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69章:这么肉麻的话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69章:这么肉麻的话

    太子的确是无意言之,他哪怕是真好奇那位柳大小姐,但以他的城府,也不可能当众说这种话来挤兑容溯。

    尽管都传容溯在朝中顶了太子半边天,两人斗得你死我活,但在这私下,双方还是各自维持着脸面。

    就算当真想将对方处之而后快!面上,也是半点不显,更不会做出什么让人误会的事,平白落人话柄。

    所以,太子就算想在某些地方打压容溯,却绝对不是现在这样,毕竟在朝中斗得再厉害,那也只能说一个政见不合,但私下若是也争锋相对,那便是兄弟不睦。

    父皇,可是一点不喜他们兄弟不睦。

    容溯没看出太子脸上的深意,便收回目光,淡淡的道:“容貌,不究。”

    不究吗?

    太子冷笑,不究你娶的那些美貌姬妾是来做什么的?

    七王贪色,这几乎是京都上下,全城皆知的事。

    还能说出自己不在乎女子容颜这种话,太子都觉得,他这位七皇弟,脸皮厚的有点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李君闻言,也忍不住想笑,但他不敢笑出声,最后只能慢行半步,躲在后面偷偷笑。

    太子像是没看到李君的小动作,又转头问另一边的容棱:“阿棱呢?”

    容棱怀里抱着柳小黎,在外面,柳小黎向来不喜欢自己走的,能被抱着,他绝对不肯下地。

    此刻柳小黎圈着容棱的脖子,也正看着他家容叔叔,好奇的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太子看着孩子讨喜,倒是让他想起了他的那位庶长子,一时伸手,去碰了碰柳小黎的小胳膊。

    柳小黎狐疑的看着他,想了想,伸出莲藕般的手指,抓住太子一根手指,那暖暖的温度,让太子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”太子问道。

    柳小黎乖巧的回答:“小黎。”

    “离?”太子皱眉,看了容棱一眼:“离字,可不是好意头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愣了一下,才听懂这位不认识的叔叔,竟然嫌弃他名字不好听,他顿时记仇的放开太子的手指,缩回容棱怀里,赌气的道:“我的名字我爹取的,我爹说,黎代表黎明,我出生就代表了光明与希望,我的名字可好听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哼了一声,扭过脸去。

    太子顿了一下,又看向容棱,无法想象,这样铁骨铮铮的男子,竟然会说出这么肉麻的话,什么黎明,希望,那不是女人才喜欢说的?

    不过这也足以看来,容棱是当真喜欢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太子眼眉动了一下,便能屈能伸的道:“算是大伯错了,大伯给你道歉,小黎,转头看大伯一眼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听他道歉了,这才扭头,施舍般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可其他人,却完全呆住了!

    后面但凡听到太子这句话的,眼神都不自觉深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容棱和容溯,都不禁看向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竟然会自称大伯?

    弟弟的儿子,他自称大伯本是没有错,但到现在,这孩子在明面上也是叫容棱为容叔叔,外人都是看在眼里的,那太子此刻这句话,是给这孩子立了名吗?

    无名无份的,就这么突兀的给立了名?

    就算太子诚心给三王爷这个面子,愿意认容棱的孩子为皇家子嗣,但这孩子是个庶子吧?

    庶子,哪里有这样的面子,能让堂堂太子,放下尊贵,亲口认这个亲?

    便是太子平日对他家自己的庶子,都是不亲的,怎的对外人的庶子,倒是给了这样大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容溯心思转变,想到朝中,即便容棱经常与太子有所争执,但的确两人的关系,却比其他人好。

    明面上,大家都觉得,容棱是站在了太子那一边,只有容溯知道,这两人私下来往,却少之又少,看着怎么也不像一条路上的。

    容溯是觉得,这两人倒像是互相利用,太子利用容棱的权势,在朝中笼络人心,容棱利用太子的人脉,在朝中培养势力,将来这两人,必有一战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看太子这和睦温情的摸样,容溯一下子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,莫非关系当真不错?

    那若是如此,他之前筹谋的法子,只怕就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容溯下意识的看向李君。

    李君此刻也回了神,看看太子,又看看容棱,迟疑一下,他刚要说话,就听容棱开口:“皇兄言过。”

    太子却是笑:“阿棱与我,有何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垂下眼眸,沉默了一下,对柳小黎道:“还不多谢大伯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并不知大伯这个称呼是什么意思,只以为不叫叔叔,就叫伯伯,那应该也没错,便放下成见,闷闷的喊了一声:“多谢大伯。”

    太子温和的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,递给了柳小黎:“初次相见,大伯也没什么见面礼送你,这块玉佩大伯戴了些时候,也算是值点钱,你且拿着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那玉佩,只见那紫色玉佩在阳光的照耀下生出几丝潋滟光辉。

    周围又是一阵呼吸声,容溯的脸色,也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期间,有人小声询问:“那个紫玉,是不是就是去年太子诞辰,皇上所赐的那块?”

    “紫玉矜贵,素来难寻,成色这么好的一看就是贡品级的,你以为随便都能找到?太子当真爱重,竟将这样的东西随便给了一个孩子,看来太子与三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议论声从鼎沸,又慢慢降下。

    太子却置若未闻,他看柳小黎不接这玉佩,偏头便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深深的看了太子一会儿,才拍拍小黎。

    柳小黎这才伸手去接过,小黎拿着玉佩,看着上面的光圈觉得很好看,就问:“这个真的很值钱吗?”

    太子被他童言童语逗笑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顿时望向容棱:“那我能卖掉吗?这个玉佩,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轻笑一声,捏捏柳小黎的鼻尖:“贪财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耸耸鼻尖,手里捏着这块紫玉,追问:“到底能卖多少钱?我的药材要用完了,想再买点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