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7章:惊得嘴都合不上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37章:惊得嘴都合不上了

    明悟大师坐在马车里,苍老的脸上,染上一丝慈悲,念了个佛偈,淡淡回道:“世间诸法,皆为一缘,柳施主若对她心有所疑,不若当面质问,老衲无话可说。”大师说着行了个佛礼,却是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柳域心知自己打探不出什么,唯有放弃:“是在下浅薄了,大师慢行。”

    落下车帘,马车缓慢的朝着城外驶去。

    柳域回过身,看着相府大门上巍峨宏伟的金漆牌匾,心中隐有一股不祥,仿佛有什么大事,将要发生。

    柳蔚回到怀月院,一屋的丫鬟,都在院子里等她,看到她完完整整的回来,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翡翠年纪小,一贯最得大小姐怜爱,这会儿翡翠就被众姐妹推出来,小心翼翼的走到大小姐跟前,怯怯的说:“小姐,那个叫亦卉的姐姐说,您把秦嬷嬷打了?”

    这些丫鬟刚进府,便被放在秦嬷嬷手底下等待分配,所以在进入怀月院之前,也就只认得一个秦嬷嬷,但她们可知道,秦嬷嬷据说是老夫人从娘家带来的老奴婢了,因为年纪大了,没有像杨嬷嬷一样自梳不嫁,便被老夫人择人结了亲,之后便在外院做事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一日主仆,终身主仆,秦嬷嬷是老夫人的旧人,便有老夫人做靠山,大小姐将人打了,听说还打晕了,这不是将老夫人得罪上了吗?

    小丫鬟们都很怕,唯恐下一秒就有人上门问罪。

    柳蔚看她们一个个胆小怯懦,笑了一下:“不是我打的,是大少爷打的,老爷下的令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们顿时松了口气,她们就说嘛,大小姐柔柔弱弱的,怎么可能打人,原来是老爷跟大少爷的主意,那就是不关她们怀月院的事了。

    宽了心中忧愁,几个丫鬟们又活泛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带着灵儿去了阅儿房间,阅儿在床上躺着,看着大小姐来了,想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柳蔚将阅儿按住,不让她动:“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阅儿担心的问:“大小姐今日得罪秦嬷嬷,怕不怕明日夫人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我来操心,你先养好身子,回头有用到你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阅儿咬着唇,虽然还是不安,但好歹乖乖趴下了。

    从阅儿房间出来,就看到外头红廊下,一脸淤青的亦卉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看到柳蔚出来,亦卉便扑通一声跪下,再三道谢!

    这丫头赌咒发誓,说以后要对她忠心耿耿,绝无二心,更说要自梳不嫁,一辈子伺候她到老,以报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柳蔚略微头疼,她将亦卉招到身边,可不是单纯好心,而是有所目的的,想用她引出那幕后凶手。

    这会儿亦卉这样真诚严肃,柳蔚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将亦卉叫起来,把她带到房间。

    柳蔚先给亦卉两瓶跌打药,让亦卉回去自己上药,又将亦卉领到桌子前,问她那些衣服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亦卉虽然不知大小姐为何问她这个,但还是老老实实,一一回答。

    柳蔚打听清楚,便让亦卉去上药,再将房门关上,吩咐不准有人进来。

    将门关上后,柳蔚走到窗边,将窗户打开一个小缝,在窗台上摆了一盆粉蓝色的茶花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,外头风声呼啸,接着窗户摇曳,等到再回神时,房间里已经多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名暗卫眉目凌厉,表情严肃,对柳蔚拱手行礼:“柳先生。”

    柳蔚直道:“人跑了,我已经知道,不过你们与他交过手,总有些发现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其中一人道:“那人身高五到六尺,年纪三十来岁,肤色较黑,面无胡须,身形诡谲,他的功夫看着并非中原功夫,许是异域人,我们与他面对面,已记清了他的容貌,下次再见,必会认出。”

    柳蔚拿出木炭笔和宣纸,将纸铺在桌面,道:“光你们能认出还不够,说清楚,什么样,眼睛是大是小?鼻子是高是塌?说仔细些。”

    两名暗卫以为柳蔚要画通缉像,但为何不用毛笔画,要用木炭?

    两人不懂,不过想到这位柳先生就是古古怪怪的,还跟鸟儿说话,便将信将疑的将记得的容貌特征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柳蔚其实也追过那凶手,只是她刚刚追到,就被蝙蝠糊了视线,因此除了看清那人衣服颜色,容貌却没看明白。

    这会儿透过两人所言,柳蔚将其人像画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学过一些刑侦画像,因此询问的时候,很有技巧,古代人形容人样貌的词句太过笼统,这样画出来,绝对半点不像,所以她用的专业词汇,加上引导,不到半个时辰,画像便出炉了。

    等到收了笔,柳蔚在纸上吹了吹,把炭灰吹掉,将宣纸拿起来看了看,才转过去,让两人看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两人原本漫不经心,因为他们觉得木炭若是能画出画像,那泥巴都能造人了,可当他们看到那惟妙惟肖,宛若真人的人像时,却惊得嘴都合不上了。

    两人哑了喉咙,盯着那宣纸,像是能看出一朵花来!

    柳蔚看他们不语,歪头瞧了瞧自己的画,咂咂嘴道:“不像?”说着,将画像丢到一边,重新铺了张纸:“没关系,重画,你们再给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很像!”站在右边那名暗卫眼看画像落到地上,急忙上前捡起来,将上头不存在的灰尘抖了抖,又发觉自己这样子有点大惊小怪,便有些干涩的说:“很,很像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确定的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几成像?”

    两人苦笑,虽不愿承认,还是说:“十,十成。”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这的确是十成像了,就好像活人就在纸上一样,至少比起他们衙门画师的那些通缉像,要像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柳蔚看他们表情,不似说谎,便道:“那将这画像带回去给你们都尉,让他差人都记清了这凶手样貌,下次见到,莫要再把人弄丢。”

    两个暗卫一阵脸红,今天人就是他们给弄丢了,那人进了相府,东躲西窜,他们险些找不到人,关键时刻,幸亏柳先生及时出现,跟上了凶手,他们也是远远看到柳先生踪影,才随着赶来,将凶手堵到了一处荒院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就能将人抓住,岂料中途冒出一群蝙蝠,把人生生放走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