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43章:七日之内,太师长孙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43章:七日之内,太师长孙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手臂,默义走到茅草床榻边,掀开垫子,从床榻的暗格中,拿出两瓶金疮药,和另一瓶不知什么东西的药汁。

    先将药汁涂在受伤之处,再涂了金疮药,顿时,他手臂奇痛无比,那痛深入骨髓,令他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,就此晕过去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自己还不能晕,万毒汁解天下奇毒,解毒过程,却痛彻绵延,不过痛若能扛过去,那再狠的毒也奈你不得,可中途若抗不过去晕了,毒入心扉,那只怕,就再也醒不来了。

    默义坚持了足足一刻钟,在感觉整只手臂从之前的剧痛,到之后的麻木,再到最后的缓和后,他顶着满头大汗,再看那伤口,上头的青黑之色,却分明已经以肉眼可见的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长吐一口气,他知道这毒算是解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毒,是否致命,但他没时间慢慢研究,再慢慢医治,用万毒汁哪怕凶残一点,至少能无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坐在那里稍稍调息一下,他起身,拿起另外两盏拉住,走到厨房,拉开厨房灶台后面的暗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地道,地道内紧憋狭窄,光线昏暗,他沿着地道走了好一会儿,才走到最里面,那是一间土胚的屋子,屋子里很简陋,透过蜡烛的光线,能看到里面有两张床,床上也放着被褥,上头却没人。

    将蜡烛放在桌上,默义拉开其中一张床,床垫低下同样有一个暗格,格子里放着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将信封拿出来,他展开,就着虚弱的烛火,看着上头的字。

    “七日之内,太师长孙。”

    看完之后,他将信就着火光,烧至灰烬,才原路返回,上了地面。

    看了眼外头的天色,他将房间烛火熄灭,将一切恢复至回来前,才出了茅屋,一路轻功飞行而过。

    前头农庄的两只大黄狗又被吵醒了,汪汪汪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空中一道劲风刮下来,劈断一节树枝,那树枝刚好落到两只黄狗头顶,黄狗遭到当头棒喝,这才呜咽两声,夹着尾巴回了自己狗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灵儿和翡翠一大早就进了柳蔚的房间伺候。

    灵儿顺嘴说:“今个儿听说夫人身子骨好了,恢复了晨昏定省,小姐,咱们是不是要先去夫人那儿,再去老夫人那儿?”

    柳蔚比划着眉笔,给自己画着眉,淡淡说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灵儿为难:“夫人若是追究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。”吕氏有什么想法,柳蔚可从来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灵儿还想说什么,可看自家小姐的脸色,到底什么也没说,憋回了嘴。

    待柳蔚一番整理妥当,带着两个丫鬟一道慢慢悠悠的朝孝慈院走去。

    柳蔚到的比较早,老夫人也才刚醒,柳蔚给老夫人请了安,便自觉的去了小佛堂。

    临走前老夫人问了句:“字绣好了吗?”

    柳蔚笑道:“还差两个字,今晚就成,要不晚膳前我就来拿给祖母看,顺道在祖母这儿蹭顿饭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斜睨了柳蔚一眼,似乎意外她也会撒娇!

    柳蔚也没说什么,喜眉笑眼的去了小佛堂。

    过了两刻钟,其他人才陆陆续续的来,柳瑶没见着柳蔚,心道柳蔚一定先去了母亲那里,这会儿想赶着去看戏,便说了两句,朝老夫人告辞。

    柳瑶一走,柳沁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柳月总不好一个人呆着,因此也跟着告了辞。

    老夫人喜欢清静,顺嘴把其他几位姨娘,也都撵走。

    柳瑶那边赶到了正院,一进屋子,却看到里头只有母亲一个人坐于首座,正看着手里的账本,哪里有柳蔚的身影?

    瞧见柳瑶来了,吕氏才将账本收了,朝向门外看。

    柳瑶正想说话,外头柳沁和柳月,并着钟姨娘、木姨娘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等到人都进来齐全,吕氏打眼看去,这里面唯独少了柳蔚。

    吕氏脸色当即不好,这柳蔚是公然不给她面子,她特地派人去通知,竟然敢不来给她请安?

    不过怎么想都觉得柳蔚不敢这么大胆,莫非是被老夫人留久了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吕氏就看向柳瑶,无声询问。

    柳瑶这会儿也有些懵。

    柳瑶很确定老夫人那儿没有柳蔚,那这一大清早的,柳蔚去哪儿了?

    莫非柳蔚不给母亲请安,连老夫人那儿也不去?

    这么一想,柳瑶当即挑起眉,面上露出一份雀跃。

    柳瑶故意左右看看,好奇的问:“怎的都这个点了,还不见大姐姐过来?”

    柳瑶这一开口,柳沁自然附和:“可不是嘛,这时辰可是晚了,莫不是大姐姐还得等到用了早膳再过来?”

    “咱们家可没有这样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柳瑶笑眯眯的:“不过,怕是昨日的事,让咱们大姐姐累着了,所以今个儿睡晚了。母亲,女儿在这儿给您讨个人情,虽说咱们家里规矩重,女儿家自有一套时辰安排,但大姐姐这昨日不是劳累了,今个儿不来,这也不是有意为之,若不然母亲便派人亲自去请,相信哪怕有父亲爱重,大姐姐还是会给母亲这个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柳瑶这番话,明褒暗贬,直接给柳蔚扣了个不尊嫡母的大帽子。

    吕氏当然明白女儿的意思,顿时冷冷一声,一唱一和起来:“你大姐姐现在可了不得,为娘不敢遣人去搅了她的清净觉,这要是一个不快,她将我的人打个好歹,又是怎生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看母亲说的,这是什么话。”柳瑶笑着摇摇头:“只要母亲的丫头,莫要得罪姐姐的丫鬟,姐姐怎会无端端伤人?那秦嬷嬷是个自找死路的,谁招惹不好,偏生招惹大姐姐的贴身女婢,那丫头可是大姐姐心坎上最得力的,能是一般人能惹的吗?”

    这讽刺得,整个屋子里,顿时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柳沁原本还想附和两句,可看钟姨娘瞪着自己,到底顾念着母女一场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那边柳瑶编排得差不多了,像是一心为了柳蔚好,终于说服了吕氏莫要因为柳蔚“起晚了没来请安”而怪责。还说动吕氏,让吕氏派人去亲自“请”那位镶了金边的大小姐过来。

    可吕氏的人去了再回来,却说大小姐不在院子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