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03章:容矜東……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03章:容矜東……

    不想再回忆这些糟心事,柳蔚将金牌塞回怀里,身子一翻,抱住软软的被子,将脸埋进被子里头,含糊着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柳蔚睡得香甜时,太子府里,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昨日在诗会中逃跑,一走便没有影子的五王爷容飞,此刻正坐在太子府正殿的大堂中,下人们奉上糕点,他捏着一块碧玉的甜糕,一边咬着,一边漫不经心的欣赏着大堂四面悬挂着的墨香书画。

    这时,下人进来通报:“五王爷,我们爷一大早就进宫了,这要过会儿才回来,您是晚些再来,还是就在这儿等着?”

    “就等着吧。”容飞闲散的道:“本王什么都没有,最有的就是空闲,不在皇兄这儿蹭点糕点,去别的地方,也就是吃吃喝喝,没甚意思。”

    下人心说,这五王爷纨绔,是京都上下谁都知道的,可还没见谁自个儿都说自个儿纨绔的。

    下人老实的退下。

    容飞继续吃他的糕点,等吃完了,画也看的差不多了,他伸了个懒腰,抬脚便慢悠悠的走到大堂外。

    下人以为五王爷有什么吩咐,上前询问,容飞只是摆摆手,就往湖心亭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这太子府,容飞来过很多次,可这虽然是亲兄弟的府邸,但他却不敢乱走,唯一能呆的地方,除了大堂,就是湖心亭,还必须得有成群的下人跟着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人家是太子,府里到处都是秘密,他这个亲弟弟来,也只能当外人警惕着。

    容飞坐到了湖心亭里头,手里捏着几个馒头,掰开了往水里头扔食,引得成群鲤鱼飞旋团聚,看的只乐呵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左边一道争执声,传进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容飞看过去,便看到一个中年妇人,正捏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教训。

    那妇人大概也不知道今日湖边有客人,教训孩子教训得尤其大声,好几次还动手了,戳着小孩的脑袋,吓得小孩鹌鹑似的缩着脖子不敢动。

    容飞见状笑了,丢了一块馒头放进自己嘴里,就歪靠在木柱上,看戏一般的看着妇人骂孩子。

    旁边的下人见到了,其中一人脸色大变,赶紧窜过去,想将那夫人和孩子撵走。

    容飞却抬手制止:“别介,正好戏呢,把他们撵走了,本王不又无聊了?”

    下人满头大汗,战战兢兢的说:“王爷您要是闷了,要不街外的戏班子看一曲,这府里头老妈子教训孩子,有什么好看的,平白脏了您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看什么戏,还要你多嘴?”容飞斜过去一眼,那眼神明明满是笑意,却分明带着一股慑人的凌厉。

    到底是皇家出身的,哪怕是个不中用的纨绔王爷,该有的气魄还是有。

    下人不敢再说,只得闷着头,心里却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容飞见状,也不多说了,继续看自己的戏,可这戏越看,却越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在那中年妇人将孩子推倒时,一打眼的功夫,便看到了孩子的面容。

    瞬间,他猛地站起,再看那围着他一圈圈的下人时,眼中已只剩下凉意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紧张什么?原来因为这个,将那妇人给本王带过来!”

    下人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个都没动。

    容飞皱起眉:“还要本王亲自去请怎么的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下人打头,站出来,小心翼翼的说:“王爷,这都是太子妃的吩咐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荒谬!”容飞一记怒斥,上前二话不说,将那下人一脚踹到地上,再踩上两脚:“你算什么狗东西,还敢假借皇嫂的名义,皇嫂会任由下人欺凌皇嗣?皇嫂会小肚鸡肠,亏待庶子?你再敢污我皇嫂一句不是,看本王不宰了你!”

    那下人吓得肝胆俱裂,赶紧爬起来跪上,连嘴求饶:“王爷饶命,王爷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,把人带过来!”

    那下人无法,只得慌慌张张的爬起来,然后走过去,跟那正骂孩子骂得起劲的中年妇人说了两句,那妇人顿时面无人色,抬头往这边一看,立刻便对上了一张俊美冷酷的面容。

    妇人当下腿肚子都软了,拔脚就想跑,可她知道自己不能跑,跑了下一刻,便说死就死了。

    妇人硬着头皮,将那鹌鹑似的孩子拽在手里,捏着往湖心亭方向走。

    一过去,妇人就扑通一声跪下,嘴里念着:“老奴见过五王爷,五王爷万福金安。”

    容飞嘴角轻勾,笑得恶劣:“本王是万福了,可本王的侄子,却被你蹉跎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急忙否认:“王,王爷明鉴,老奴,老奴不敢,老奴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?”容飞冷笑,对着妇人身边的孩子招招手。

    那小孩吓了一跳,脖子一缩,不进反退。

    容飞见状皱皱眉,放轻了声音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孩却更怕了,想了想,无师自通的也跟着扑通跪下,嘴里学着那老奴念叨:“王爷饶命,王爷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童稚的嗓音,瑟瑟发抖,听的人心都跟着抖了。

    容飞气的肝火大冒,他上前抓起那孩子,蹲下身,面对着他,手摸着他的脏兮兮的头发:“矜儿,还记不记得五皇叔?”

    容矜東耸着背,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,他不敢抬头,甚至不敢看容飞,只使劲的想往后面缩,可肩膀被这个高大的男人抓住,逃脱不了。

    容飞看孩子这般摸样,眼中戾气更甚。

    他起身,一脚将那老妇踹倒,再狠狠踩在老妇头上,那暴戾凶残的动作,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。

    一众下人都傻了,老妇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脑袋磕在地上,顿时露出大片的血迹。

    旁边这才有人扑上来,抱住容飞的脚求饶:“王爷开恩啊,李嬷嬷是太子妃的乳娘,您……您脚下留情啊。”

    容飞却不停,反而更加用力:“皇嫂身边有这等忤逆犯上的刁奴,本王今日就是杀了,也不过是为皇嫂除害!”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下人们满脸绝望,一想到李嬷嬷要是出事了,太子妃会如何暴怒,他们便面无人色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