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88章:关公面前耍大刀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88章:关公面前耍大刀

    柳蔚不吝解惑:“你既然知晓我是男扮女装,匿于相府,意图捉拿你,便该知道,我对女子也算颇有见解,否则也不能扮得如此像。可你竟然也想男扮女装,那便该多花些功夫,关公面前耍大刀,尊驾不论是脚,是鞋,包括头发发髻,都透着一股违和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凶手低头沉眸看了看自己的脚,到底是男人的脚,怎么遮盖,也无法像女子那样娇小。

    凶手又看向柳蔚,咬牙切齿的恨:“在下最错的,是没估到,阁下便是那位享誉京都的柳先生!更没想到,阁下都进了皇宫,竟然还能在第一时间跟着于文府的女眷,来到这太师府!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多谢尊驾了。”柳蔚彬彬有礼的道:“若非尊驾早上在东街口闹得那一出,害的柳家老夫人危在旦夕,在下又怎会赶到救治,从而与于文家的人结交?”

    “我派人搅乱柳府马车,只是为了让你以为,我要对那个叫亦卉的丫鬟动手。”一想到自己的计划非但没有成效,还帮了对方一个大忙,凶手就觉得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柳蔚却轻笑着:“其实,在下也以为尊驾是想对亦卉动手,便早已派了人将亦卉严加看管,可是柳家老夫人身体抱恙,在下一介庶女,既然懂得医道,自然要紧随照看,便是在下急着回府保护亦卉,也耐不住人微言轻,只能听人授命,分身乏术,无奈进宫”

    柳蔚越是这样说,凶手越是气得切齿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阁下以为,你真的抓得住我?”凶手说着,拔身而起。

    一跃便想架起轻功离开,但却倏地发现体内经脉倒逆,他顿时抬起眼,怒目横瞪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慢慢前进:“尊驾又以为,都知道你在这儿了,在下还会不采取点什么措施?”

    凶手这才醒悟:“你与我说了这么多废话,就是为了拖延时间?你什么时候下了药?”

    “从嗅到你身上的猪血味开始,便下了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不可能没发觉!”凶手不信。

    柳蔚冷讽:“尊驾既然知道在下是学医的,就该明白,无色无味的药,总是淬不及防的卡住人的命脉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轻巧!”凶手说完,突然再次拔地而起,再重新架起轻功的时候,口中吐出一口血,随即下一秒,便硬撑着身子,飞离而去。

    “走了!他走了!”于文泰急得大吼。

    柳蔚摆摆手。

    容棱随口道:“已经有人去追了。”

    于文泰却依旧不放心:“那凶手狡诈,三年来从未露出蛛丝马迹,都尉大人还是亲自动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柳蔚道:“他中了我的毒,跑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转而又对容棱道:“吩咐你的人不要跟得那么紧,放长线才能钓大鱼,我的目的是找回那些孩子,单抓一个人,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容棱回道,顺手为她将鬓角被风吹乱的发丝拨了拨,才问:“这个时辰了,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柳蔚莫名其妙地看着容棱:“这不中不晚的,我怎会饿?”

    容棱一愣,随即想到:“你中午,吃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吃吗?”柳蔚眨眨眼:“不是听说太子主宴,男眷在外宫用的宴?”

    容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,半天才道:“皇后设宴,还当真有真吃的女眷?”

    素来这种大宴,为求好看,不露食相,女眷们都是意思意思的吃两口,便擦擦嘴,不吃了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这女人,真敢在宴上大吃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突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,他看柳蔚在诗会上,一直不停嘴的吃糕点,还以为她中午没吃饿着了,谁成想,她估计还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柳蔚的确吃了不少,她其实也知道这种宴会吃东西会失了矜持,就如柳家三姐妹和的于文敏馨,从头到尾加起来,还不知道有没有吃够十口。

    但她不是规规矩矩的女眷,哪里管得这么多,别人不吃,她就多吃,况且是御厨做的,外面花钱也不一定能吃到。

    最后要不是柳老夫人看了她好几眼,她也确实吃撑了,估计还能再吃上两刻钟,而到了诗会,看着有那么多精美点心摆在那儿,索性干坐着无聊,就捻起来,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玩。

    两人一言一语,对谈捻熟,旁若无人,于文太师好几次想插嘴都没插进去。

    最后于文太师实在憋不住了,脱口而出:“都尉大人,这位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这也看向于文太师,对太师拱拱手,行了一个男子的礼:“在下姓柳,大人有礼。”

    虽然从方才那凶手的所言中,于文泰已经猜出此人便是那享誉京都的柳先生,但听到她亲口承认,于文泰还是难言惊讶。

    柳蔚不等于文太师问出疑惑,已经说道:“在下只负责破案,不负责缉凶,关于凶手下落,自有镇格门追缉,现下太师大人想必更担心侄孙安全,还是先去接侄孙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知道我意儿下落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凶手都没逃得掉,孩子又怎么轻易运走。”

    于文太师: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不再多说,转身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容棱抱着小黎随行,于文泰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对于小孩子来说,这间屋子显得太大,柳蔚边走,边漫不经心的问:“老人们常说,幼儿贱养,可保后福,太师家,似乎有所不同。”

    于文泰似乎没想到柳蔚会突然问起这个,看柳蔚一眼,却只看到她被面纱遮住的半面:“先生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柳蔚摇摇头:“随口罢了,大人无须多想。”

    于文泰皱起眉:“先生有话不妨直言。”

    柳蔚转首看向于文太师。

    于文泰也直视柳蔚的眼睛,两人对视数息后,柳蔚叹了口气:“大人家事,在下不便多言,不过在下与苦海寺明悟大师相交甚笃,大人若是实在有心结,倒是可以求此一图。”

    于文泰讶然的沉默一下,半晌,对柳蔚拱拱手:“先生大智,是在下愚钝了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