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13章:什么杀头,什么大爷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13章:什么杀头,什么大爷

    柳蔚想不通,也不急着想通,她就等着,看容棱还能做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分完了赃,柳蔚很大方的赏了浮生一百两,浮生笑呵呵的接下,金南芸忙也说:“你也赏我点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想了想,抽了一百两扔给金南芸。

    金南芸将银票丢回去给柳蔚:“一百两,你打发叫花子呢?”

    “不要算了。”柳蔚见状,毫无心理负担的将银票拿回来。

    途中却被金南芸又抢走:“谁说我不要,不要白不要!”

    柳蔚嗤笑一声,将剩下的银票放进钱袋里,再仔细塞进怀里。

    金南芸撇撇嘴,对浮生使了个眼色,浮生机灵的出去,反手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等房间安静下来,金南芸才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你之前,是不是做过了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挑挑眉:“具体指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我的事。”金南芸靠近柳蔚一些:“你是不是做过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单手支着脑袋,瞧着金南芸笑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,就是你。”金南芸板起脸来:“昨个儿大伯来了别院,在书房跟柳逸呆了两个多时辰,昨晚,柳逸就在我那儿用晚膳了,晚上还歇在我房里,不过我推说小日子来了,没让他碰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柳蔚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为什么?”金南芸皱起眉:“我烦柳逸,你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,她自然是看得出,但她跟金南芸的婚姻观不同,她以为,金南芸也是想柳逸浪子回头的,所以她回府时才在柳域面前说了那些话,但看来,她好像猜错了。

    金南芸,也没有她想的那么没原则。

    “总之……”金南芸说的很直接:“别再说这种事了,我和柳逸的事,别人帮不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慢条斯理的点头:“权当我妄作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金南芸怕柳蔚误会,软下了声音:“我知道你为我好,但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拍拍金南芸的手,打断金南芸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看柳蔚的确没生气,才松了口气,但又好奇:“你到底说了什么?最近两三个月,那男人可从没想过进我的房,平日不是那姓游的,就是别的女子,便是出门在外,也要留恋烟花之地,倒是你本事,三言两语,竟将他哄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无趣的道:“你既不在乎,他回不回,为何回,又计较这么多做什么?”

    金南芸又深深看了柳蔚一会儿,从善如流的点头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没在柳蔚这儿留多久,只呆了半个时辰便走了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半个月,可以说是柳蔚来京以后最清闲的半个月。

    容棱从那夜之后,便没来找过她,柳蔚也乐得悠哉,每日吃了睡,睡了吃,再看看医书,顺便在府里偷偷打探。

    令柳蔚意外的是,整个柳府,好像都不知她母亲的事。

    唯一知道的,还只是含糊不清不全知晓。

    一日,晌午,刚用过午膳,阅儿从外头急急的进来,因为动作太慌,还撞到了正从屋出去的亦卉。

    亦卉被撞得险些摔倒,站稳后,才抱怨一句:“小姐在午歇呢,你做什么?动静小点。”

    阅儿看了眼屋内,瞧见软榻上眉目紧闭的女子,这才压低了声音:“我有要事禀明小姐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阅儿早出晚归,亦卉也不知道阅儿具体去哪儿了,只知道阅儿的伤好了,小姐就指派阅儿出去办事,一办就是不见人影,有时候出府,有时候在府里其他院子,总之阅儿没停过。

    这会儿看阅儿这般着急,亦卉也不敢耽搁,赶紧让开路,却不忘叮咛:“昨夜大雨,小姐许是被搅着没睡安静,你快些说,让小姐好好补补眠。”

    “我省的。”阅儿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亦卉出去后,阅儿又左右看看,确定没人偷听,才走进去。

    阅儿刚要开口,却见软榻上假寐的女子霍然睁眼。

    阅儿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却已经翻了个身,看着阅儿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阅儿急忙回神,也来不及思考小姐是何时醒的,怎么知道自己有急事要说,只老实的道:“奴婢打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坐起来些:“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阅儿这便细细的道:“此事说来,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,纪姨娘……”阅儿说到这三个字时,又下意识的看了看左右,才紧张的道:“纪姨娘当初,听说是犯了罪,才被赐给老爷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起了眉,眼中凝起深意。

    阅儿继续道:“奴婢问的,是曾经在大厨房照料的一个姓于的嬷嬷,那老嬷嬷五年前便瘫了,家人这才接了出去,就住在京郊外的省村里,那嬷嬷据说当年也是照料过纪姨娘膳食的,算是府里难得的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下去。”柳蔚也坐得端正些。

    阅儿再道:“奴婢见着于嬷嬷的时候,嬷嬷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明了,奴婢问嬷嬷家人,嬷嬷儿子媳妇说,于嬷嬷这些年已经记不得人了,只是半夜偶尔还会念叨着,什么杀头,什么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想与于嬷嬷单独说说话,可是嬷嬷儿子媳妇怎么都不许,奴婢还是递了十两银子,他们才允了,不过那于嬷嬷说话颠三倒四,奴婢问的,嬷嬷有些能答出来,有些却说不清明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嬷嬷说,当初纪姨娘是被大爷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?”这个称呼,柳蔚没听过。

    “是咱们丞相爷的大哥。”阅儿说道:“奴婢是家生子,爹娘都是府里的人,只素来是在外面庄子打理,对府里亲近些的事,便晓得不多。但奴婢这次回去,特地朝爹娘打听过大爷,我爹说,当年,咱们柳家老太爷在朝中也是位高权重,一呼百应的,先帝信任老太爷,还特封太子老师,由老太爷亲自教养太子十年。柳府自那时开始,便是京都上下皆知的太子党,只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只可惜后来先帝病入膏肓,太子在外办事,回来途中,遭遇“山匪”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阅儿显然也听过一些传闻,知道眼下这位圣上,并非正统,而有逼宫之嫌,因此即便眼下无人,阅儿也不敢说的太明白,只含糊过去,又说:“太子一党废黜前,咱们家大爷,与太子,已是生死之交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