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95章:一家三口的相处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95章:一家三口的相处

    柳小黎鼓着嘴,小声的说;“被发现就被发现,他们两个很弱的,我一个人就能抓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咚。”柳蔚抬手敲了儿子脑门一下。

    柳小黎愣了一下,才后知后觉的捂住头,小嘴一撇,往后面退。

    柳蔚不让小黎逃,拧过小黎的后领,把小黎提起来,扔给不远处正站在那里看白戏的玄色男子!

    容棱稳稳的将小黎接住。

    小黎顺势手脚并用的抱住男人的脖子,害怕的躲进容叔叔怀里。

    虽然宠这孩子,但容棱还是在柳蔚不满的视线下,象征性的教训一下:“他们不能抓,要靠他们引出更里头的人。”

    小黎急忙点头如捣蒜:“知道了,知道了,不抓了,不抓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揉揉小黎的头:“乖。”

    小黎听话的用脑袋去蹭蹭男人的大掌,温顺的不得了,眼睛却偷偷瞥旁边的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肩上落着珍珠,她小声的跟珍珠吩咐:“多找点帮手,一定要看紧那两个人,还有他们的蛇和蝙蝠,也要盯紧,不过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桀。”珍珠乖乖的应下,然后扑扇着翅膀飞起来,在空中时,又长长的啼鸣一声。

    顿时,四面八方的树丛里,飞出来无数黑色鸟儿,那些鸟儿成群结队,一连串的排在珍珠身后,朝着树林深处飞去。

    柳蔚一转身,就对上一大一小两张脸庞,她面无表情的错开他们,往茅草房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容棱抱着小黎跟上,小黎小心翼翼的说:“爹,我刚才其实是开玩笑的,我不会抓他们,我知道他们是鱼饵。”

    柳蔚哼了一声,一脸嘲笑,摆明不信!

    这个孩子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而且还很笨,除了好养活之外,没有任何优点。

    小黎很紧张,望着容棱,求容叔叔救命。

    容棱走到柳蔚身边,转移话题:“那些都是乌星?”

    柳蔚知道容棱是问方才那些从树丛飞出来的鸟,但乌星是灾鸟,这里可是京郊,怎么可能找到这么多灾鸟?

    “有乌星,也有其他的鸟,最多的是麻雀和燕子,喜鹊和白头翁。”

    容棱一笑:“珍珠朋友不少。”

    柳蔚瞟容棱一眼:“珍珠早就称霸京都了,整个京都的家雀野鸟,没有不认识它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从暗处走到明处,在捉拿了村民后,茅草房附近便支起了火把,屋子里也点上了蜡烛。

    柳蔚走进去,慢慢观察。

    小黎也从容棱身上下来,跟着娘亲后面帮忙递个东西什么的,态度非常的殷勤。

    容棱就在看着这母子二人,同时亦步亦履的跟着。

    镇格门的人都在房外等候,毕竟是凶手呆过的地方,柳蔚不想其他人胡乱破坏现场,能同意容棱跟进来,还是看在他是都尉的份上。

    “灰尘很多,脚印很少,床上有暗格,但格子里什么都没有,草席湿润,没有睡过的痕迹,这间屋子应该不是凶手的住处,估计是个联络点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边走,一边看,时不时用木夹子,夹起一些小东西,再放在小黎准备的袋子里。

    等到走到厨房,柳蔚看着地上那明显挪动过的痕迹,笑了:“看来不止是联络点,连地道都有,恐怕运送那些孩子离开,靠的也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让开一步。

    容棱上前,轻易挪开那数十斤的石头灶台,果然看到灶台后面,有个暗门,他拉开,往里面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柳蔚捧来蜡烛,递给容棱,不忘叮嘱道:“小心一点,里面不知会否有什么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容棱轻声应下,走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地道很狭窄,几乎没什么光线,而且非常紧憋,又矮又窄,能容纳一个成年女子行走,男子走却格外不易。

    那凶手骨骼偏小,所以凶手乔装女子才有七八分像,也因为凶手骨骼小,行走这样的地道便没有阻滞,但容棱就不同,他走进去不过一会儿,便行不动了,再进去,能明显感觉手臂和肩膀被压迫得几乎变形。

    容棱无法再进,只得出来,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柳蔚闻言,自己拿过蜡烛,打算直接下去。

    容棱拉住她:“别冲动,你说过,很可能有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的身手,自保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声道:“里面很窄,若有危险,你施展不开。”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:“那总不能什么也不做,里面肯定有很多线索,放弃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我派人来。”容棱说着,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柳蔚拉住他:“你叫人来,进去乱走也会破坏现场,放心,我没事的。”柳蔚说着,以示安慰,还拍了拍容棱的手背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纤细的小手,沉默一下,拿过烛台: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:“你不是进不去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他说着,已经再次下去地道。

    柳蔚想叫住他,可人已经转瞬淹没于黑暗,柳蔚只好蹲在门口,朝里头探头探脑的看。

    柳小黎也走到柳蔚旁边,学她一样蹲着,往里头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柳蔚突然听到“咚”的一声,接着地面一阵动荡,她惊了一下,急忙抱住儿子,起身稳住。

    外面的侍卫们也发现了,但他们得了令,不准进入茅草房,便只得在门口扬声询问:“大人?大人您还好吗?”

    柳蔚眼神复杂的盯着地道入口处,对外面唤了一声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外头得了消息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容棱从地道里出来,他身上全是灰尘,头上还有碎小石块。

    从听到那声响,再到感觉到地面震动,柳蔚就猜到,容棱估计在下头干了什么。

    最大的可能,就是把地道强行挖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柳蔚将小黎放下,低头,便看到男人的手上在流血。

    注意到柳蔚的视线,容棱抬起手,随意看了一下,找来一块布,将手掌含糊裹上,便不管了。

    柳蔚拧着眉:“什么布都不知道,干净不干净也不知道,你想发炎?”

    容棱一愣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将他的手抓起来,扯开那块脏布料,对小黎摊出手。

    小黎赶紧从万能小背包里掏出一卷自制绷带,顺带还有金疮药,递给娘亲,再去水缸里舀了一勺水,一颠一颠的捧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撕了一卷自制绷带,沾湿给容棱擦手。

    然后再上药,最后绑好。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