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18章:人少你想干什么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18章:人少你想干什么?

    柳蔚又看了眼秦嬷嬷,柳蔚知道,秦嬷嬷一定还晓得什么,但秦嬷嬷宁死也不说,是什么样的秘密,能让一个怕死之人,此刻连死也不惧,坚持闭嘴?

    到底,以前发生过什么?

    杨嬷嬷看柳蔚已经稍稍软化,估摸也冷静了下来,便握着柳蔚的手,轻声道:“先回去,一切,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反抗,任由杨嬷嬷将自己拉着。

    而她们刚走出屋子,小院的大门口,又涌进来一群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群侍卫,穿着镇格门的服侍,一进来,便将小院团团围住,那秦嬷嬷的媳妇躲在水井边,被这阵仗吓得连腿肚子都发软了。

    杨嬷嬷牵着柳蔚,下意识的挡在柳蔚面前,看着这些莫名其妙跑来的侍卫,眉头紧皱:“你们是什么人?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大院门外,这时走进来两人,两人身穿硬式铁甲,肩上挂着肩盔。

    两人走上来,对着柳蔚拱拱手,鞠躬道:“都尉大人请柳家大小姐过府一叙!”

    柳蔚从两人一出现,就认出了他们,方成,秦中。

    在临安府,脑中被植入过变异虫的数人之二,其中秦中更是柳蔚来古代后,第一个活人开脑的术例。

    两人显然也认得出女装的柳蔚,瞧着柳蔚看过去,眼中不乏闪亮,但还是认真说:“柳大小姐,请——”

    杨嬷嬷按住柳蔚,问道:“你们是镇格门的人?”

    秦中这才看向那老嬷嬷,回答:“是。”又看向柳蔚:“柳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正想说什么,柳蔚直接道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秦中一愣,不禁看向方成。

    方成到底比较稳重,犹豫一下,上前一步,放软了姿态:“柳大小姐,都尉下了令,让我等必须将您带回去,还请您……莫要为难咱们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脱口而出:“容都尉想求见我们家大小姐,送上拜帖,登门求见便是,这样不明不白的派人来堵截是个何意?老奴不才,此等男女见面的大事,未请示老夫人与老爷,老奴当真不敢让诸位将我们家大小姐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嬷嬷说什么废话,我们是请柳先……不是……柳家大小姐,又不是请你,你说个没完做什么。”秦中说着,又恳求的望向柳蔚:“柳大小姐,您就跟我们去一趟可好?都尉大人是真的下了死令,您就看在……”秦中绞尽脑汁,后终灵光一闪,拍了拍自己脑门:“您就看在小的这颗大脑袋的份上,去上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柳蔚一脸冷漠,越过杨嬷嬷,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杨嬷嬷和阅儿紧脚跟上,后面一众人也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可走到门口,秦中和方成却一脸为难的将路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方成好言好语的说:“柳大小姐,求求您了!”

    柳蔚心情本就不好,闻言眼皮一抬,睨着两人:“不让开?”

    “柳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懒得废话,二话不说,抬手袭向方成的肩膀,方成一个不查,被柳蔚抓了个正着,正想绕身挣开,柳蔚却一拳打向方成的胸口。

    方成眼睛一瞪,胸腔疼得差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柳蔚一肚子火,现在有沙包送上来门,她索性敞开了打,一拳两拳,三拳之后,方成铁甲已经凹了,再过两拳,那铁甲直接碎了,最后一拳下来,柳蔚用了五成力,方成当即鼓起嘴,下一秒,血从嘴角蔓延下来。

    秦中吓了一跳,急忙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柳蔚顺手扔开方成,再把秦中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不过一刻钟,在周围镇格门侍卫和柳府下人的眼中,柳蔚就轻而易举的把两个大老爷们打得倒地不起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而柳蔚自己,连汗都未曾流一颗,气也没多喘一分,只看着地上不成人形的两人,冷声问道:“还打不打?”

    方成一脸青紫,鼓着腮帮子,使劲摇头,不敢说兄弟们根本没敢还击:“不打了,不打了,我们哥几个,哪能打得过先生您,可是先生……您也谅解谅解兄弟,我和秦中的命都是您救的,我们肯定站在您这头,可将命在先,都尉大人那儿,我们总要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交代什么?都尉大人自己不敢来,找一群小的来,他容棱就这点胆子了?”

    此时对话旁人听不得见,柳蔚索性畅所欲言。

    秦中是镇格门一营下头的老人了,闻言忍不住想帮自家都尉说话:“我们家都尉才不是不敢来,是……是小公子缠着不让都尉出门,对,是小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眼皮都没掀,抬脚将人踢开。

    秦中被踹到了院子外才停下,他捂着胸口,艰难的扶着门框爬起来,却依旧不放弃:“先生,您就随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眯起了眼:“我看你的皮,还没止痒。”

    说着往秦中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秦中吓得赶紧后退,躲到门外,可退了两步,就感觉伸手撞到个东西,秦中回头一看,见了来人,顿时委屈的大喊:“都尉大人!”

    容棱五官冷漠的摆摆手,无视秦中一身重伤,牵着柳小黎,走进小院。

    院子里,看到都尉大人来了,方成也赶紧顶着一脸鼻青脸肿,赶紧跑到都尉大人背后藏起。

    柳蔚挑起半边眉毛,冷眼瞧着那半月未见的冷硬男子。

    容棱也瞧了会儿柳蔚,想了想,没有开口,只推了推手边的小黎。

    可是平日见到娘亲就扑上去死不撒手的小黎,这会儿却死也不动,他抱住容棱的大腿,小脑袋使劲的摇。

    容棱催促:“过去。”

    小黎还是使劲摇头:“不过去,我爹生气了,现在过去,肯定连我也一起打。”

    容棱蹙眉,眼睛投向躲在小黎怀里,那露出半个脑袋的小黑鸟。

    珍珠福至心灵,感觉到容都尉的视线,赶紧“桀”的叫了一声,就把脑袋缩回小黎衣服里。

    小黎体贴的翻译:“珍珠说,它又不傻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只小的不顶用,容棱只得硬着头皮迎向柳蔚的视线,思忖一下,道:“本都有事,要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嗤笑一声,双手环胸:“现在可说。”

    容棱抿唇:“人多不便。”

    “人少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却不做声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