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06章:全为柳蔚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06章:全为柳蔚

    哪怕容飞真的是拿容矜東那孩子束手无策,可是,朝中这么多王爷都生了孩子,怎的就偏偏找上他这个平日没有私交的三皇兄?

    于情与理都说不通。

    所以容棱知道,哄孩子为次事,还有一事,才是主事。

    而现在,容飞提出了这个主事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可知,昨日于文府内,弟弟也在场?”容飞突然说道,眼中的笑意,也越发深了。

    容棱抬了抬眼皮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容飞点头:“我知道瞒不过三皇兄,昨日弟弟正要出宫,恰好遇见宫人来通知于文府之事,弟弟想着反正无事,便去凑个热闹,不曾料想,倒是看到有趣的一幕。”

    “是哪一幕?”容棱挑眉。

    容飞反笑:“皇兄无需紧张。皇兄镇格门內的人个个身手不凡,弟弟哪怕会些三脚猫的功夫,也靠不了太近,弟弟发誓,不该听到的,弟弟一句也没听到,只是越如此,弟弟越是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好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奇那柳先生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容棱低下眉宇,淡淡问道:“你怀疑什么,直说。”

    容飞认真看了皇兄一会儿,确定皇兄面色自然,态度如一,一时有些捏不住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容飞昨日在于文府内的树丛中,偷窥到不远处的情景,那是一个宽阔的大院,里头原本站了许多人,可后来,被一番清场,只剩下几人。

    而那几人中,最为显然的,却是一位带着面纱的白衣女子。

    那女子,与容棱还有容棱的儿子,相处亲昵,态度自然。

    容飞当时还当那是容棱的姘头,却不曾想,接着那面纱女子,却对跪在地上的一个于文府下人动手,那下人动作很快的躲避,两人便开始交谈,气氛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容飞当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,等到那下人吐出一口血,再架起轻功飞走后,他才算估摸到了。

    莫非那人就是三年来,搅得京都鸡犬不宁的幼儿案凶手?那么,那个面纱女子又是谁?在容棱,宇文泰都在场的情况下,一介女子,却站在两位当朝大员之前,还亲手捉拿凶手?

    容飞当时便好奇了。

    心中猜测,莫非镇格门收了女侍卫?可后来一打听,却知那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京中女眷们最近传得最多的那位柳家大小姐,好像叫柳蔚。

    一个失踪五年,又出现的柳家大小姐,一个离京半年,带着个母不详的儿子回京的镇格门都尉。

    这两人,还偏偏关系亲近,一看就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容飞当时就觉得有趣了,心说自己搞不好还能捡到一桩震惊京都的绮丽绯闻。

    可随着他越多的打听,却发现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容飞突然查到,那个曾经跟着容棱一起回京,在京都上下不知多少官员家开棺验尸的柳先生,失踪了,而不过三日,柳府大小姐,回家了。

    这是巧合吗?

    不,世上没这么多巧合。

    所以,那算什么?

    柳府大小姐,就是那位柳先生?

    可分明是一男一女,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那是女扮男装,还是男扮女装?

    容飞觉得都有可能,但容飞现在没查通透,他今日去太子府,便是想与太子说道这件事,顺道让太子查查看。

    他有预感,这里头藏了一个天大的八卦,若是揭露出来,不知道会让京都热闹多少年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到太子,他便遇到那个多年不见的小侄子被欺辱,一气之下,他改变主意,直接找来了三王府。

    看着容棱淡定漠然的表情,容飞斟酌一下,道:“若柳府知道他们归家的大小姐,实则是个男子,不知会是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容飞说完,就紧盯着容棱,誓不错过容棱脸上任何一寸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容棱却只是漫不经心的抬眸,问道:“所以?”

    容飞皱眉:“三皇兄不觉得,此刻该用点什么,来堵住我的嘴吗?”

    容棱端起手边的茶杯,喝了一口,慢悠悠的问道:“我杀了你,堵嘴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容飞摊开手:“若三皇兄不怕担事儿的话,我人就在这里,你要杀人灭口,我连反抗也不会反抗,但凭皇兄做主便是。”

    容棱喝了口茶,捏着茶盖玩了一会儿,突然抬眼,瞧向院子里正玩得起劲的容矜東:“你对这孩子很在意?”

    容飞眸子紧了一下,笑起来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是纪雪枝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容飞面色一变,眸中沁出凉意。

    容棱将茶杯放下,这才说道;“现在,谁想灭谁的口?”

    容飞藏在袖中的铁拳,紧紧捏着,过了好一会儿,他呼一口气,冷笑:“皇兄不要乱说话,纪这个姓氏,现如今可不能乱提,前朝余孽,叛党之家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还是爱上了纪家余孽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,慎言!”容飞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容棱看他面皮已经有些绷不住了,不觉好笑:“既然这么喜欢她,当初又为何将她送给容霆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。”容飞疾言厉色:“我救不了她,在我身边,她只会暴露,一旦她身份被破,等待她的就是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,跟着容霆,她不会死?”容棱反问道。

    容飞冷面沉默。

    实际上,纪雪枝还是死了,在生下容矜東的第二年,疾病离世。

    纪雪枝当初到底是怎么死的,这世上除了容霆,估计没人知道,但容棱却知道。

    对于纪家这桩旧案,容棱从未想过去触碰,但时至今日,他必须去查,却全为柳蔚。

    而在答应柳蔚之后的第七天,他其实已将纪家的事,查明清楚,包括柳蔚的身份,更包括柳蔚的母亲纪夏秋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他不能说,此事牵连甚大,至少现在,不是能揭露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过此事中,他倒是查出了些其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,柳蔚的表姐,纪雪枝的真正死因。

    比如,在纪雪枝死后的第三天,整个岭州发生哗变,藏匿在岭州境内,等待出境的三百名纪家旧部,一夜之间,全数死亡。

    比如,半个月后,容霆因立下一具绝密功勋,被圣上赠予兵部执行司之位,统领兵部半数兵马至今。

    再比如,容飞曾与纪雪枝有过一段情,并以容飞认为对的方式,将纪雪枝送入太子府,顺道害死纪家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最后兵马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