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65章:选妃,还带着私生子前来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65章:选妃,还带着私生子前来?

    于文敏馨偷偷冲柳蔚眨眼:“没事的,娘娘既然送我两袋,便是让我拿一袋送人情的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说完,又问转头去问于文倩:“倩姑姑,那合奏之人,可是你们安排的?”

    于文倩看于文敏馨将那金荷包送给柳蔚,脸色便有些不好,但这会儿于文敏馨问,她也就回答:“我不知道,是不是你祖母安排的?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看向于文老夫人。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眉眼清和的看了柳蔚一眼,却对两人摇摇头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眨眨眼,有些好笑:“难不成,还是谁路过,恰逢其会,日行一善了?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这也是随口一说,却正好说中了。

    柳蔚面上清浅的笑着,眼睛却看向台上的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此时已经在专注的看着下一个表演,好像并未注意到柳蔚的视线,但柳蔚就是知道,其实皇后,在注意着自己。

    帮于文敏馨一把,的确是柳蔚心血来潮,原本柳蔚不想多管闲事,去奏仆那里看一眼,也只是想吩咐一个会吹箫的奏仆,一会儿帮于文敏馨合一段,尽管有些不合规矩,但是总好过让于文敏馨丢脸的好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柳蔚刚到奏仆身边时,却感觉身后有人看着她,她转头一看,那一刻,目光恰好就对上了鸾凤高椅上的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也正看着柳蔚,四目相逢,竟就这么对上了。

    柳蔚那一刻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柳蔚没想到,在这种满场主子近千人,奴婢太监也有五百的时候,皇后娘娘竟然会这么刚刚好的,看向了自己,并且一看,就像是没打算收回眼睛似的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自己该躲开,与皇后对上,对她来说百害而无一益,但是不知为什么,她就是移不开眼,并且她还好像眼花一般,在皇后娘娘的视线中,看到了一丝狭促的笑意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皇后的眼睛有些长,眼尾还上钩,看人的时候,若是眯着眼睛,就会给人一狭促之感。

    但柳蔚却感觉,皇后看着她时,像是透过她,在看另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并且还是一个,皇后不太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不好,柳蔚当时心头就荡了一下,然后头脑发热,直接要来洞箫,在皇后娘娘随行的目光中,从后面出了大殿,在殿外等到于文敏馨弹到高潮前,横插进来合奏。

    其实柳蔚也知道自己冲动了,但是那一霎那,竟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尤其是皇后当时的眼神,便是现在,也在柳蔚心中回荡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让人非常不舒服的眼神,高高在上,倨傲自持,宛若天神,在俯视脚下的蝼蚁。

    哪怕柳蔚自觉知道在没有人权的古代,就应该夹着尾巴做人,但柳蔚也不觉得,自己应该被人用这种眼神对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蔚眼眸不觉也深了一些,看着上方的皇后,只觉得,这皇后越看越不顺眼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大殿里热闹非凡,之后又过了半个时辰,千金们终于全都献艺完了,佳肴也都上好,下面,就是舞女们开始表演,而主子们,开始用膳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外宫的大宴厅内,男眷们的午宴也正在开始。

    一身深蓝色素软缎锦袍,腰间绑着一根黑色蟠离纹带的太子,坐于高坐。

    太子手边放了个精致的葫芦形状的鼻烟壶,干净纤细的手指,一下一下敲打着桌面,看着下头舞姬曼妙的舞姿,太子眼眉微挑,对身边的太监道:“那边如何了?”

    太监灵巧的应了声:“方才去看了,也正在饮宴,怕是未时二刻前,便能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太子随口应了声,黑眸一转,又瞧着下方推杯换盏的一群男子,有些乏味的以手支着脑袋,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坐在太子身边的,是个头戴玉束,文质彬彬,面容优雅的男子,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太子的嫡亲弟弟,五王爷容飞。

    容飞端着酒杯,看皇兄一脸无聊,手臂伸过去,推了推他:“皇兄这是怎么了?不就是不耐烦替母后招待这些人吗,你起先就寻个说头推了不就完了,非要摊上,这不是自找的吗。”

    太子斜睨自家亲弟一眼:“我若是推了,这边谁来压场?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吗?”五王爷一挺胸膛,满脸笑意。

    太子笑了一声,随手捻起手边的杯子,慢慢晃荡两下。

    五王爷不乐意了:“怎么?皇兄还看不起弟弟了?得,看不起就算了,那就活该皇兄能者多劳,脱不开身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不搭理容飞,眼睛却看向台下右手边的第一人,黑眸轻和,靠近五王爷些,问道:“你说你三皇兄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五王爷喝了口酒,顺着太子的目光看去,正好看到一身玄色衣袍的容棱,膝上抱着个孩子,正为孩子布着菜,还小心的拿着帕子,为那孩子隔着衣服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意思?”五王爷不知皇兄想问什么。

    太子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五王爷恍悟一下:“皇兄是问他怎的明知今日是要选妃,还带着私生子前来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太子抬了抬眼,问道。

    五王爷又为自己倒了杯酒,一边喝着,一边说道:“皇兄太看得起弟弟了,三皇兄是个什么脾性?弟弟与他又不亲,哪里知道他的事,不过这孩子,不就是京里头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,据说好像是在外地跟人生的?”

    “孩子母亲不知道,带回来的时候,就这么一个,据说三皇兄对其可是分外恩宠,去军机大营,都带着,更甚的,便是早上上朝,都让人带着那孩子在大殿外头的等呢。最令人惊异的是,父皇好像还对其没有半点意见,想来一个堂堂皇子,这样娇惯一个庶子,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太子“啧”了一声:“你说这些废话做什么,父皇对他诸多宽厚,这皇城又是他镇格门亲守,他带谁入宫,都是自由,我是要问,那今个儿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五王爷更不懂了:“什么什么意思,皇兄您倒是问明白些。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,是不是想要纳妃。”

    五王爷“哦”了一声,放下酒杯,端详着脸看了容棱好一会儿,才认真的点点头,转头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太子眼睛顿时眯起来。

    五王爷忙又道:“皇兄与三皇兄平日不是挺亲厚的?他的心思,您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太子一滞,最后索性摆摆手,不提了。

    五王爷却好奇了:“怎么?皇兄已经问过了?三皇兄不理您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