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11章:霸王硬上弓不成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11章:霸王硬上弓不成?

    “放……放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没有放手,却挑起一边粉唇,厉眸看向身旁面无表情的容棱:“天香楼花魁,玉染姑娘,芳鹊姑娘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貌美倾城,风华佳人。可是少有人知,这两位绝色女子,自小受皇家所训,实乃镇格门第一批投放民间的暗卫,不止她们,整个天香楼半数人员,都隶属镇格门,其中包括龟公六人,洒扫三人,婢女十七人,姑娘二十六人,容都尉,你军机大营的书房,我可是去过,你都忘了?”

    柳蔚话落之时,已经松开玉染。

    玉染急忙的退开,捂着脖子,咳嗽不止。

    柳蔚擦了擦自己的手,慢条斯理的站起来:“容都尉想跟下属乱搞,在下管不了,可劳烦尊驾换个地方,在我的床上,跟女人颠鸾倒凤,此起彼伏,容都尉想过我的感受没有?”

    容棱面色始终沉着,到此刻也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那玉染姑娘却不干了,跳下床榻,一边揉着脖子,一边抓起自己的衣服,开始抱怨:“我就说这法子糟糕透顶,师兄你喜欢男人也好,女人也罢,你别祸害我,我明日还有两场歌宴,嗓子要是坏了,还怎么接客?还怎么唱曲?你要害得我晚节不保,我这十来年的钻营还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下头有多少人在抢我的花魁之名?你知道做青楼女子的,竞争压力有多大!下次再有这种鬼事情,你找芳鹊,别再来找我了!”玉染嘟嘟哝哝一大通,然后抱着衣服,气呼呼的夺门而去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了,又关上,柳蔚冷笑着瞥向容棱,以手支着脑袋,淡声道:“今日下午凶手被捕的消息传出,你猜到我听到消息,晚上必会来找你,所以你就准备好了,给我看这出好戏。都尉大人有否觉得,你很无聊?”

    面子里子全被扫了,容棱霍然起身,走到柳蔚身边,抬手便捉住她的手,将她拉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却反手挣脱容棱的钳制,身子一转,闪身到容棱宽实的背后,袭向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不想容棱反应也快!立刻转身,握住柳蔚的手,用力,把她拉进自己怀中。

    柳蔚一时不查,额头撞到他坚硬的前胸,沾上他胸口的水汽,她一咬牙,手肘一弯,以肘压他小腹,再灵敏后退,逃脱控制。

    两人一来一往,不一会儿,便在房间里打了起来,且打的难分难解,乒乒乓乓。

    直到容棱一个发力,终于将柳蔚压到床上,再用单脚困住她双膝,令她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容棱,你是不是有病!”柳蔚恼羞成怒,发火了。

    容棱却紧盯柳蔚的眼睛,经过一通打斗,他却连气也没怎么喘,只冷静的道:“你先搅的我好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:“你真想与她做?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事。”男人反唇。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好,那你放开我,我帮你把人找回来,一个不够,两个,两个不够三个,我就看你容都尉有没有这么好的精力?”

    容棱危险的眼眸眯起,突然卡住柳蔚的脖子,声音发冷:“柳蔚,你到底仗着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忍着憋气,哪怕脖子疼的快窒息,死不求饶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仗着我纵你,容你,所以你就肆无忌惮?一再挑衅?你知道你今日破坏了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眯着眼,瞪着容棱。

    “你破坏了我最后一次,想找你以外其他女人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他突然倾身,冰凉的薄唇压在柳蔚唇上,同时,他松开卡住她脖子的手,再将她双手轻易捏住,按在头顶。

    柳蔚震惊的瞪大眼睛,感觉到男人温软的唇舌侵入她的唇腔,夺走她的呼吸,她想挣扎,可她的武功,本就不如容棱,再加上手脚被他所桎梏,她根本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柳蔚很气恼,她觉得这人简直有毛病!

    什么叫破坏了他最后一次想找其他女人的想法?他若是有这个想法,又怎会明知她要来,偏偏在现在跟女人乱搞?

    而且那玉染都明说了,亲口承认,是容棱找她演戏,这男人却厚着脸皮,把一切过错推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无耻!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大混蛋!

    柳蔚气的气喘吁吁,而唇上男人的呼吸也越来越重了,她甚至感觉容棱捏着她的腰。

    宽厚的大掌,探进她的外衣里。

    手上透着粗砺的温度,几乎灼伤她的皮肤。

    这男人……还打算霸王硬上弓不成?

    柳蔚握紧拳头,手脚使不上力,她便用牙齿。

    她找到容棱的唇瓣,眼神一凌,牙齿一合,狠狠咬住他。

    身上的男子果然停住了,他看着她,她也看着他,两人四目相对,眼中皆是凉意,可偏偏,他们的唇舌相触,却分都分不开。

    不,不是分不开,是柳蔚不松口!

    这样的僵持,维持了两个呼吸,然后,容棱闭上眼睛,嘴唇一张,重新含住柳蔚的唇瓣,舌尖探到她咬住自己的牙齿缝隙处,轻轻舔舐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都这样了还不松开,竟然还不要脸的舔了!

    这个變态!

    柳蔚气的不行,血腥味弥漫在两人唇齿之间,直到容棱的手,终于附上柳蔚的前匈。

    柳蔚倒吸一口凉气,容棱也终于放开她,他唇角已经破了,却不满意的抱怨:“你戴了束匈?”

    柳蔚狠狠的瞪视他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以后别戴,手感不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滚!”

    容棱看柳蔚眼中火气高升,唯恐真将她惹毛,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开手。

    一获得自由,柳蔚立刻以袖擦唇,二话不说跳下床榻,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,一边说:“你好,你好得很,很好!”

    柳蔚也不知自己胡乱的在说什么,只觉得气的神智都烟灭了,她将衣服理好,拉开门就走出去,出去后,直奔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容棱却追出来,拉住她,把她拽回来,按在怀里!

    “放开!”

    “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带我儿子走!”

    容棱眯起眼:“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柳蔚将容棱推开,看到他唇上的伤口,眼睛都红了:“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到底为什么!”

    容棱沉下眼眸,却没做声。

    柳蔚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容棱只好再拉住她,闷声道:“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聋,什么来不及了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