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86章:呜呜呜呜……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86章:呜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容棱摆摆手,示意于文泰不要打扰,一双黑眸,又瞧了柳蔚一眼,道:“清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于文泰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一直跟在容棱身边的镇格门副将闻言,拱手应了一声,便将太师府的侍卫,和京兆尹跟进来的人,七七八八的都撵了出去。

    于文泰不明所以,林大人也怔了一下!

    “都尉大人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却没解释,一句话都没说,眼睛依然盯着柳蔚。

    最后,等到周围的人都清空了,只剩了几位主子,容棱又看了林大人一眼。

    林大人脑袋一热,指着自己的鼻尖问到:“下官,下官也要回避?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的点了一下头,视线再看向于文逑与于文尧。

    于文泰有话说:“容都尉,你究竟想做什么?这时候不是去捉拿凶手,在这里搅合有什么用?将人都撵走了,凶手就出来了?”

    容棱没回答,只是固执看着三人,随后发现三人都不肯动,便默默的拔剑。

    “冷静,冷静!”林大人满头大汗的说道:“下官回避,回避就是。”林大人说着,一边拿袖子擦着额头,一边快步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于文逑与哥哥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于文尧却只是笑着看了柳蔚一眼,然后拉着不情不愿的弟弟,也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直到院子里只剩下容棱,柳蔚,柳小黎,于文泰,以及那六名下人,周围一时间静的出奇。

    “容都尉,你究竟想做什么?”于文泰已经有些怒了,若不是看在这小孩方才三言两语,透露出无限能力,他是一点也不愿相信这位向来做事独断独行的都尉大人。

    “太师大人勿急。”柳蔚此时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于文泰看向柳蔚,这才想起,连自己的两个儿子都退出了,这位柳家大小姐,怎么还在这儿?

    小黎不顶用,柳蔚只得亲自出手,但是为了顾及自己的身份不要被太多人知道,清场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不过于文太师这里,却是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下面的六个下人知道后会否乱说话,这就要看于文太师的御下之术了,能坐到堂堂太师之位,哪怕有些书生意气,总不会是个连下人都处置不好的傻子。

    柳蔚慢慢走到容棱身边,对小黎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小黎可怜兮兮的埋着头,小手指对着,磨磨蹭蹭的走过来,嘀嘀咕咕的说;“爹……我,我哪里错了?”

    一声“爹”,令于文泰下意识的看向容棱,但却发现这孩子叫的爹,并非容都尉,而是这位……柳家大小姐?

    于文泰哪怕是纵横官场多年,自认眼见不俗,魄力不凡,此刻也呆住了。

    容棱也没急着解释,实际上,就算解释也没什么所谓,镇格门人乔装打扮入相府调查案件,这种解释,怎么都是说得通的。

    唯一特别点的,也就是我们乔装打扮的是那位鼎鼎大名的柳家大小姐,稍稍引人注目了些。

    柳蔚将小黎叫到跟前,纤细的手指屈着,敲了小黎额头一下,在小家伙委屈的视线中,慢慢道:“你说的第一点,没错,凶手来的时候,的确是从左右两方的某一方过来,但第二第三点,我想问问,你是用脚判断的吗?”

    柳小黎快哭了,腮帮子鼓着,黏黏糊糊的就扑到娘亲怀里,闷着声音说;“我……我到底,哪里错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嫌弃的把小黎推开,直接塞给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被动的接过孩子,将小黎抱起来,让小黎坐在自己结实的一侧手臂上,不赞的对柳蔚道:“不要这么凶,他还小。”

    柳蔚哼了一声:“还小?一辈子都小是吗?”

    容棱皱眉:“你要求太高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基本要求,连凶手的心态和特征都摸索不到,我养他就是为了让他白吃饭的?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资质,幸亏他是我儿子,否则我永远不会收他为徒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小黎:“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捧着一颗受伤的玻璃心,把脸埋在容棱的脖子里咬着嘴唇哭,容棱心疼的拍着小黎的后背,轻声安抚。

    柳蔚其实只是对选妃的容棱不满,对儿子,那倒没有。可小黎倒霉就倒霉在是这个男人的亲儿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于文泰都快傻了。

    这,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在于文泰想再次询问时,柳蔚却已经开口。

    “先说第二点,凶手的藏身地点,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凶手藏在房梁上,你的根据就是房梁上一尘不染,所以就给予如此肯定的判定?”柳蔚看向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将小脸稍稍露出来一点,望着娘亲,艰难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草率。”柳蔚冷酷的两字评论。

    小黎顿时哭的更加厉害,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,小脸上顿时一片湿润。

    容棱拧着眉又看了柳蔚一眼,不赞成她这样严酷的教育方式。

    柳蔚继续说:“那个凶手既然能整整三年没被人发现,他在明知道房梁已经遭到暴露的情况下,如何还会再次使用?更何况是将上面清扫的一尘不染,如此自爆其短的处事方式,你当真以为,凶手是个没脑子的?”

    小黎哽咽着问:“那……那凶手,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藏在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第三点,凶手逃到哪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吸着鼻子看着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却低头,看向面前的六人,眼睛轻轻眯起,笑了一下:“方才于文太师斥责六人连凶手藏在房梁上都不晓时,这六人便开始磕头,还磕破了额头,可在下不才,怎的嗅到了猪血?”

    柳蔚此言一出,另外三人齐齐看向那一地的奴仆。

    柳蔚蹲下身,伸手捉住其中一人的下巴,迫使其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那是个瑟瑟发抖的小厮,容貌平凡,满脸惊恐,额上还有一大片血迹。

    柳蔚伸出手指,在小厮额间拂了一下,带过一手指的血,再放在鼻尖嗅了嗅,闭着眼睛说:“人血,是这种味道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转首又瞪向柳小黎。

    “是太久没碰尸体了,你连人血猪血都嗅不出来了?”

    小黎闻言赶紧动了动鼻尖,小黎的五感很敏锐,在这样近的距离,要嗅到血味很容易,毕竟他从小接触血,但六滩血混杂着,他当真没嗅出里面竟然藏着猪血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