溯。

    容溯面色依旧深沉,冷嗤一声,寒声吩咐:“将人请至正厅。”随即又转了视线,看向柳城:“丞相大人不是说要找人查证,本王叫来阿君,大人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世人皆知这位李家公子可是七王爷的心腹,无论公事私事,都对其极为信任。

    柳城能说什么,只能颔首,却说道:“蔚儿还在正厅,怕是不妥,域儿,你亲自去趟,将明悟大师请到孝慈院去,让老夫人招待,蔚儿就伴在老夫人跟前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不等柳域答应,容溯先道:“二位不是说柳大小姐是本王的救命恩人?救命之恩,恩同再造,本王不当面对她言谢,倒是显得没有礼数了。”他说着,也不等二人反驳,迈步便往书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柳城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柳域也有些担心,但终究没说什么,随行跟上。

    那边李君被带到正厅,到了之后,便看到正厅已经有人,一个大和尚,和一个戴着面纱的纤瘦女子。

    而那女子,李君哪怕看不清容貌,但也有两分眼熟,分明就是七王爷那五年前的未婚妻,五年后毁容而归的柳府大小姐。

    见李君突然而至,柳蔚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婢女将李君安置在下位上,又上前对柳蔚小声说了一句,柳蔚听完,这才点点头,命下人去倒茶。

    如今家中男丁不在,柳蔚竟成了陪客,这素来哪里有未嫁女儿出面迎客的,于情于理,都本不和规矩。

    但柳蔚知道,李君必然是容溯叫来的。

    容溯这是打算秋后算账,在不确定是否真的有刺客对他不利之前,他还是先记上了她将他推下湖这个仇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知说容溯小人之心好,还是草木皆兵好,但这李君显然是来者不善,柳蔚打了眼,看到外头院子里还有不少带刀侍卫,这些人显然不是相府侍卫,一看就是七王府的私兵。

    虽然不认为七王爷真的敢带兵在相府闹事,但这李君功夫不俗,柳蔚倒是怕此人暗中使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丫鬟已经为李君奉上茶。

    李君虽然认出了柳蔚,但却并没有主动招呼,显然也是觉得女子待客太过不合规矩,他与之攀谈,反倒有欠妥当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柳蔚也懒得跟他废话。

    柳蔚索性选择性的将李君遗忘,继续与明悟大师说话:“所以固心和固善两小,最后都被大师给惩治了?”

    明悟大师看到又来了一人,原以为柳蔚要招呼一二,但看其好像并不认识,便不再关注,与柳蔚道:“贪嗔痴怨,皆是人心之恶,他二人佛法浅薄,若无教训,必会再犯。”

    “您打他们板子了?”

    “小惩罢了,十板。”

    柳蔚吸了口气:“打这么多?他们才十岁不到,身子骨都还没长好,打坏了怎么办?执行的是戒律堂明缘大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完了。”柳蔚不赞的摇头:“明缘大师疾言厉色,不苟言笑,大师亲自动手,必然是不会放水,固心固善这已经躺了几日了?”

    明悟大师想了想:“两日。”

    “明缘大师下手,必得躺上十日才能好,之后能不能好全,还是两说。”

    明悟大师被柳蔚说得一愣,有点在意了:“固文幼时也被打了不少,现下也是活蹦乱跳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