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49章:太烈性了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49章:太烈性了!

    柳蔚眉头蹙了一下,看了眼璀鸯,又看了眼灵儿,再瞧见大门外一批马车正停在那里,显然是为了候她。

    沉思一下,柳蔚心中隐隐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柳蔚一把拉住灵儿,在灵儿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灵儿眼睛上还挂着泪,闻言却呆住!

    柳蔚推灵儿一下:“赶紧的,按我说的做,快去。”

    灵儿这才恍然一下,连忙应一声,提着裙子,往回跑了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耽误,也没等灵儿,拉着璀鸯,运起了轻功。

    璀鸯只觉得自己突然像是要飞起来似的,大小姐的脚步太快,她根本追不上大小姐的步伐。

    等到外面,终于停下来了,璀鸯低头一看,自己的鞋子竟然都冒烟了,鞋尖的位置,显然已经磨破了。

    璀鸯顾不上惊骇,已被大小姐轻轻一拽就上了马车,接着就听马儿嘶鸣一声!璀鸯再定睛一看,车夫坐在车辕上,一动不动的目瞪口呆,而大小姐则蹲在车帘前头,手持马缰,凌厉一喝:“驾!”

    璀鸯脑子都懵了,大小姐驾车?

    璀鸯还没反应过来时,车一个快进,接着车身振荡,璀鸯身子一扬,就这么摔进了车厢里,在里头囫囵的滚了一圈儿,才好不容易扶着发髻坐好了,再看前面,却觉得自己还是晕着比较好。

    不止璀鸯傻了,车夫也傻了,大小姐这也太烈性了!把马驱得这也太快了吧?眼瞅着自己都快被劲风给刮飞了,车夫连忙拉住车辕,没让自己掉下去,心脏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再看前面,不好,有人过路!

    车夫大叫一声:“小——”

    小心的心字还没说出口,只见大小姐提着马缰,将马儿就这么提起了半截身子,往空中一踩,沸声一啼!

    前头过路那人已经身在马儿足下,他呆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,急忙屁滚尿流的跑开。

    柳蔚这才将马儿放下,又是一声“驾”,马儿也不记刚才差点被勒死的仇,又四足翻飞的往前猛蹿。

    车夫心口震荡,璀鸯更是连呼吸都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从相府大门到东市街口,柳蔚气也不喘,驾着马车横冲直撞,却愣是没撞到一个人,没掀翻一个摊贩。

    等到柳蔚顺利赶到时,就看到前方堆满了人,周围乌乌压压的,堵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让开!都让开!”车夫和璀鸯挤进人群,凶巴巴的将人拨开。

    柳蔚这才看到里头的情景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医馆,七八辆马车都堵在这里,门口聚满了人,还有侍卫,柳蔚认出,其中一些是相府侍卫,另一些则是不知道谁家的侍卫,衣服上的纹路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相府的侍卫显然是认识璀鸯的,看到璀鸯过来,连忙给璀鸯让路。

    柳蔚路过时,几个人还好奇的看了一眼,心想这位就是大小姐?老夫人都快死了,大少爷却执意去叫来的大小姐?

    柳蔚进了医馆,小小的医馆里,此刻也堆满了人。

    柳蔚一进去,柳域就看到了她,他一手捏住柳蔚的手腕,眉宇严肃认真:“柳蔚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回看柳域一眼,见他满头大汗,眼神黑亮锐利,显然也是急坏了。

    柳蔚拍拍柳域的手:“大哥放心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这一句安慰了柳域,柳域眉宇稍微缓和一下,就拉着柳蔚进了人群。

    人群里,老夫人被平躺着放在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木床上。

    两个布衣大夫正在给老夫人捏着虎口和人中,连人参都被切了一块,放在老夫人的鼻息下面。

    可老夫人已经晕过去了,并且眼看着眼皮已经快翻了过去,就要不行了。

    柳蔚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老夫人这是气急攻心,真正的岔了真气,现在吊着半口气还没断,一旦断了,就是神仙也救不活了。

    可都这样了,这些人还围着做什么?

    柳蔚大喝一声:“都让开!堵着空气流通,是怕人不死吗?”

    柳蔚呼喝的声音太大,又太不客气,周围的人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瑶、柳沁、柳月带着面纱,都站在吕氏身后。

    吕氏也不敢耽误大夫医治,站的比较远,但老夫人身边还是围了不少人,这些人中有杨嬷嬷,有孝慈院的两个大丫鬟,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女人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注意看这些人的容貌,但瞄了一眼穿着,非富则贵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中年女子听了柳蔚的话,便竖起眉,上前一步:“你是谁?你可知道我们是谁?”

    柳蔚横过去一眼,二话不说,将人推开。

    那女人显然没想到柳蔚还敢动手,登时就怒了,身边的婢女们,也作势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柳域急忙道:“倩姑姑恕罪,这是舍妹!”

    于文倩拧了拧眉,仔细打量柳蔚一圈儿,这才看清:“这就是你那个逃婚回来,毁掉面容的长妹?”

    “倩儿。”还不等柳域尴尬,一道带着厉色的苍老女声,从老夫人身边响起。

    于文倩原本盛气凌然的姿态,此刻却收住了,她回过头,冲着一位身穿褐色锦袍的老人家低眉顺眼:“母亲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等人退开,老人家慢慢站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听了这些人的称呼,再一猜测,便猜到这位应当就是于文太师的亲母,前太师的嫡夫人,现今的于文太夫人了。

    于文家与柳家关系素来好,于文老夫人与柳老夫人也是几十年的姐妹,柳瑶不就是许婚给了于文家的嫡子?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看了柳蔚一眼,对柳蔚点点头,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精神与这位长辈打招呼,她走到老夫人身边,看那两个大夫已经满头大汗,眼看着就要束手无策了,便道:“打个火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愣,不确定这位后来的姑娘,是不是在跟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说,打个火来!”柳蔚加重了音色。

    两个大夫这才回神,其中一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看这姑娘估摸是这些贵人的亲人,便没敢阻拦,一转身,就点了个蜡烛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将蜡烛拿过来,从怀中掏出一套银针。

    大夫看的眉心一蹙:“姑娘这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针灸。”柳蔚捻出一根针,在火上描了描,就在老夫人人中扎下。

    可针还没碰到皮肤,其中一个大夫已经将柳蔚拦住,满脸惊骇的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庸医,对内行岔气之人施针,你会施针吗?你可知我朝针灸一门,早已断绝!”

    “再废话死了人算你头上!”柳蔚不耐烦的打断那人的絮絮叨叨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