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17章:浑身冒着戾气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17章:浑身冒着戾气!

    柳蔚眼眸收紧,狠狠呼出一口气,才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秦嬷嬷却摇头:“大小姐,老奴真的不知道,大爷回京后,老夫人便进宫请命,求圣上开恩,留大爷在京,哪怕当个平民也好,别让再大爷去边关了。圣上念在老太爷的面子,允了求告,可不到半年,就有镇格门侍卫来府里带走大爷,说什么谋反叛乱,窝藏余孽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余孽?”

    秦嬷嬷一劲儿摇头:“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之后老夫人和相爷上下打点,也救不了大爷,最后,最后……过了一个月,就有人,将大爷的尸体送出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握住拳头,抿紧了唇瓣:“那我娘呢?”

    “纪姨娘当时怀了大小姐您,她……她一直住在院子里,没出来过。”

    柳蔚捏住秦嬷嬷的头发,将秦嬷嬷拖起来,紧盯秦嬷嬷的眼睛:“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嬷嬷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的生父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秦嬷嬷瞬间瞪大眼睛,眼中满是恐慌:“你……你你……你知道了?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!”柳蔚揪住秦嬷嬷一把头发,秦嬷嬷痛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二爷,是二爷,您是二爷的长女,是二爷与纪姨娘生的,是二爷!”

    “实话!”

    “是实话,大小姐,大小姐您放过老奴,老奴真的知道得不多,求求您了,您看在老奴一条贱命的份上,饶了老奴,放过老奴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沉默的看了秦嬷嬷良久,那眼神凉得宛若夹着冰渣。

    秦嬷嬷哭的眼泪鼻涕横流,嘴里一劲儿求饶,眼中满是惧怕,却仍旧咬死了牙,认定柳蔚就是柳城所生。

    阅儿看在眼里,想跟自家小姐说点什么,却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正好看到大门打开,一连十来人走进来,走在最前头的,竟然是杨嬷嬷。

    阅儿唬了一跳,急忙迎出去,拦住杨嬷嬷:“嬷嬷您怎的来了,今日什么日子,劳烦您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杨嬷嬷将阅儿推开,对后面的人伸出手。

    一帮人冲进去,可推开门,在看到里面的情景时,却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里头,戴着面纱的白衣女子,正抓紧秦嬷嬷的头发,将秦嬷嬷摔在地上起不来。

    而那曾经不可一世,耀武扬威,相府里夫人身边最得力的秦嬷嬷,此刻却像条死狗一般倒在地上,狼狈的一手摸着自己的头,想将头发从女子手中解救出来,一手撑着地,因为下肢不良,秦嬷嬷若不这样撑着,现在已经直不起来。

    哪怕对秦嬷嬷恨之入骨之人,在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也忍不住对其同情起来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这么大年纪的一位老人,怎的就能如此糟践?

    杨嬷嬷最后进来。

    秦嬷嬷看到救星,急忙哭喊着求饶:“杨嬷嬷,杨嬷嬷您救救我,您救救我,大小姐疯了,她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杨嬷嬷站在原地没动,只看着那浑身冒着戾气的女子,心中一阵的天旋和地转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是大小姐?

    真的是大小姐?

    不,不是大小姐,这是大爷,是那个在边疆浴血奋战,再回来时,全身上下暴戾得一丝活人气息都没有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个自己看着长大,最后看着死亡的孩子。

    周围安静异常,没有杨嬷嬷下令,其他人也不敢动手,而秦嬷嬷在看到杨嬷嬷的呆愣后,也不禁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秦嬷嬷方才一直不敢看柳蔚,这个女人简直是个魔鬼!

    可此时一看,秦嬷嬷也吓住了。

    这凌厉的气势,这逼人的气魄,竟然……竟然与过去那一人,如此相似。

    秦嬷嬷突然有点拿不准,大小姐真的是二爷所生吗?

    最生气,也只是拍断一截椅子扶手的二爷,真的能生出这样一个冷厉疯狂,身手还如此诡谲的女儿?

    短短的沉默,不过瞬息之间,柳蔚扔开秦嬷嬷,死寂的目光,转而慑向杨嬷嬷。

    杨嬷嬷被柳蔚视线一刮,忍不住倒退一步,哑着声音,强迫自己镇定着道:“大小姐,不要铸成大错!”

    柳蔚眯了眯狠戾的美眸,慢慢走向杨嬷嬷:“嬷嬷口中的大错,是指什么?”

    杨嬷嬷咽了口唾沫:“秦嬷嬷已不是相府下人,大小姐杀秦嬷嬷,便要偿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柳蔚勾起唇角,面纱遮挡了柳蔚那微妙的森冷笑意,在场的人,却知道,柳蔚就是笑了,笃定地道:“我杀的人,无人会知我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心口一寒,觉得身形到底有些稳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小姐太过可怕,可究竟是什么,让大小姐变得这样可怕。

    当年的事?大小姐知道当年的事了吗?

    秦嬷嬷已经说了?

    这么想着,杨嬷嬷狠狠瞪向秦嬷嬷,却见秦嬷嬷已经瘫软的倒在地上,喘着微弱的气,像是随时都要厥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杨嬷嬷立即吩咐:“去请大夫,死了也要把人给我救活!”

    后头立刻有个人跑了出去,杨嬷嬷看着柳蔚,鼓着勇气上前两步,低声道:“大小姐可知,今日之事,老夫人已知晓,您不管不顾的冲来,好端端折辱秦嬷嬷一通,老夫人若知道,只怕现在就在准备家法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瞥杨嬷嬷一眼,以同样的声调回答:“杨嬷嬷若真心为了我好,便告诉我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真相。”杨嬷嬷捏住柳蔚的手:“大小姐只要记住,您是相府长女,是老夫人的孙女,是相府的主子,便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杨嬷嬷笃定的道,在柳蔚手上,狠狠的捏了两下:“必须够了!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自己的手,又看回杨嬷嬷,眼中的冷意消减,声音也软下来:“杨嬷嬷,你告诉我,我爹是谁,我娘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是谁。”杨嬷嬷又走近一些,贴着柳蔚的耳朵:“大小姐,你只有是相府长女,只有是二爷的女儿,您才能一辈子安康无忧的活着。过去的事,已经过去了,死去的人,也死去了,什么,都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重要!为什么不重要?

    过去的,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柳蔚垂下眼眸,此时已经确定了,自己不是柳城的女儿,一定不是。

    所以,柳垣才是自己的爹;

    所以,现代和古代都一样,自己的生父生母都没有变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