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83章:容棱的策略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83章:容棱的策略

    林大人点点头:“京兆尹也派了人去镇格门通报,一切,便等容都尉到了再说为好。”

    于文太师长得颇为清瘦,面上留着胡须,看起来就是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,瞧着此刻打扮,因为未穿官府,看着竟有些像乡间的清瘦秀才相。

    风骨是有,却显得并不厚重,一看便是个读书人。

    于文太师在听了林大人的话后,迟疑一下,就问:“本官是知,镇格门,似乎有位柳先生?”

    于文尧几乎第一刻,看向了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眉目清淡,乖乖的坐在于文敏馨旁边,于文敏馨则半靠在柳蔚怀里,宛若随时都要哭晕过去似的。

    注意到于文尧的目光,柳蔚看过去一眼,于文尧已经将视线移开,看向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既然提到了柳大人,林大人便有话要说了:“若是这位柳大人还在京都,那太师大人倒是可以放心了,只要有柳先生在,便是蚂蚁窝,他都能找出个蛛丝马迹来,可是怕就怕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大人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林大人叹了口气:“这位柳先生,我是听说已经离京了,好像就在上次查到那凶手的行踪后,便不见了。镇格门的人说,像是被容都尉派往外地,去沿途捉拿凶手去了,这下子,只怕是不在京都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听过柳先生大名,毕竟有孩子的人家,对幼儿失踪案也是多了两分上心,盼望着能早日破获。

    那位柳先生虽是仵作之身,但入京没有多久,便接连找到许多有力证据,将这起奇案,剥得个里里外外。

    其本领之高,验尸之法又古怪精灵,令外头许多文人墨客,都广为泛谈。

    一听到那柳先生不在京都,于文敏馨又哭了起来,那边的太师夫人也捏着帕子,开始流眼泪。

    正厅的气氛一下子沉重许多,就在这时,外头传来下人的通报,说看到镇格门的侍卫往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于文泰亲自起身相迎,刚到大门口,就见到容棱牵着只到他膝盖的小黎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柳蔚站在人群后头,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上去凑热闹,却见容棱与于文太师稍稍寒暄后,竟牵着小黎,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柳小黎背着自己的小挎包,脸上笑嘻嘻的,一双眼睛,晶亮极了!

    柳蔚看着这两人走近,一时拿不准他们想干嘛。

    却听容棱道:“柳家大小姐也在。”

    柳蔚垂着眸,对容棱福了福身:“见过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恰好,本王有一事托付小姐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柳蔚抬眸,看容棱一眼。

    容棱已经将小黎推过来,推到她手边:“办案时刻,本王抽不得空,还望小姐代为照料稚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根本没答应,可容棱将孩子一扔,就转头跟于文泰和林大人一起边说边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柳蔚站在原地,低头看向脚边的小豆丁。

    柳小黎就咧开小嘴,一脸满足的拉住柳蔚的衣袖,用口型喊了声:“娘亲。”

    柳蔚头疼,但柳蔚也知道,这估计是容棱的策略。

    于文意丢失,她肯定要一起调查,但她身份特殊,小黎是为她遮掩用的,她要去哪里,带上小黎,便可托说是小黎拉着她去的,没人会和一个孩子计较,况且小黎还是容三王爷的孩子,所以她便能通行无阻。

    可刚刚在诗会上,就闹过送花那一出,现在连孩子也给了,外人怎么看?

    没看到于文敏馨看她的目光都变了吗?

    不过这是特殊时刻,也没什么条件可挑剔了,柳蔚拉着小黎,跟上了众人的脚步。

    女眷们不宜参加查案,容棱来了后,于文老夫人,于文倩,太师夫人,于文敏馨都呆在正厅等消息,男眷们则跟着容棱,前往于文意的房间。

    柳蔚沾了了小黎的光,跟在最后。

    此刻不过申时三刻,还是下午阳光正烈的时候,于文意的院子采光非常好,柳蔚一进去,先看的就是房屋布局。

    看了一圈儿,并没看到什么不妥,柳蔚挑了挑眉,捏了捏儿子的小肉爪子。

    柳小黎立刻仰头看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对儿子眨了个眼睛,柳小黎顿时悟了,扬声唤了一声:“珍珠。”

    他这叫声叫的突然,前面的人都停下脚步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,便见天上一只乌星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,黑亮的翅膀在阳光的折射下,泛出一道亮光,它直射而下,俯冲着,飞向……柳蔚。

    是的,那只鸟竟然莫名其妙的冲过来就“攻击”柳蔚!

    柳蔚眼看着珍珠就快要亲昵的落到肩头了,她咳了一声,身子稍稍侧着转了一下。

    前行的鸟儿猛地在空中停住,它扑扇着翅膀,歪着脑袋,看了柳蔚好一会儿,黑豆子般的眼珠子又垂下,看了看下面的柳小黎,然后,果断转身,小身子扑腾进柳小黎的怀里,被柳小黎稳稳抱住。

    于文尧看到这里,忍不住深了一些视线。

    果然,他的猜测没错,柳蔚,就是那个柳先生,便也就是这个孩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都尉大人,那鸟……”于文泰原本以为有畜生伤人,但看了一下,却看到那鸟儿居然在一开始孟浪后,就埋进了容都尉儿子的怀里,与其亲亲热热的,便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要说富人养鸟也是听说过的,什么画眉,鹦鹉,应有尽有,但没听说过,还有人养乌星的。

    那可是灾鸟。

    容棱与珍珠也算熟悉了,他手上被这小畜生叨的伤口,就不下七八个,他淡淡收回眸,随意解释:“稚子顽皮,太师大人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于文泰摆摆手,又看了眼那乌星鸟,却见其已经乖乖的站在小孩的肩上,小孩也正对着这鸟儿,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话。

    没人觉得鸟能听懂人话,只以为那孩子童言童语,便不再关注。

    唯独见识过柳小黎的确会跟鸟说话的于文尧,频频再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珍珠,你去周围看看,尤其是房顶等地方,还有树梢,不要求你找到可疑人,只要确定,这里是否有蝙蝠出没的痕迹便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压低声音,小声的对珍珠吩咐。

    珍珠“桀”了一声,便张开翅膀,飞出了墙头。

    柳小黎看前面人都走远了,应该没人能听到他们说话,便问:“娘亲,我现在叫你娘亲,还是叫你爹?”

    柳蔚随意道:“叫姨姨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