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63章:洞箫相合2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63章:洞箫相合2

    这时,里面于文敏馨已经请了安,然后与皇后寒暄完,坐在了小椅上,手抱琵琶,开始缓缓弹奏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原本兴味盎然,因为前头李茵与方若彤那场舞曲,的确让人看的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两人女子,琴舞相合,方若彤琴技高超,李茵舞姿曼妙,轻妙中透着唯美,倒是比前头那些无趣乏味的,多了几分热闹。

    这好心情被皇后娘娘带到了下一场,也就刚好是于文敏馨这一场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才开始弹奏第一个音。

    引调一出来,原本还有些熙熙攘攘的大殿,便突然静住了,就连首位的皇后娘娘,脸上的笑意,都倏然一顿。

    从引调,到前奏,当所有人都听出那当真是高山流水时,顿时,人群中有人“噗嗤”一声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笑话之人,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那艳紫衣裙的赵家千金。

    赵家千金边笑着,还边对身畔的其他人说:“竟然弹这样的曲子,这位于文小姐,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赵家千金旁边的人,也随声附和:“是啊,琵琶独奏的高山流水,气势不足,不伦不类,若是有只洞箫合奏,倒是别有一番趣味,没有,却寡淡中,又带着几分萧条,瞧瞧皇后娘娘的脸色,都沉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家千金抬头一看,果然看到皇后娘娘原本兴致不错的脸色,这会儿已经消了下来,面上的笑,都勉强了三分,像是强装听曲,实际上眼底已经透出了不耐烦。

    大概是受到周围人的影响,于文敏馨原本还佯装镇定,可此刻,已经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下头的于文倩已经回到了于文家的席位,此刻也是一愣,对于文老夫人道:“馨儿怎的突然弹高山流水,她备的曲目中,明明没有这曲。”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平淡的捏着手上的茶杯,叹了口气:“只怕,别的曲子让人用了。”

    柳老夫人从案下拍了拍于文老夫人的膝盖:“这首,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对柳老夫人笑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柳老夫人又道:“总还拿得出一个曲子,不像我家几个丫头,什么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柳老夫人这话没有控制音调,柳瑶柳沁柳月三人,闻言都垂下了脑袋,吕氏脸色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这边,周围都在打趣这位于文小姐当真是不知所谓,竟然在这样的场合,弹奏这样不搭边的曲子。

    不搭边也就算了,要是好听也就罢了,偏偏高山流水这首曲子,要不用古琴,要不用合奏,别的法子,都弹不出韵味。

    那边,于文敏馨也有些坚持不下来了,她觉得,自己好像紧张得连谱子都记不住了。

    李茵冷着脸对秦紫道:“你说她在想些什么?怎的会弹这首曲子?”

    秦紫捏着手边的糕点,轻轻咬了一口,道:“可能想以奇制胜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觉得。”旁边的方若彤道:“她好像……是临时择的这曲。”

    临时择曲,便说明前面她选择的曲子,前头都被人用了,李茵摇摇头:“那她也该用琴来弹这首曲子,怎么非要用琵琶?”

    秦紫笑了一下,手指轻轻戳了戳李茵的脑门:“傻啊你,今日这样的场合,谁会借琴给她?她显然自己也是没有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宫人要不就是了,或者奏仆那里也有,临时借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撇过去一眼:“你一看就是个不会弹琴的。”

    李茵的确不会弹琴,所以方才她也是跳舞,她不解的看向方若彤。

    方若彤解释:“每架琴,音都不同,不是自己用惯的,一个音岔了,整首曲子便毁了,要用惯别人的琴,除非是用琴高手,馨儿,显然不是高手。”

    李茵这也想起来,于文敏馨在乐器中,好像最擅长的就是琵琶,琴只会弹一些,有的时候,还容易跑调。

    李茵又看向于文敏馨,见她坐在殿中,满脸通红,却还是硬撑着弹奏的摸样,眼神一时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高山流水全曲总共需要两柱香的时辰,现在半柱香时辰都未过,并且曲子,也还没到高潮,这后头的时间,她可要怎么撑下去?

    秦紫看李茵这摸样,倒是一笑:“你不是恼她,这会儿怎么又担心上了?”

    李茵闻言,顿时眉头一拧:“你何时瞧出,我关心她了?”

    秦紫但笑不语,李茵被她这眼神弄得不舒服,哼了一声,别来眼去。

    周围人议论纷纷,不少狭促揶揄的眼神,都在往自己身上转,于文敏馨强迫自己低着头,不敢看旁人的视线,才勉强将曲子,弹到了高潮部分。

    但曲子到了这里,没有洞箫相合,却必定气势上不去。

    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,也能够想像一会儿周围的笑声,会有多响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还能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她一咬牙,调子一转,还是硬生生,将曲子拔上最高。

    而就在同一时间,殿外不知何处,一道洞箫之音,倏然响起。

    那箫音浑厚绵长,一旦插入,便于琵琶音色严丝合缝,于文敏馨愣了一下,她本能的想转头看向那箫音来源之处,但她知道她不能停,她现在无法考虑那箫音是否是奏仆与她相合,她只能把握住这个时间,将自己的曲调,与之相融,将曲子,奏到巅峰之处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在家与她兄长合奏,已经合出了默契,这会儿突然冒出来的箫音,哪怕与她兄长的不同,但她也能进尽快的与之相合。

    在高潮之调中,琵琶洞箫,一左一右,一顿一挫,一前一后,一贴一合,生生的将曲调本身的意境,拔至最高之处。

    而在这箫音倏然冒出时,周围便是一静。

    先前准备看笑话的不少人,这会儿都懵住了。

    那赵家千金尤为气愤:“哼,我就说这于文敏馨怎的这般傻,一个人就敢弹这样的曲子,原来是诚心耍着人玩呢,她已经找到了奏仆相合,方才还一脸势单力薄的样子,这是故意要让人轻看,再当众打人的脸呢。”

    与赵家千金想到一块儿,还有不少人,就连李茵三人也是稍滞片刻,最后秦紫一笑:“看来馨儿,的确一开始就存了以奇制胜的心思,瞧瞧看,皇后娘娘也笑了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闭着眼睛,倾听者两器相合的浑然音调,嘴角也勾起一丝浅笑:“好听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