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98章:跟人幽会去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98章:跟人幽会去了

    “女人一辈子,怎么都应该认真谈一次恋爱。”

    在现代时,就有人这样跟柳蔚说过,但柳蔚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例外,而柳蔚也确实,在现代的二十多年中,没有对任何男人中意过。

    柳蔚当时的想法是,等年龄到了,就相个亲,和家里安排的人结婚,当然,如果家里人不逼自己,那自己就一辈子都不结婚,谁也不是非要一个丈夫才能活下去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,甚至更自由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古代,柳蔚没想到自己会有面临“是否要恋爱”的这一天。

    是否要恋爱?以前肯定是否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好像也是否,但如果也是否,为什么心底会冒出这个问题?

    柳蔚自问,自己此刻的心情,到底是偏向“是”还是偏向“否”的?

    柳蔚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不大的脚步声,在柳蔚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是谁来了,小黎已经抱着娘亲的膝盖快睡着了,听到脚步声,这个没警惕心的孩子,也没睁开眼。

    柳蔚没回头,却感觉到有人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柳蔚克制了一下,还是仰头看去。

    便对上了一双深沉漆黑的眸子,还有一张在月下显得特别让人没抵抗力的俊美脸庞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,一切都怪月亮。

    月亮太美,月光太柔,直搅人心潮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柳蔚干涩的问。

    男人紧紧地看着她,半晌,收回视线,坐在她的旁边。

    两人挨得很近,柳蔚不舒服的想坐远一点,男人出声:“别动,吵着孩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滞了一下,到底没动了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容棱问道。

    柳蔚哼了一声,眼睛看向别处:“不敢,都尉大人纡尊,开在下的玩笑,是在下的福气,岂敢生气。”

    容棱瞧着柳蔚口不对心的模样,笑了:“既然不气,作何要带着孩子跑?”

    “小黎是我的孩子。”柳蔚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的口气,活像我拐了你的孩子跑。”

    男人不说话了,嘴角却翘起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的笑脸就不痛快,她将小黎抱起来,丢进男人的怀里:“那还你,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小黎睡得迷迷糊糊的,无端端被娘亲扔了,还有些迷茫,揉着眼睛,虚虚的看过去。

    容棱摸摸小黎的脑袋,让小黎在他怀里睡。

    感受到熟悉的气息,小黎团吧团吧,把小脸埋进容叔叔的怀里,继续咂咂嘴睡。

    柳蔚却已经起身,转身朝着远处走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容棱问道。

    柳蔚头也没回,说道:“回于文府,抱着小美人睡。”

    容棱失笑,胸腔微微震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凶手的事,有容棱的下属跟进,柳蔚并不需要一直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子时过半,城门早已经关闭,但柳蔚要进出,也不需要通知其他人。

    柳蔚驾着轻功,转瞬便消失在午夜的夜色中。

    先换了衣服,再从城门口到于文府,柳蔚熟练的翻了几堵墙,便到了于文敏馨的院子。

    此时里头黑灯瞎火,柳蔚算着路线,摸到了于文敏馨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谁?”几乎第一时刻,里面便传来于文敏馨的警惕声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没想到于文敏馨这个时辰了,还没睡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柳蔚轻声回答。

    接着,便听里面一阵悉悉索索,过了一会儿,蜡烛便点亮了,于文敏馨穿着亵衣亵裤,急匆匆的过来开门。

    瞧着熟悉的身影,于文敏馨松了口气:“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说着将柳蔚一把拉进去,又探头探脑的看看外面,发现没惊动任何人,才阖上房门,问道:“蔚儿姐姐,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这话语带抱怨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凳子上,为自己倒了一杯水,慢慢喝了一半,放下杯子才说:“出了点意外,你一直等着?”

    “我害怕嘛。”于文敏馨有些可怜的说:“于文府内院和外院的大门,戌时就要关,外院还有侍卫巡查,我怕你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柳蔚想了一下,突然抬起眼睛看于文敏馨一眼,这一眼,于文敏馨被看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吗?”于文敏馨迟疑的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说。”柳蔚淡淡道:“但你要保密。”

    于文敏馨忙捂住自己的嘴,连连点头:“我一定保密!”

    柳蔚见状,含笑着道:“跟人幽会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于文敏馨倒吸一口气:“你说……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起身,一边脱衣服,一边往床榻走:“怎么,你也觉得,我的脸成了这样,便活该一辈子孤独终老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我绝无这个意思。”于文敏馨忙站起来,慌忙的否认:“我只是,只是没想到……这闺中女子与外男幽会,这,这不合规矩啊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将外衫丢到一边,轻轻的笑:“我若是合规矩之人,当年也不至于逃婚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潇洒的上了床,将被子一抖,缩在里面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看着柳蔚拱在被子里的小身影,眼神特别复杂,惆怅了好久,才吹了蜡烛,走过来睡到柳蔚旁边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嘴里却忍不住说:“蔚儿姐姐救了柳老夫人的命,在相府必然是衣食不愁的,而那男子……姐姐如何确定,他对你是真心实意?”

    不是于文敏馨看不起人,实在是,一个毁了容,还超龄的女子,什么样的男子会心甘情愿迎娶?

    就算那男子同意,那男子的家人呢?也没有意见吗?

    于文敏馨这是真的为了柳蔚好,才会说这些话。

    柳蔚却翻了一身,正面对着于文敏馨,侧躺着。

    只是柳蔚脸上面纱未取,于文敏馨只看得到柳蔚一双潋滟清辉的眼眸,别的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索性也侧身,以同样的姿势对着柳蔚,一脸认真:“蔚儿姐姐你莫要生气,你若真喜欢那人,我自然不会乱嚼舌头根,也不会泄露你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柳蔚“恩”了一声:“那便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主张,睡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将被子拉到脖子上,盖住自己小半张脸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看柳蔚已经闭眼了,终究不好再说什么,忧心忡忡的跟着一起闭眼,却依旧睡不着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于文敏馨已呼吸均匀,进入梦乡,柳蔚却倏地睁开眼,一双明亮的眼眸盯着黑暗中的房梁。

    柳蔚听到了声响,房顶上,有人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