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85章:柳小黎如遭雷劈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85章:柳小黎如遭雷劈

    来来去去跳来跳去数下后,小黎重新回来,落了地,站在容棱面前。

    柳小黎看向呆愣的于文太师,问道:“伯伯你刚才可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于文泰猛然回神,再看眼前这个孩子,却半点轻漫之心都没有,于文泰稍稍咳了一下,仔细回忆,然后想起:“是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柳小黎点头:“今日天气非常好,而这个院子的采光又非常好,方才我已经将院子的格局都看了,若是凶手在这样的天气,这样的院子里飞过,那下面,一定会有影子坠落。因此,哪怕是普通的丫鬟小厮,也总会有所感觉。我方才问过他们,他们分明说,前院后院,都没有什么异样,我还问他们可有鸟兽飞过,或者突然乌云遮阳的情况,他们也说没有!”

    这些问题柳小黎刚才是当着所有人问的,因此大家都点头。

    容棱开口:“说第二点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继续道:“院子判定了,就该说屋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屋子里有两个丫鬟贴身伺候,但她们说,只是孙少爷尿了裤子,她们一个去打水,一个去拿新的尿布,回来,便见不到人了,那么问题来了,打水的,肯定是从前门离开,而前门外面,就是扫地的小厮,所以,凶手自然就不可能从前门进入,那个拿尿布的丫鬟,是去耳房拿,但我们方才也看到了房间里,耳房离孙少爷原本玩耍的榻子非常近,榻子到耳房,不过五步的距离,而从耳房拿出干净的尿布,也不过两个呼吸的事,这么短的时间,这么短的路程,凶手又是从哪里进来,从哪里离开的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窗子。”于文逑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柳小黎却摇头:“不是窗子,是房顶!”

    于文逑楞在当下。

    于文尧却道:“我是听说,柳府五公子丢失时,便是被那位柳先生发现,凶手是一早就藏在房间房梁,掳劫孩子后,还在房顶呆了一阵儿,等到人都离开去报信,才带着孩子离开。但,上次听说是劳烦了容都尉上房梁亲自验证过,今日,容都尉并没上去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理所当然的道:“不用上去看,因为上面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于文尧凝起眉,于文泰和于文逑也莫名其妙起来。

    林大人更是焦急:“小公子,您就被卖关子了,一气儿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并不想卖关子,要不是于文尧插嘴,他已经说完了!

    “上次柳家的案件后,凶手没多久就重返柳家,并且带走了好几个当初伺候柳家五公子的下人,所以凶手一定早就已经知道那件案件的所有细节,也知道自己在房顶留下了脚印,所以这次,凶手什么都不会留下。”

    小黎看着于文尧:“你这个坏人如果不信的话,你自可上去看看,看看上面,是不是干干净净,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小黎莫名其妙的称呼于文尧为“坏人”,所有人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唯独于文尧清楚,这孩子记仇的本事真高,上次在严府打了一架,这孩子就把他彻底仇恨上了。

    今日两人一直没寻到空说话,这会儿一说话,这孩子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于文尧从善如流,淡然道:“好,我便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于文尧说着,走进房间,身子向上一纵,在上面呆了好一会儿,才落下来,嘴角扬起一丝笑意:“不错,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得意一笑:“是不是连灰尘都没有?”

    于文尧一愣,一回想,果然是,连灰尘都没有。

    众人这下都明白了,正常的屋子房顶上,怎么可能没有灰尘?而那个凶手因为上次落了脚印,这次不想再被抓到把柄,索性将上面清理得一尘不染,但谁的屋子房梁上,会一尘不染?

    凶手抹掉自己的痕迹,却恰恰也留下了更难以磨灭的痕迹证据。

    于文尧不得不承认,这个孩子,脑子的确够好!

    于文泰却急忙问:“所以,那凶手当真是一直藏在房梁上,这些下人,却无一人发现?”

    六个下人顿时砰砰砰的磕头,脑袋不一会儿就出血印子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恕罪,老爷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林大人好心道:“太师大人,那凶手能避人三年,这几个下人,又怎能轻易发现?”

    道理是这个道理,但于文泰还是恨啊。

    柳小黎继续道:“再来说第三点。凶手是呆在房顶掳人的,在满院子的下人都惊动了后,凶手再趁乱寻到机会离开,这必然不假,但凶手的离开路线是怎么样的?我的看法的,右边。”

    小黎指着自己右手边。

    容棱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柳小黎说:“因为那边是花园,花园树多,我观看了一下整个太师府的格局,发现府里的院落,都是较为宽敞的,无遮无拦,显得太过敞亮。一般人的府里,多少会有些遮蔽,但这里却完全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府里,遮挡处最多的就是花园里的那些树,凶手往那边走,遇到意外,才好躲避,那个凶手三年来不露痕迹,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辈,他显然是早就算好了一切,并且谨小慎微,离开的路线,更是不容许有半点纰漏。”

    有条有理,有逻有辑,于文泰不得不佩服。

    于文泰方才对柳小黎有多轻视,此刻对柳小黎就有多郑重,他深深的看了这个天赋极高的孩子一眼,又对容棱道:“容都尉,赶紧派人去追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低敛的眉宇,稍稍动了一下,再抬头时,却是看向柳蔚的方向。

    柳蔚安静的站在那里,从头到尾,都没说过一个字。

    柳小黎此刻也看向娘亲,摸样非常揣测,小黎觉得自己方才说的都很好,但是小黎也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,很多时候,他的看法和想法,都不够全面。

    而今日,自己都说对了吗?

    柳蔚在一大一小两双等待的目光下,轻轻的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柳小黎如遭雷劈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错了!他错了?可他错哪儿了?

    若是柳蔚此刻能说话,必然会说,三点只对了一点,这还不叫错?这叫大错特错!

    “容都尉。”于文泰看容棱不理自己,催促着又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久违滴破案情节,好烧脑,存稿没了,先更新七章,明白天有精力就再写几更出来,么么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