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92章:悄悄爬墙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92章:悄悄爬墙

    柳蔚的两张药方,一张滋养,一张补气,但因为药材用的重,所以效果也会重很多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两张方子叠在一起,十天后岳氏的情况虽然看着会越来越好,但实则对内脏的负担会非常重。

    到时候,还是要佐以针灸,才能将第一次疗程的进度,给拉上去。

    将方子写好,柳蔚又叮嘱几句,才道:“十日后,我来给夫人施针,若是十日以内,有太医问起这个方子,你们记住了,什么都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捏着方子一愣;“这方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偏方,正道的大夫,不会愿用这种另辟奇径的方子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立刻点头,对于柳蔚,是有个人的情绪在的,所以信任得非常快。

    岳氏喝了药,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,因为知道于文意已经找回来了,岳氏这会儿也睡得自在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怕吵到母亲,便将柳蔚拉到自己的屋子里,才问:“姐姐方才跟着那容都尉去了,可知道容都尉是如何破案,如何找到我们家意儿的?”

    柳蔚摇摇头,端起旁边的茶盏,啄了一口:“我在外面,看不到里面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点点头,同样也觉得,在男眷这么多的情况下,女眷估计只能等在人群外,要看到什么内幕,估计也困难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又说:“幸亏意儿找回来了,若是也丢了,可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要一想到意儿会像其他孩子一样,失踪数年,不见音讯,或者送回来的时候,就是一具尸体,我便心都揪紧了,方才父亲将意儿抱出来时,我们都高兴坏了,父亲还亲自去了太医院,大略是要请院首陈太医亲自过来,现下意儿还在我祖母与姑姑那儿照料着,我是来通知母亲,谁知道恰好遇到母亲发病,蔚儿姐姐,我母亲,真的能好吗?”

    不是于文敏馨不相信柳蔚,只是岳氏的病已经有些年头了,算来怎么也有十几年了,做女儿的心痛,却也实在不敢期待太多。

    柳蔚将茶杯放下,只说了四个字;“未到绝境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将于文敏馨沉沉浮浮的心,终于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一把握住柳蔚的手,感激极了:“我与姐姐今日方第一次相见,姐姐却帮我数次,我要如何感谢才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说:“我已知道,在宫中时,与我洞箫合奏的,就是姐姐吧,祖母与我说时,我还不信,不过现在看姐姐的面色,祖母果然没有骗我,姐姐先在大殿免我受辱人前,后在方才救我母亲水火,姐姐的大恩大德,妹妹该如何相报?”

    柳蔚沉默一下,抿着唇看了她一会儿,而后道:“你真的想报答我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于文敏馨郑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勾唇一笑:“你现在就有机会可以报答我。”

    这下换成于文敏馨愣住了!

    柳蔚低声在于文敏馨耳边说了一句,于文敏馨抬起头时,脸上却可见的迷茫了一下:“姐姐要我差人去柳府,说我留你今晚歇在于文府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柳蔚点头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不解:“姐姐想留下,我自然求之不得,只是此事要祖母做主才可。”

    留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在自己府中,虽然都是女子,但是到底有些不合规矩,若无大人同意,便显得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“不能告诉旁人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愣住了:“啊?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旁人,从现在开始,我就呆在你屋子,你过一会儿便差人去柳府传信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这样的做法,显然有些为难于文敏馨。

    柳蔚问:“你不是想报答我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报答,于文敏馨沉默一下后,便点头答应:“好,我知道了,那我过会儿就差人传信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嘴角浮出一丝看不见的浅笑。

    但在这个时候,外头丫鬟来传话,说老爷和大少爷,请柳姑娘到前厅一叙。

    自己父亲与大哥要见蔚儿姐姐?为什么?

    于文敏馨家里,以前也有别的手帕交会过来,偶尔也会留宿一夜,但这些都是后院的事,过老夫人的口便是,从没听说过,男眷也要过问的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正要说什么,柳蔚却道:“我身子不舒服,谁也不见。”

    那丫鬟只好看向于文敏馨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不知道什么事,也不能勉强柳蔚,便问那丫鬟:“你可知,父亲与兄长,请柳家小姐是有何事?”

    丫鬟摇头:“奴婢只是个传话的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又看了柳蔚一眼,摆摆手:“下去吧,告诉父兄,蔚儿姐姐乏了,已经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丫鬟应了声是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可拒绝了于文泰与于文尧之后,没过多久,又传来老夫人的令,也是要见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正在浏览于文敏馨一屋子的医书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则守着柳蔚,期待柳蔚能心血来潮教她一点,丫鬟的话一说完,柳蔚已经顺口再次拒绝:“我不舒服,不见。”

    丫鬟很为难的站在那里没动,于文敏馨再次看了柳蔚一眼,对那丫鬟挥手:“按照柳小姐的话传便是。”

    那丫鬟只得再次离开。

    连着两边人都来请人,于文敏馨到底有些在意了,便问:“姐姐是在躲避什么吗?”

    虽然觉得不太可能,但于文敏馨偏偏有了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却不想,柳蔚也没否认,只是端着书笑了一下,淡淡的道:“我是真的乏了,今日发生太多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也是,于文敏馨看柳蔚不打算再说,也只得点点头,接受了这个解释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不知道柳蔚想干什么,她也不会天真的以为,柳蔚说要留在自己房间里,就真的是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果然,不出所料,刚过了晚膳时辰,戌时不到,柳蔚让于文敏馨遣退了丫鬟们,便悄悄爬墙走了。

    是爬墙,当真爬上了墙!

    尽管柳蔚动作敏锐,手掌扣着墙壁岩石,两三下就攀上墙头,再跳到另一端,但于文敏馨还是很不可思议,一个丞相府的千金,一个闺阁里的小姐,竟然用这种方式偷走?

    于文敏馨突然后悔,自己是不是不该答应蔚儿姐姐?蔚儿姐姐以前可是有偷跑前科的,要是这次也是打算偷跑怎么办?

    于文敏馨惴惴不安,回到屋子,也不敢立刻将丫鬟们叫进来,只磨磨蹭蹭,又过了半个时辰,发现蔚儿姐姐还没回来,这才忧心忡忡的把床榻的帘子放下,用被子,在床内做出一个仿佛有人睡在床上的剪影,再把丫鬟们叫进来。

    等到洗漱收拾完毕,于文敏馨也上了床,抱着软软的枕头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亥时一刻,郊外农田。

    柳蔚一身白衣男装,瞧着那头被惊动的乡民正七嘴八舌的围在一起议论纷纷,不觉撇嘴,看向身边的俊美男人:“你确定,这么大张旗鼓的没问题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