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52章:小野种,棱哥哥是我的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52章:小野种,棱哥哥是我的!

    可是无论如何,老夫人已经开口了,还有于文老夫人在旁搭腔,最后柳蔚还是坐进了马车。

    老夫人的马车已经毁了,这会儿坐的就是于文老夫人的车。

    车里不止三人,除了伺候的杨嬷嬷与于文老夫人的贴身嬷嬷外,还有一个戴着面纱,年轻娇嫩的姑娘。

    柳蔚坐进去后,先给老夫人把了脉。

    确定老夫人真的没有异样了,柳蔚再拿出之前在医馆顺走的千年人参,放到老夫人手里说:“祖母一路上闻着,能醒醒神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捏着,又看了柳蔚一眼,放在鼻尖嗅了一下。

    人参的味道不算太好,但是却的确醒神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行驶,于文敏馨探着头瞧着柳蔚的侧脸,忍不住开口:“柳家大姐姐医术惊人,竟然连针门一法,这等绝技之法都能施展,妹妹好生佩服,不知姐姐的银针,可否让妹妹看上一看?”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轻斥:“你倒是时时不忘这个。”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说着,又对柳蔚抱歉的道:“我这个孙女,平日没什么兴好,就是与他那哥哥一样,专爱看什么古古怪怪的医书。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艰涩医文,在她这儿倒成了宝,不过平日在家里鼓捣鼓捣也就是了,怎的在外面还敢这样为难外人?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被斥了,脸颊红了一下,却没有放弃,而是可怜兮兮的望着柳蔚,讨好的道:“柳家大姐姐怎么是外人,我记得我小时候,还参加过大姐姐的十岁生辰。”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笑出来:“那时候你才四岁,难为你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这对祖孙一搭一唱,想了想,到底还是没什么所谓的将银针拿出来,递过去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顿时如获至宝,接过,便连忙展开,然后新奇的道:“和我们的绣花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笑了:“自然不一样,针灸所用的针是特制的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看柳蔚搭话了,赶紧坐过来一些,蹭到柳蔚旁边,问道:“姐姐能告诉我,你方才是怎么施救柳家奶奶的吗?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老夫人,见其没有不悦,一双眼睛也盯着自己,像是也想知道。

    柳蔚便直接道:“人体身上穴位奇多,我家祖母方才是气门受阻,这样的情况,有两个法子。第一,蛮法子,用一根粗一些的大针,刺入祖母气门,为祖母放气顺气,但这个法子,祖母必然会受伤,所以只能用在情况更为紧急,或者更年轻的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而另一个法子,就是细法子,便是用银针打开胸前所有穴道,将祖母逆行的真气,顺着呼吸排出去,再封住,等候片刻,等到人体气血自我运转,将真气顺好,便无碍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的这些玄之又玄,车厢里几人都听得云里雾里的。

    老夫人和于文老夫人面面相觑,最后目光同时落在老夫人的胸口,眼神却带着几分深意。

    柳蔚三言两语,说的简单,但她们活了半辈子,又怎么不知道,这在人身上戳来戳去的法子,是有极大风险的。

    就如同柳蔚所言,人身上穴道奇多,有的是生穴,有的是死穴,要是一个摸不准,戳错了穴位,那可就是九死一生的事。

    也就因此,针术一门,才就此绝迹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在柳蔚说完后,就低着头沉思起来,过了好一会儿,才猛的抬头,认真的问:“柳家大姐姐,你方才说的那些,可以教我吗?”

    柳蔚微诧,显然没想到这女子会这么直接!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也吓住了,斥责道:“胡言乱语,你就要嫁人了,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,医术之事自有大夫。你学来半桶水,又有什么意思?还不如好好准备你的嫁衣,你的嫁衣可绣完了?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鼓着嘴,不理自家祖母,只看着柳蔚,等待柳蔚的回答。

    柳蔚挺尴尬的,笑了一声,又抓起老夫人的手,开始给老夫人把脉,从而避开那小姑娘闪闪发光的双眼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看柳蔚躲避,急忙道:“我,我会正经拜师,也会交束缚,柳家大姐姐,你就答应我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说话,无助的望着老夫人。

    老夫人这会儿也顺了不少气,便缓缓开口,声音虽然有些沙哑,但听着也没大碍:“敏馨,学这些东西,都是要从小学的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愣了一下,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忙说:“我也是从小学的,三岁开始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顿时绝望了,垂着头,奄奄的。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冲自家祖母感激的眨了眨眼睛,老夫人难得的没有别开眼,反而认真的看了柳蔚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年,柳蔚也遇到不少想拜自己为师的,不管是中医还是法医,都有。

    但柳蔚所会的东西,大部分在这个朝代是不能乱用的,因此柳蔚从不会盲目收徒,现今为止,也只有儿子小黎一个徒弟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行驶了许久,好不容易的到了皇城门口,却看前面已经有许多车排着队,等着检查。

    今日进宫的人多,不说这些本就在京都的秀女们,从外省来的,可就是无数家,三品以上人家的姑娘,都能由嫡母或老祖宗带着进宫,这人员,可不就是浩浩荡荡了。

    柳蔚这才算知道为什么老夫人要提前出门。

    宴会在中午,相府到皇宫只要一个时辰的路程,怎么辰时就开始准备了?现在柳蔚明白了,排队估计就得排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皇宫守卫甚严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放进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皇宫的守卫不就是,镇格门?

    柳蔚正想着,还没来得及想完,就听外面传来一声娇喝:“你这个小兔崽子,看我不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声音要说熟悉,那就是熟悉到耳朵口了。

    柳蔚一下子便崩了起来,心想不会这么倒霉吧,还没进宫门就碰到月海郡主了?

    老夫人显然也听出了那是月海郡主的声音,顿时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面纱,又觉得不够,朝于文敏馨讨来了一顶羽笠。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和于文敏馨都狐疑,老夫人代为解释:“蔚儿与月海郡主,有些龃龉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下便明了了。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不是多事的人,于文敏馨还想着拜柳蔚为师,自然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显然也不知自己的死对头就在这辆小小的马车里,她在外头显然也有什么事,接着,柳蔚就听到一声更为熟悉的童音,软软糯糯的道:“你敢欺负我,容叔叔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一个小野种,棱哥哥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容叔叔才不是你的,是我的,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小畜生,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