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02章:心思不够冷静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02章:心思不够冷静

    柳蔚道:“二妹妹在皇后、太子面前,公然折损于文家的面子,这等魄力,姐姐望尘莫及,二妹妹可知道后来于文家的人,怎么评断你的?”

    柳瑶不用想也知道,于文家的人一定在背后卯足了劲儿骂她,说不定柳蔚还跟着一起骂了。

    但无所谓,柳瑶不在乎的道:“我既然敢做,自然就敢当,你不用说这些话来激我,你只要知道,我就快做七王妃就够了!”

    柳瑶说着,上前一步,逼近柳蔚的眼睛,恶劣的笑着:“姐姐当初有眼不识泰山,妹妹可不会这么傻,白白错失良机了,等到我登上王妃之位,姐姐可记得,要来向妹妹请安哦。”

    柳蔚勾起眼尾,笑的潋滟:“真没想到,容溯那种男人,也有人当成宝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眼睛一撇,又瞥到了人群后的柳月,再补了一句:“还不止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柳瑶没听懂柳蔚后面那句。

    柳蔚却不打算说了,抬步,便往前走,顺带还撞了柳瑶肩膀一下。

    柳瑶被柳蔚撞得险些摔倒,幸亏被柳沁扶住。

    柳瑶大怒:“柳蔚,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柳蔚却已经进了屋子,连个后脑勺都没留给她。

    柳瑶不可能进去当着老夫人的面找柳蔚麻烦,只得在门口跺脚,当真是气的头顶都要冒烟了。

    柳沁在旁边一连嘴的安慰柳瑶,顺便在心里窃喜,于文府的人这是彻底恨上柳瑶了,柳瑶是断不会再嫁过去了,那自己的机会就来了,太好了,自己的辛苦总算没有白废。

    而柳月,则看着已经垂落下的门帘,心中思忖着,柳蔚最后那句话是对着她说的吗?柳瑶没听清那句话,柳月却听到了。

    柳月小手握着,心里也隐隐地揪着。

    自己与七王爷的事,莫非被人知道了?

    可……可是会吗?自己一直藏的隐蔽,连身边伺候的人都不知道,柳蔚与自己相交不多,怎么可能知道?

    还是自己听错了?

    三姐妹各怀鬼胎,心思各异,柳蔚却已经对柳老夫人行了礼,坐在了老夫人旁边的软椅上。

    柳蔚将昨日的事,摘七除八,只捡了能说的,与老夫人都说了,老夫人听到凶手正在缉拿中时,着实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按你说的,那凶手很快就会落网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容都尉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哪怕一向冷静稳重的老夫人,此刻也难掩激动:“那容都尉可有说,会否保证丰儿的安全?”

    哪怕老夫人有些看不上吕氏,但老夫人对亲孙子,却是实打实的疼爱。

    就像柳蔚之前说的,老夫人不是冷漠,老夫人只是对孙女提不起多少兴趣,老夫人喜欢孙子,喜欢男丁,面对柳域柳琨柳逸,包括最不顶用的柳谈时,都是和颜悦色的,况且,柳丰还是老夫人的嫡孙,幺孙,最最宝贝的一个!

    “祖母放心,容都尉说了,他会保证所有孩子都安全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点点头,对柳蔚伸出手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老夫人便抓住柳蔚的手,拍拍她的手背:“你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垂下眼眸,摸样看着很是温顺。

    老夫人又问柳蔚于文家的情况,主要是问柳瑶的亲事还有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柳蔚倒是笑了:“方才在门口遇见二妹妹,二妹妹看着可不像是想与于文家修好的意思,分明是说,她就要嫁给七王爷,成七王妃了。看那样子,像是不稀罕于文家的二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老夫人厉起眉眼: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由不得她。”

    柳蔚体贴道:“指不定过两日七王爷真的上门提亲了,既然二妹妹喜欢,那嫁给七王爷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皱起眉,想说什么,最后却叹了口气:“于文家,不愿要瑶儿了,是吗?”

    柳蔚虽然没与于文敏馨提过这个,但看想到昨日诗会上于文家人的脸色有多难看,便知道这件事多半是黄了。

    柳蔚不说话,老夫人就当柳蔚默认了,一时便觉疲惫:“罢了,她想如何,便如何罢。”

    这语气,分明是对柳瑶失望至极。

    柳蔚在孝慈院坐了半个时辰,因为昨日的“救命之恩”,老夫人让她以后不用再每日思过,且她一夜未归,让她赶紧回去梳洗休息。

    柳蔚从善如流,一路回到怀月院。

    可刚走了一半,后头就有人来追她。

    追来的人是巧云,吕氏身边大丫鬟。

    巧云气喘吁吁的支着腿,看到柳蔚道:“大小姐,夫人有请。”

    柳蔚大概能猜到吕氏要找她做什么,一就是问幼儿失踪案的事,二就是问于文家对柳瑶的看法。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,平静的道:“迟些,老夫人自会找夫人详谈。”这些事她已经说过一次了,没打算再说一次,还是对着她一向不喜欢的吕氏。

    可待柳蔚要离开时,巧云却拦住柳蔚,执着的道:“请大小姐莫要为难奴婢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眯起眼:“我若偏不去呢?”

    巧云凝起眉:“大小姐这又是何必,夫人今日没有恶意,大小姐何不当给了夫人这个面子,何苦将母女情分,蹉跎至此?”

    母女情分,又不是亲生母女,哪来的母女情分?

    柳蔚嗤笑一声,错开巧云离开。

    巧云再次拦截。

    柳蔚却伸手一挥,生生将巧云挥倒在地。

    柳蔚的动作很轻,甚至连内力都没用上,只捏着劲风,手指头一动,便将一个弱质纤纤的姑娘推开。

    可巧云却分外惊讶,从地上爬起来时,还满脸错愕,因为巧云分明看到,柳蔚并没有碰到她,但她就是感受到一股乖力,将她猛地推到。

    这大白天的,难不成见鬼了吗?

    而就在巧云怔忪之时,柳蔚已绕过岔路,走的看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巧云站在原地,一脸狐疑,想在追上去,却心中惧怕再出现什么古怪之事,最后一咬牙,只得乖乖回去。

    柳蔚一会到怀月院,一屋子的丫鬟都看到了她,亦卉和灵儿正在院子中央绣花,看到柳蔚回来,两人急忙起身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您可算回来了,您昨晚一夜未归,奴婢们可担心死了。”灵儿一叠嘴的念叨。

    柳蔚微微含笑,却看向亦卉,视线一转,又看向旁边大树上之上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那两名暗卫还恪尽职守的守在这里,似乎注意到她的视线,树影无风自动,树叶也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昨晚没睡好,今日回到自个儿地盘,柳蔚是真的困了,她吩咐下头的人不要打扰,便回自己屋子,躺倒床上。

    盖上被子,柳蔚紧闭双目,却怎么也没睡着。

    想了想,柳蔚从怀中掏出那块免死金牌,手指摩挲着上面的纹路,嘴唇紧紧抿着。

    昨夜的事,又浮现眼前。

    那个在月下伫立的清冷男子,又跃然于柳蔚的脑海,柳蔚觉得,最近一段日子,她恐怕不能再见容棱了,因为现在,她心思不够冷静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