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16章:被处死的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16章:被处死的

    杨嬷嬷原本都不想将此事告诉老夫人,但寻摸着怕闹大,也怕真的戳破当年的旧事,这才冒着冷汗,将事说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不满的瞪了杨嬷嬷一会儿,才思忖着道:“秦嬷嬷现下在哪儿?”

    杨嬷嬷一愣,赶紧回说:“瘫了之后,就给送走了,跟她儿子媳妇,住在西街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去把秦嬷嬷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是觉得,大小姐去找秦嬷嬷了?”

    老夫人抿唇:“甭管是不是,先把人带到我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想着,当年那件事,知道得最清楚的,除了几位主子,也就是自己和秦嬷嬷,若是大小姐真要查真相,自己是肯定不会说的,但秦嬷嬷那儿,却不一定能守住嘴。

    杨嬷嬷领了命,这就去。

    可此时,西街某栋小民院中,柳蔚已经见到了秦嬷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一瞧见门口那戴着面纱的纤细女子,秦嬷嬷支起半边身子,一双眼睛已经煞红了,一想到自己下半辈子都要在床上度过,就恨得咬牙切齿!

    阅儿看秦嬷嬷这个摸样,拉了拉身边的小姐,小心的道:“小姐,咱们还是回去吧,秦嬷嬷见着您就恼,若是一会儿伤着您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,冷嗤一声:“一个瘫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语气太冷,阅儿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柳蔚却已经走进屋内,慢慢朝着床榻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,秦嬷嬷的媳妇在隔壁听到响动,出了屋子过来看,一看就看到两个陌生人不知何时进了他们院子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秦嬷嬷大喊:“娟子,拿扫把给我!我要打死这两个贱人!”

    被唤作娟子的妇人闻言,急忙去拿扫把。

    阅儿怕事情闹大,忙出去拖住了娟子。

    可那娟子是个烈的,当即就抡起拳头,往阅儿身上砸,嘴里还大喊大叫,像是要把整条街的人都招来。

    阅儿无法,只好摸出十两银子,塞给她。

    一看到钱,娟子顿时止住,又狐疑的上下瞧着阅儿。

    阅儿气喘吁吁的说:“我们是相府的,我家小姐找秦嬷嬷有事,拿着银子,好好回屋呆着,若再敢纠缠,别怪相爷怪罪。”

    娟子自然知道自家这婆婆给相府当差了半辈子,前段日子是得罪了府里哪位主子,才给丢了出来。

    眼下,莫非是相府再想找婆婆回去?

    若是这样,那可就发财了,虽说自个儿这个婆婆做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,但娟子本就是她婆婆的娘家侄女,婆婆亏待谁也没亏待过她,她也就素来只管跟着相公一样,找婆婆要钱,别的一律不管。

    最近婆婆被丢出来,一家人被迫搬到这个屁大的小院子里,可是委屈坏了,再说婆婆还瘫了,她这个做媳妇的还得给婆婆端屎端尿,要说多累就有多累。

    一看眼下就要有好日子了,娟子双眼发亮,忙说了阅儿许多好话,又是求阅儿美言几句,又说自己方才是鬼迷了心窍,没了脑子,才跟贵人动手,求阅儿原谅。

    阅儿看不上这人,随意敷衍两句,便急忙进屋,想看自家小姐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可一进去,阅儿却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见小姐站在床边,单手捏住秦嬷嬷的喉咙,将那几十斤重的老沉肉,生生提起来。

    秦嬷嬷喉咙被锁住,不得出气,顿时满脸涨红,两只手挥舞着,来打小姐的手背,将小姐手背都打红了。

    阅儿一时僵住,不知该让小姐住手,还是让秦嬷嬷住手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情况却让阅儿很茫然,小姐竟然力气这样大,能将一个人活生生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一次,你说是不说!”柳蔚清冷的声音,在不大的屋子里,显得格外森冷。

    那秦嬷嬷眼看着已经憋得快翻白眼了,终于紧闭眼睛,捏着最后一口气狂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眯着眼,将秦嬷嬷丢开。

    秦嬷嬷倒在床上,一团软肉似的直不起身,一边咳嗽,一边吐口唾沫,再抬头时,已经狼狈的不似人样。

    秦嬷嬷惶恐的看着柳蔚,挪动着手脚,躲到床角边,吓得瑟瑟发抖:“你……你不是柳蔚,你是谁?你是妖怪……你是妖怪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又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秦嬷嬷立刻抱住头:“别过来,别过来,我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在鬼门关里绕了一圈,秦嬷嬷吓得肝胆俱裂,阅儿也被唬了一跳,再回过神时,却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尿骚味。

    阅儿定睛一看,才看到秦嬷嬷竟然吓得尿裤子了。

    柳蔚对那臭味置若罔闻,只一双冷眸紧盯秦嬷嬷,最后一次道:“我的耐心有限,说,还是死,你选!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,我这就说。”秦嬷嬷慌忙的道:“我什么都说,你问什么?大爷?纪姨娘?对,对,大爷回来过,正月初五,是,那天是正月初五,府里年气儿还没过去,大爷跟着凯旋士兵一道回来,府里都很高兴,老夫人差人备了一大桌子菜,纪姨娘,纪姨娘也在……纪姨娘那时候已经是二爷的妾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?还有?”秦嬷嬷恍恍惚惚的,一双眼珠子看似仓惶的乱转,柳蔚却注意,秦嬷嬷频频转向左眼上,和右眼下。

    柳蔚眼眸一紧,侵袭而至!

    捏住秦嬷嬷的衣领,将秦嬷嬷拉出来,拖到地上,狠狠踩住秦嬷嬷的胸口。

    秦嬷嬷痛的大呼饶命。

    阅儿吓坏了,迟疑的上前,想叫她家小姐,却看小姐浑身冷意,逼得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柳蔚蹲下身,卡住秦嬷嬷的脖子,让秦嬷嬷看着自己,一字一顿的道:“别跟我耍心眼,你说的是真话是假话,我一眼能辨!”

    秦嬷嬷连忙点头,满脸惊恐。

    柳蔚沉下声音:“现在我问一句,你答一句。”

    秦嬷嬷再次疯狂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这才丢开秦嬷嬷,站起身来,眸子微俯:“柳垣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秦嬷嬷捂着脖子,迟疑一下,不敢不答;“在……在镇格门监牢……被,被处死的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