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4章:本王没齿难忘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34章:本王没齿难忘

    “固文是您关门弟子,从小受您教导,又得武僧堂明方大师亲自授业,体魄与旁人已是不同,固心固善才上山一年,哪里经受得住这样大的刑罚。”

    明悟大师满是沟壑的老脸先是闪过一丝不安,随即又强行崩了起来:“凡是因果,错责罚,功则赏,他二人贪念太重,又重口欲,小惩大诫,已是宽厚。”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她其实并不认识固心固善,只是与明悟大师的来往书信中,却已经听明悟大师说过,因此两人此刻聊起天来,竟像是朝夕相处一般。

    并且柳蔚现在还记得,去年过年,固心固善还给她写了庆节信,幼稚的字体歪歪扭扭的在信纸上写着“柳家哥哥,新年吉利”八个字,上头还有一个乌漆麻黑的小手掌印子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柳蔚就说:“小孩子,忍不了口戒也是正常,不就是偷拿了山下鸡圈里两个鸡蛋,这也太严重了。我记得前几日老夫人往我院子送了两瓶上好的金疮药,原是让我抹脸的,但这伤口太重,早已回天乏术,我便留着没用,一会儿我派人送来,大师带回去,给他们好好上上药,万望莫要伤了骨头才好。”

    明悟大师没说什么,只点了点头,也没故作客气的道谢。

    毕竟这四年来,柳蔚每年年节也都会送一些小吃玩意,给寺里的小和尚们解馋耍乐,也因此,便是刚上山一年的固心固善,也受了她的因果,对这位从未见过的“大哥哥”极为向往。

    两人聊的起劲,将一旁的李君当空气似的忽略,弄得李君也很尴尬,频频转头去看外面,只等着他家王爷快点过来。

    这王爷也不知出了什么事,原说是来相府下个棋,因为直接下朝,坐的相府马车,身边便没带人,可这就一会儿的功夫,传来消息就说遇刺了。

    李君着急忙慌的赶来,却就被晾在大厅,眼看着一杯茶已经见底了,他只得将最后一口喝了,端着茶杯玩着盖子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炷香功夫,柳蔚与明悟大师已经从寺中小和尚,聊到了今年中秋打算怎么装饰寺庙。

    李君也不耐烦的挪了好几次屁股,外面才传来一行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脚步声由远而近,接着便听到下人行礼请安的声音。

    容溯是与柳城并肩进来的,柳域走在后头,落了一步。

    三人进来,李君立刻起身,上下打量容溯一番,见其没有明显外伤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李君行了个礼,上前一步,自觉的站到容溯身边。

    柳蔚也起了身,对父兄行礼后,又对容溯屈了屈身。

    容溯冷目看着她,眼中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柳城看向侧首的明悟大师,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:“见过大师。”

    僧道受尊,哪怕面对朝廷命官,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也端得起架子。

    明悟大师对其双手合十,念了个佛偈。

    其后众人落座,柳蔚觉得自己可以走了,刚想出声询问可否离开,容溯已拿出那三枚铁钉,递给李君,声音不轻不重,却落得全场皆闻:“你且看看,这是何物。”

    李君猜测这就是暗器,便就着那手帕,将铁钉接过,看了一眼,便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看李君的表情,容溯已猜测,自己估计真的被行刺了,柳蔚也是真的救了他一命,只是他却不想承认。

    毕竟,刺客近在眼前,他堂堂男子却毫不知晓,敏锐还不如一个深宅女子,这样的情况,怎的也让人难以服气。

    李君不知其中牵扯,容溯派人来找他,也只说遭到行刺,并未说个中缘由,他也不知自家王爷现在自尊心受创,只老实道:“此钉名唤夺命钉,钉头浸了剧毒,中钉之人一旦受害,见血便会气绝。此钉为一派江湖门派所拥,王爷,此事我需立刻回去调查,有人买通江湖门派暗害于您,背后之人既然敢动这样大的动静,便必定留下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容溯听完没有安心,脸色反而越加难看。

    这会儿柳蔚反倒不急着走了,她算是看出来了,这位七王爷还在垂死挣扎,他不知是压根不信自己救了他,还是不愿意相信堂堂王爷技不如人,还需要一个女人来救。

    反正他现在就是在用尽一切,想证明根本没有刺客一事,或者刺客根本就来自相府。

    七王爷这样斤斤计较,柳蔚反倒越发想看他窘迫羞怒的一面了。

    此时听了李君的话,柳城和柳域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江湖门派,他们柳府可不认识什么江湖门派,而且若是有人买通江湖门派暗杀七王爷,那么这人必定已经筹谋一段时间,看李君这个脸色,心里想必已经有嫌疑人了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他们相府今日倒是平白遭难,明明是七王爷自己不小心,早被人盯上了,走哪儿还不带侍卫,反倒是他到了他们相府,被他们相府女眷所救。

    所以此事,相府非但无过,反而有功!

    这会儿柳城也不紧张了。

    柳域甚至还笑了起来,父子二人顿时有种摇头晃脑,志得意满的味道,就这么噙着两双温和的眼睛,看着七王爷,等七王爷表态。

    李君还不知自己将自家王爷推到骑虎难下的境地,只看王爷面色并未缓和,以为王爷受惊过度,毕竟这夺命钉的确毒性惊人,但凡伤了一点,那都是要人性命的,王爷武艺又不强。

    李君想着,便安抚道:“王爷放心,我这就回去查!”说着,就要往外头走。

    “李君!”容溯寒着脸叫住他。

    李君只好回来,却越发闹不懂王爷这阴阳怪气,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容溯对上柳城、柳域、柳蔚,甚至明悟大师四双眼睛,只觉得胸中犯怒,气愤不平,他长吸一口气,才咬牙说:“柳大小姐救命之恩,本王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柳蔚好脾气的笑着:“小女子不过一丝侥幸,何德何能,王爷无事,小女子便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人没事就好。”柳域也含笑着附和。

    柳城老成在在的坐在首位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容溯脸色又黑了一分,起身:“今日匆忙,本王还有要是要办,先行一步。”说完,也不等柳城恭送,已经转身就往外头走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