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90章:乖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90章:乖

    “果然是。”林大人兴奋极了:“这还是三年来,第一次将失踪的孩子活着找回来,不愧是您亲自出马,那凶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经去追了。”这次是小黎插口。

    林大人激动得心潮澎湃:“已经……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?都尉大人,下官,下官实在……此案盘踞三年,乃是京中大案,下官曾废寝忘食,事必躬亲,也无法查到那凶手半点踪迹,没想到大人才接手一月不到,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不耐烦听这么多马屁,抬了抬手,冷声道:“剩余的事,镇格门自会料理,你带着你京兆尹衙门的人回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还有需要下官效劳的?”林大人显然不愿就这么走。

    容棱摇头;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林大人眼珠一转,讪笑起来:“下官若是就这么走了,实在不好意思,大人还是命令下官做些什么吧,否则下官,于心不安啊,对了,那凶手潜逃必定出京,下官这就亲自带人,将城门关闭,必助大人缉拿凶手。”

    林大人说着,也不等容棱答应,已经正气凌然的一拱手,再转身,已带着一大帮人,呼呼啦啦的离开。

    容棱见状,笑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轻声道:“算了,他查了三年,总不能半点功劳没有,不过今日也算他动作快,一早的便将于文府团团围住,才避免凶手轻易脱逃,给他一个小功,也无可厚非,倒是那兵部刑部两司,现在还不见人影,面子比你容都尉还大。”

    容棱瞟她一眼:“少挑拨离间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如此。”柳蔚撇嘴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,珍珠扑腾着翅膀,从院墙外头飞进来。

    柳小黎冲它一招手,珍珠就落在小黎肩膀上,桀桀的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珍珠带回了很多信息,柳小黎听懂了,柳蔚也听懂了,母子俩默契的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容棱;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还是小黎乖,对着容棱的耳朵传达:“容叔叔,珍珠说在这附近有蝙蝠,还有蛇,不过看到它去,蛇就藏起来了,蝙蝠也飞了,它追去,追到了郊外的一处农田附近,之后蝙蝠飞进树林,它进去追,没追到,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点点头,摸摸小黎的脑袋:“那里大略是凶手住处附近,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插了一句:“先等等,晚上再去,那凶手可能跑回了住处,现在去,指不定会撞上。”

    既然安排了人假装追捕,放长线钓大鱼,自然便不能太早惊动那凶手,此去若是遇上,反倒不美。

    三人正商量着,外面于文尧带着几个家丁下人过来。

    于文尧显然已看到了于文泰带着于文意离开,过来便一个拱手,对两人行礼,郑重的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柳蔚避开一点,未让那礼冲向自己。

    于文尧看到柳蔚的小动作,笑了一下:“柳姑娘,馨儿正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颔首一下,又侧身,对容棱行了一礼:“既案件已清,小女子便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抬眸时,悄悄对容棱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容棱心领神会,便道:“方才,有劳小姐。”

    柳蔚低垂着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于文尧吩咐个丫鬟,带柳蔚去后院。

    柳蔚走了后,于文尧看了眼地上那五个下人,正要上前,容棱却阻挡:“此五人镇格门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于文尧一愣,随即道:“家父已与在下说过,这五人方才听到一些不该听的,不该知道的,所以,在下会好生处置五人。”

    容棱声调清淡的道:“镇格门自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不等于文尧再说什么,容棱已抬手,空中,顿时有两名侍卫飞出,容棱吩咐道:“将人带走!”

    两名侍卫接下命令,便走去将五人拉起。

    五人不知道要被带到哪里去,心里忍不住害怕,正想大喊饶命时,那侍卫为求方便,已快速堵住他们的嘴。

    看着五人被狼狈的绑走,于文尧面色不好:“都尉大人想杀了他们吗?”

    容棱没有回答,只抱着小黎,从于文尧旁边走过。

    于文尧却拦住,说道:“只因为他们知道柳先生便是柳家大小姐?这便该死?”

    容棱脚步一顿,骤冷的目光,落在于文尧身上。

    于文尧冷笑一声,挺直了背脊:“没错,我也知道!都尉大人难道也想杀了我吗?”

    容棱不怒而威道:“若有何话,从你口中泄露,只会连累你整个于文家,而你,想必不会这般蠢。”

    “都尉大人这是在威胁我?”于文尧眯起眼。

    容棱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于文尧皱眉,在后面唤:“若她知道,你为了隐瞒她的身份,滥杀无辜!她究竟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容棱头也没回,嗤笑一声,转瞬,人已经走出了院子拱门。

    柳小黎抱着容棱的脖子,回头去看还在盯着他们的于文尧,嘟哝着说:“这个人是个坏人,他欺负过珍珠。”

    “桀!”珍珠听见了,也仰着脖子跟着告状。是的是的,欺负了。

    容棱看看脸上还挂着未干眼泪的小黎,又看看昂首挺胸的小黑鸟,嘴角忍不住勾起。

    容棱伸手,替小黎擦干净脸蛋,轻声道:“还以为方才你要跟着你爹走。”

    柳蔚离开时,小黎在容棱的怀里动了动,容棱还以为这孩子又要缠上去,没想到后来却忍住了。

    小黎也想找娘亲,但绝对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小黎吸着鼻子,把哭的滚烫的小脸蛋贴在容棱的脸上,扁着嘴说:“爹现在很生气,我跟过去,爹肯定会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以前打过你?”

    小家伙想了想,还是实话实说的摇头:“那倒没有,不过我爹凶起来的时候,连付叔叔都怕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的名字,容棱已不是第一次在小黎嘴里听到了,以前听着只觉得刺耳,现在听着,会想到他们生活在曲江府几年,又是一起办义舍,又是朝夕相处的,突然有些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小黎。”容棱问道:“你喜欢容叔叔,还是付叔叔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一愣,眨眨眼睛:“啊?”

    看小黎一脸懵懂,容棱失笑的摇摇头:“算了,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容叔叔。”柳小黎果断的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容棱一愣,顿下脚步,看着孩子严肃问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柳小黎使劲点头,一脸诚恳。

    娘亲早就教过了,当有人问他是喜欢干娘,还是喜欢芸姨时,当着干娘就要说喜欢干娘,当着芸姨就要说喜欢芸姨,这是规矩,说错了会有大麻烦的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容叔叔问他,他也这么说。

    看,容叔叔笑了。

    容棱的确笑了,宠溺地刮刮小家伙的鼻尖,软声道:“乖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也咧开小嘴巴笑笑,露出一口白白的小牙齿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