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84章:相信本都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84章:相信本都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你叫就叫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很委屈的嘟着小嘴,不喜欢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柳蔚懒得管他,问他:“你看出什么了没有?”

    柳小黎抬眼看了看周围,漫不经心的点头:“嗯,看出来了,这个园子地理位置通透,采光极好,但是也因为太过广阔,很容易让人出入,那个凶手但凡轻功好点,在这样的院子里,抓个人都非常容易。”

    小黎说着,又很狐疑:“听说这次丢的那个小弟弟,还不满一岁,这么小的孩子,为什么要住这么宽阔的院子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柳蔚嘀咕一句,拉着儿子快走两步。

    在青云国的民间,是有一些传统的,比如小孩小的时候,要住小房子,大了才住大房子。

    因为小孩子不好养,不能让阎王老爷知道你家里富裕,是个打小就衣食不愁的福气孩子。

    这里的老人信奉先苦后甜,你若是先甜了,阎王老爷就会断了你的后福。

    孩子在出生到一岁时,是最容易夭折的高峰期,这个朝代对刚出生不到一岁的孩子,哪怕是皇家的孩子,都不会让其太过奢侈,所以这个于文意有这么大的院子,的确让柳蔚惊讶。

    按理说,太师之家,应该是诗礼传家,那些老人的智慧,前人的规矩,应当不会断绝,怎么却并没有遵从呢?

    众人进入于文意的房间看了一会儿,果不出所料,房间乍一看什么异样都没有,但细节处,却透着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柳小黎和柳蔚细致的看了两圈,这才随众人出去。

    再出来时,就看到房门口的院子前,站了一溜烟的丫鬟小厮。

    丫鬟小厮都跪着,头也不敢抬,一个个都是瑟瑟发抖的害怕摸样。

    柳蔚不好自己问,便推了儿子的小身子一把。

    柳小黎走过去,也不看一众大人,就站在容棱的脚边,问那几个下人:“你们都是这个院子里伺候的人吗?”

    结果丫鬟小厮听了声音,刚要回答,抬头,却对上一个矮矮小小的小童,顿时不知该不该说话。

    于文泰皱起了眉,他府里出了大事,这个容棱查案带着孩子也就罢了,怎么能任由孩子胡言乱语,搅乱大人谈事呢。

    可林大人却知道这个小祖宗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林大人蹲下身,轻言细语的问小黎:“柳先生不在,这次小公子可是要自己办案?”

    柳小黎挺起胸膛:“我不可以自己办案?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,当然可以!”验尸您都敢自己去验了,还有什么是小公子您不敢的?

    于文泰却愣住了,眉头皱的更紧:“林大人这话是何意,我意儿如今下落不明,你还有心情在这里逗孩子耍乐,林大人是不是太不将本官放在眼里了?”

    林大人急忙摆手:“太师大人误会了,小公子乃是柳先生高徒,柳先生如今不在,小公子虽不能独当一面,但也总能问出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于文泰不信,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于文泰冷笑出声:“好,好一个镇格门,好一个京兆尹,本官丢失侄孙,心焦不已,你们还与我胡言乱语,东拉西扯!本官请不起你们这样的大人物,还待本官亲自入宫,面见圣上,向圣上讨要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太师说着,拂袖就要往外走,关键时刻,却被于文尧拉住:“父亲,不妨静观其变,先看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看,还有何好看的?一个稚子小童能办案?荒天之下大谬!”

    容棱闻言,稍稍抬眼道:“太师若还想令孙安然,便请相信本都。”

    于文泰还想说什么,于文逑得了哥哥眼色,也上前安抚住父亲,让父亲冷静。

    于文泰是文人心性,虽然为官多年,心有鸿沟,但到底书生意气,遇到不平之事,便也容易冲动。

    于文太师与柳丞相这种假文人不同,柳城看起来也文绉绉的,但却惯会钻营,行的邪道,比起太师一身书卷正气,显然是两条路上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先人一些关系来往,两家才走得近些。

    若说柳城当初能忍受一个仵作插手自己儿子的失踪案,是能屈能伸,那于文太师,显然就没有这么伸缩得当了。

    柳小黎却管不了这么多,方才吵吵闹闹,此刻安静下来,他就专心询问眼前下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没回答我,你们可是这院子伺候的人?”

    几个下人耳朵尖,也都听到了门道,见状就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柳小黎一连问了他们七八个问题,主要就是孩子丢的时候,他们在干什么,看到了什么,周围有什么可疑,再让他们把当时的各自情况复述一遍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说完,柳小黎摸着下巴,慢慢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于文泰一肚子火气,见状冷笑:“小公子查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柳小黎没听出太师大人话里的讽刺,摇头晃脑的说:“查到了大概三点。”小黎说到这三点时,还有些不确定的瞧了娘亲一眼。

    柳蔚什么也没说,就老实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柳小黎见娘亲没表态,就试探性的说起来:“第一点,按照这些人的口供表述,于文孙少爷失踪的时候,是在未时到申时这个接洽的时间点,而这个时间,是孙少爷吃糊糊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六个下人,两个小厮,四个婢女,一个婢女去拿糊糊,两个婢女在屋子里陪着孙少爷,另一个在后院洗衣服。两个小厮,一个今日轮休,不当班,另一个在扫院子,那么按照地理来说,屋里两人,后院一人,前院一人,整个院子,前面和后面若是有人走动,便会被发现,所以凶手是从左右来的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这个推断不错,从丫鬟小厮所在的地方来看,如果前院后院有人过,便肯定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肯定呢?

    柳蔚对容棱抛过去一个眼神,示意容棱就这么问。

    容棱也不知道看懂了没有,只是瞧着她对自己挑眉毛,眼珠子转来转去,摸样颇为可爱,便轻轻勾了一下唇。

    而不等容棱问出这个疑问,于文太师在惊讶于柳小黎真的会判断后,也收起了一些轻视之心,认真问:“那凶手神出鬼没,必然是个会武功的,会武功之人上方下地,无所不能,要避开几个丫鬟小厮,岂不是容易?”

    “不容易。”柳小黎自信的道:“不若我来示范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黎说着,突然运气轻功,身子轻轻一跃就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于文太师震惊的瞪大眼睛,于文逑也惊讶的合不拢嘴,林大人在见识到小公子会验尸后,已经对什么都麻木了。

    柳小黎架起轻功,身子往前一踪,便飞出去老远,不到一个呼吸,就已经到了一棵大树上,在树上轻点几下,又到了另一栋屋子房顶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