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10章:王爷当真好眼光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10章:王爷当真好眼光

    柳蔚淡笑:“既然要托容都尉庇佑你和你的中间人,那容都尉自然会知道你们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尽管柳蔚这么说,金南芸却还是不太放心,只是钱在你眼前,商人本贪,金南芸哪怕知道其中风险不小,却也愿意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毕竟,人为财死。

    将中间人的信息留下,金南芸这才带着浮生离去。

    此时,外面天已渐沉,黑夜吞噬光明,柳蔚看着外面朦胧的天色,眼神,越发的清明。

    一更天,街上的敲更人敲响铜锣,沿途叫喊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色下,一道黑色的身影,从丞相府后墙凌空翻阅,落到后门的巷子内。

    乘着夜幕,黑影走出巷子,待到了宽阔的地方,再架起轻功,宛若一道极光,转瞬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三王府,西陇苑内。

    明香惜香敢伺候两位公子睡下,一出门,便瞧见一道黑色身影,落在院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惜香凝起眉眼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却见那院中之人,解下面纱,露出一张清淡恬静的脸庞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明香惜香见到来人,立刻迎上去:“公子,您回来了?”

    柳蔚没心情寒暄,直接问道:“你们王爷呢?”

    明香与惜香对视一眼,明香正想说,惜香却先一步道:“爷在书房,公子是特地回来找爷的吗?奴婢带您去!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拉柳蔚往院子外走。

    柳蔚却不动,只盯着前方正对着的厢房,那是她的房间,不过上次回来,知道已被容棱霸占了,而现在,这间房里还亮着光,显然,里头是有人的。

    瞧见柳蔚的视线,惜香忙又说:“今日五王爷带着了太子府的大公子过来,说是给咱们小公子当玩伴的,两位小公子玩了一天,入了夜,还在公子您以前的屋里玩了很久,这不,刚刚才哄了睡觉,奴婢们还没来得及收拾……”惜香说着,还用手肘碰碰明香。

    明香这也反应过来,跟着附和:“对,对,就是这样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丫头显然不会说谎,柳蔚挑挑眉,斜睨着两人,也不出声,只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明香惜香脸上的表情眼看就要维持不住了,这时,却听到房间内,传出女子的娇笑声:“王爷,您别乱动,您看,您把奴家的衣服都弄湿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头知道大势已去,脸都僵了。

    柳蔚却轻笑一声,拨开两人,朝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惜香忙上前拦住:“公子,这……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好?”柳蔚侧头问道。

    明香憋着声音道:“王爷常年不闻女色,这难得一次有了雅兴,公子,您的事儿若是不急,不若等王爷完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完不了事!”柳蔚含笑着挥开两个丫头,上前,将门推开。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房门打开!

    房间里头,朦胧的水雾在空中盘旋,玉质的屏风后,隐约可见两道身影,一男一女,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“公子公子……”明香惜香上前想将柳蔚拉走。

    柳蔚却道:“天香楼的玉染姑娘,娇声如啼,天姿国色,王爷当真好眼光,挑人真是一挑一个准!”

    听了柳蔚的声音,屏风后面安静片刻,半晌,一道娇软身影娉婷而出,出来的女子身着一件薄纱外衣,衣上沾了不少水渍,头发也被打湿了。

    女子走出来时,眼中还有几缕不甘,正嘟着嘴,一双剪水秋瞳,尽是欲语还休的缠绵风情。

    那玉染姑娘出来后并不打算出门,反而走向软榻,斜倚在那儿,一双清亮凤眸,微微眯着,牵勾的瞧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此时一身男装,玉树临风,加上面上三分浅笑,看着便是个翩翩佳公子,寻常女子见了,只怕怎的也要红一红脸。

    玉染姑娘也红脸了,只是她行走欢场,脸怎么红,红几分,红多久,都是早就练出了门道。

    此刻玉染就脸红得恰到好处,令柳蔚一介女子见了,都忍不住注目片刻。

    玉染出来又过了一会儿,屏风后面传来一阵悉索,接着,身披外袍,一身水气的容棱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容棱身上只擦了半干,墨发长披,满头湿润。

    他一双黑眸看向门口的三人,明香惜香,立刻屈身请罪!

    容棱摆摆手,示意她们都退下。

    两个丫头退下后,柳蔚大而化之的走进来,坐到一边的圈椅上,脸上尽是别有意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空气中,水的味道四顾弥漫,柳蔚,容棱,玉染,两个女人,一个男人……或者两个男人,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男是女,这样的三个人,都该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可房间里却出奇的安静,柳蔚没说话,容棱没说话,便是那玉染姑娘,也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容棱一脸清冷的走向床榻,坐在玉染身边,然后直视柳蔚,问道:“你要参观?”

    “你要做?”柳蔚挑眉。

    容棱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那玉染姑娘闻言,却扑哧一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柳蔚便看过去,玉染也迎视柳蔚,轻笑得道: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做肯定要做,就看几个人做,这位公子,也想加入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柳蔚当真起身,朝着床榻走去。

    容棱的眉头,越蹙越紧!

    那玉染却亮了亮眼,主动让开一块地方,等待柳蔚过来。

    等坐到了塌边,柳蔚抬手便捏住玉染的下颚,左右看看,又瞥着容棱,道:“好姿色,王爷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容棱二话不说,夺过柳蔚的手,捏住她的手腕: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“谁闹了?”柳蔚挥开容棱的手,笑得特别甜:“人家玉染姑娘主动相邀,在下兴致正浓!怎会胡闹?要闹,也得换一个闹法,到床上去闹,不是尽兴!”柳蔚说着,竟当真伸手去袭向玉染的前胸。

    大概柳蔚的动作太直白了,玉染也吓了一跳,忙退开一些。

    柳蔚抓了个空,顿时笑的有些揶揄:“欢场之人,还怕摸摸?”

    玉染看了容棱一眼,才软着声音娇嗔:“公子吓着奴家了,公子想摸,奴家还会跑了不成?可您怎的这般粗鲁,奴家……可只喜欢温柔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玉染说完,柳蔚一把捏住她的脖子,将她拖到前面,在玉染惊恐无措的目光下,柳蔚逼近她的眼睛,眯着眼问:“好玩吗?”话落,柳蔚收紧了手指,五指紧合,掐得玉染呼吸困难,顿时闷哼起来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