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79章:轮不到容棱来插足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79章:轮不到容棱来插足

    柳蔚觉得容溯大概真有毛病,否则好好地怎么来这么一出!

    况且不是特别讨厌她吗?这会儿怎么倒是送起她花来了?

    柳蔚木着脸,远远的看着容溯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容溯轻笑一声,原本出色的容貌,在他这寡淡的笑意上,显出几缕阴森,他绕过案几,在众目睽睽下,慢慢走向柳蔚。

    周围不少人都躁动了,尤其是一些原本就看上容溯的,其中,尤以柳瑶的目光最为嗜人!

    容溯走到柳蔚面前站定,他拿起宫女手上的那支花,亲手摘了上面一朵小梅花,上前,侵向柳蔚的头。

    柳蔚感觉出容溯此举的意思,他是想给她发间别花。

    真是荒谬!

    七王爷不知道她的容貌吗?不知道她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吗?口味是不是太重了?想到她那张烂脸,他竟然真的可以忍着恶心,为她别花?

    若说“人比花娇”,女人在发间戴上最新鲜的花,那是一种美,随着花香袅袅,还透着一种雅致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的她,应该跟这种特质完全沾不上边才是。

    柳蔚没反抗,任由容溯大庭广众之下,将那朵小小的梅花,卡在了她的发髻之间。

    那边,柳小黎已经气得小爪子拍案而起了!

    柳蔚的视线从容溯身边穿过,直射柳小黎,眼神警告——你若敢再乱来,知道后果!

    柳小黎果然愣了一下,就不甘不愿的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家伙仰着头,不服气的对容棱道:“容叔叔,我们方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个,真是笨!”

    小黎说着,还敲了自己头一下。

    容棱摸了摸小黎的脑袋,为小黎揉揉,眼睛则瞧向容溯的背影。

    容溯感觉有人在看他,这不奇怪,他为一个丑女别花,所有人肯定都好奇,但这双眼睛,尤为锐利,他已经猜测到会是谁的视线,心中的火气,不知不觉的上涨一些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我不要的,只有我同意的人才可以要,我不同意的人要了,我死也不会给。

    容溯便是这样。

    柳蔚是他不要的,但再是不要,也轮不到容棱来插足。

    容溯是为刚才的事找回场子,将花别好,他甚至都没看一眼柳蔚的脸,就盯着她的发间,说了一句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这声好看,声音不大不小,令在场许多人听见,大多人,却都是鄙夷一笑。

    柳蔚哪里看不出容溯此刻是什么意思,他分明是故意做给容棱看。

    但柳蔚就是好奇了,她今天不过来打个酱油,怎么就偏偏成了这两兄弟博弈的对象?

    自己一整个下午,也就是乖乖坐在这里吃糕点,品诗词而已,真的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瞧着容溯言不由衷的夸赞,柳蔚突然觉得,自己还是要给他点脸色看,否则,他还真当自己是可以随意捏揉搓扁的玩意儿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柳蔚就低垂着头,含羞带怯的问了一句:“七王爷所言属实?我,当真好看?”

    容溯维持住脸上不冷不热的表情,沉静的点点头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柳瑶听在耳里,愤怒不已,视线如果可以杀人的话,那柳瑶已经把柳蔚杀死几十次了!

    柳蔚眼中的羞怯更甚,她快速的伸手,解开脸上的面纱,露出红白相间,焦丑狰狞的全脸。

    “这样,可也好看?”

    下一秒,身边席位的两位最后周家小姐,吓得抱在一团,尖叫起来!

    接着,御花园里一片混乱,所有看到柳蔚容貌的女子,都紧缩起来,闭着眼睛,那摸样,比看到七月半的厉鬼还害怕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柳蔚现在这摸样,的确说是鬼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就连皇后和太子,都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容溯万万没想到柳蔚会突然把面纱取下来,他不自禁的后退一步,清晰的看着她脸上丑陋恶心的疤痕,脸色寒得能结出霜来。

    柳蔚却不依不饶,绕过案几,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这是怎么了?不是方才才说,很好看吗?”柳蔚葱白的手指抬起,轻轻搭在发髻之间,抚摸着那朵还戴着露水的湿润梅花,脸上绽开一个笑颜。

    这一笑,生生让她丑出一个崭新境界!

    那恐怖的疤痕盘踞在柳蔚脸颊之上,接连脖子,上达颧骨,此刻一笑,笑意达到眼底,这疤痕便被生生拉扯开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丑陋一块,现在却突然生动起来,就像每一条鸿沟里,都有毛蛆爬来爬去。

    容溯再是冷静,突然看到这一幕,心口也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再看柳蔚摸着那朵梅花,眼中笑意不减的摸样,只觉得自己方才果真是受了李君的蛊惑,才会吃拧了,来给这女人别什么花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毁容后是何等摸样,他分明最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便有些气怒,袖子一甩,转身就朝外面走,李君见自己闯了大祸,急忙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而御花园里,一众千金小姐们,还是瑟瑟发抖,一个个要说是嘲笑柳蔚的容颜,不若说是怕了柳蔚。

    这样的脸,便是看一眼,也足够人做十天的噩梦了。

    柳老夫人在柳蔚揭开面纱的一刻,就准准的看向了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起先皇后娘娘也愣住了,但愣住之后,皇后脸上分明闪过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柳老夫人突然很疲惫,垂下眼睑,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沧桑。

    今日皇后娘娘对柳蔚的态度,让老夫人很是在意,原本以为自己是想多了,皇后已经贵为一国之母,怎么可能还对那件事,以及那个人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但事实证明,并没有想多,皇后,也的确不喜欢柳蔚。

    或者说,皇后由衷不喜欢的,是柳蔚的母亲。

    曾经二人姐妹相称,相互扶持,并且爱上同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多年前的事了,现在很多景象都变得模糊了,柳老夫人不想再去回忆,过去的,就让它过去吧,人死不能复生,死去的人永远走了,活着的人,也有各自的生活,为何非要重新搅合。

    这对谁,都不是好事,不是吗。

    柳老夫人在这个关键时刻,想到了往事,便没第一时间喝止柳蔚,而等容溯被气走了,现场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后,吕氏气怒澎湃的声音,勃然响起:“柳蔚!你给我丢什么脸!把脸盖上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