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00章:突然怎么就翻脸了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00章:突然怎么就翻脸了?

    于文尧看柳蔚似乎没什么兴致,摆摆手,便遣了身边的小丫鬟离开。

    小丫鬟行了礼便走了,小路上,只剩下柳蔚与于文尧两人。

    柳蔚挑挑眉,不得不说:“素来女子与外男不好单独相见,于文大少此举,只怕有欠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这青天白日的,又是在于文府内,柳家妹妹还怕被人诟病吗?”

    这一声声的“妹妹”,叫的柳蔚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于文尧看柳蔚表情,倏然一笑:“柳家妹妹好像略有不适,是我的称呼,吓着你了?”

    柳蔚皮笑肉不笑:“于文大少客气了,我这人不喜拐弯抹角,不若有话,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于文尧回答得干脆,嘴角挂着笑,走近一步,低头问:“那在下便问问,是该叫阁下柳家妹妹?还是柳兄呢?”

    低沉的音调落入耳廓,柳蔚稍稍抬眸,就对上男子深邃的视线:“于文大少想怎么叫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想亲昵些,我叫你妹妹,你叫我哥哥。”他笑的恶劣。

    柳蔚轻嗤一声:“那阁下只怕要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于文尧眼眸一眯:“你这是承认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承认什么,我只是拒绝你肉麻的称呼。”

    于文尧笑出声来:“你不承认无所谓,我也不逼你,只是念在你我一番情分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文大少开玩笑吧?”柳蔚打断他的话,直视他的眼睛:“你我有什么情分?最大的情分,只怕就是你两面三刀,阳奉阴违,表面救我,实则害我,令我险些命丧于某位刁蛮郡主之手。”

    于文尧愣了一下,随即一笑:“你还是承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承认了又如何?”柳蔚清淡的抬起眸:“我既敢在你父亲面前表露身份,就不怕你于文尧知道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怀里揣着免死金牌,柳蔚说起话来也有底气了,只觉得背脊从没挺得这么直过。

    于文尧眼中笑意越发深邃:“上次之事,只是意外,你我当时还不熟,我自然便……所以误会,一场误会!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一声,从于文尧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于文尧快步追上:“你与镇格门之事,我不过问,你的身份,我于文府上下,也自会保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猛地停下,于文尧也赶紧停步。

    柳蔚转头,看着于文尧:“越国候世子?”

    于文尧眼前一亮:“柳兄是明白人,阿裴那毒,是令公子查出,这些日子,令公子一直差那乌星鸟送来红血丸,可那药丸毕竟治标不治本,昨日于文府生变,我未来得及照料阿裴,先行离开,晚上才知,我们走后,阿裴毒性发作,又在鬼门关口绕了一圈。”

    柳蔚语气淡淡的:“这个你大可放心,他的毒性已经遏止,暂时无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可身体之痛仍在继续。”于文尧拱起手,郑重其事的道:“若柳兄能出手相救,为阿裴拔除此毒,我于文府与越国候府上下,尽欠柳兄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柳蔚饶有兴趣的看着于文尧:“据我所知,越国候世子自小体弱多病,无人结交,可于文大少,与严公子一番情谊,却令人不解,这倒让在下好奇了。”

    于文尧抿紧唇,半晌,道:“阿裴救过我性命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于文尧却不打算再说,再次拱手,垂头:“但求柳兄一救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于文尧一会儿,道:“不是我不救,只是严公子中毒颇深,已到了命悬之处,若要彻底拔毒,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调养,而现在,我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文大少无需多言。”柳蔚抬手,制止他的话:“小黎既答应要救他,我便不会袖手旁观,只现在实非恰当之时,再说他那个毒太过偏门,还需要不少稀有药材,有几项,我也只在古籍中看过,并未见过实物,若是绝种了,我还得寻其他药材替之,也是个麻烦事,所以,一字记之曰,等。”

    “日日苦髓之痛,阿裴已经等了二十年,还要等?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:“既然二十年都等过了,那为何等不了这一年半载,或者……”柳蔚紧盯于文尧:“不是那人等不得,是于文大少你等不得?”

    于文尧皱起眉。

    柳蔚收回视线:“时辰不早了,我该走了,于文大少是亲自送我出门?还是派人为我带路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识得路吗?”于文尧反问道。

    柳蔚再次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于文尧却说:“昨晚你将我于文府视若无人之境,来来回回两三趟,这府里,还有你不识得的路?”

    柳蔚倒是愣了一下,这于文尧看来武功也不错,她昨日已尽量小心,但居然已被他发现了。

    看来,为了严裴,这人盯了她一晚了吧?

    那容棱来时,他也知道?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一想到这里,柳蔚就有些不快,声音也冷了:“于文大少最好搞清楚,现在求人的是你,应口的是我,我若不高兴,这毒什么时候拔,以及拔不拔,端看我的心情!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略过于文尧,直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于文尧看着柳蔚的背影,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突然怎么就翻脸了?他说了什么了?

    柳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发火,只觉得,好像一想到容棱,心里就烦,脾气也上来了,看谁都不顺眼!

    柳蔚一路出了于文府,外面,马车已经在等着。

    于文府的车夫驾得很快,不过两刻钟,就到了柳府大门前。

    柳蔚下了车,却见府内,正好有人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那出来之人,柳蔚楞了一下,便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出来的是三人,柳域,柳逸,和另一个穿着粉色裙纱,面戴羽笠的女子。

    柳域一身官服,应该是要去吏部,柳逸则与那粉色女子结伴而来。

    一出门就看到柳蔚回来,柳域也愣了一下,但立刻就走上来问:“我听说于文家的孙少爷找到了?已经获救了?”

    柳域开门见山就问幼儿失踪案的事,柳蔚知道,柳域必然是担心柳丰。

    柳蔚老实点头:“昨日大略是京兆尹来的太快,那凶手并未来得及逃脱,孩子也还没运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凶手可抓到了?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。

    柳域眼中不掩失望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