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19章:瞒她至今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19章:瞒她至今!

    柳蔚却逼近一步,紧盯容棱那双危险的眸子:“都尉大人,您今日怎知我在这里?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。

    “方才,都尉大人为什么不亲自进来?”

    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“纪家的事,都尉可都查到了?”

    还是沉默。

    “再不说话,都尉大人一辈子也别跟我说话了。”柳蔚冷漠的给某王爷下了最后通牒。

    容棱呼出口气,最后只能严肃道:“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呢?”柳蔚挑衅的瞪着这男人。

    从听到秦嬷嬷说,柳垣是被镇格门抓走的后,柳蔚就知道,自己的事,容棱肯定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镇格门是当今圣上在登基后慢慢筹划开的特殊组织,容棱也只是在近几年,才被授予镇格门都尉一职。

    柳蔚当然不会只因一个镇格门,便迁怒于容棱,但容棱既然是镇格门都尉,那这些镇格门里的旧事,他那边肯定都有档案备查。

    可是,容棱却什么都没说,瞒她至今!

    亏她还如此信任这人,将满腔希望都冠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难怪半个月前容棱说“来不及了”,原来他早就料到了,料到了有朝一日她会查到真相,料到了知道真相后,她会如何愤怒,如何气恼,甚至不忿之下,立刻离京。

    不愧是堂堂都尉大人,深谋远虑,将所有事都设想到了。

    此刻是不是该夸他一句明察秋毫?英名盖世?

    胸腔的火气怎么都消不下去,柳蔚狠狠的瞪了容棱一眼,从他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容棱立刻拉住她。

    柳蔚甩开某男的手!

    他又拉住!

    小黎趁机抱着珍珠赶紧躲开,跑的远远的避开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柳蔚冷声道。

    容棱吐出口气,沉声道:“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啊。”柳蔚再次看向他。

    容棱垂了垂眸,想了一下,道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知道柳蔚是女子的柳府中人而言,今日是很离奇的一天,她们府中的大小姐,今日横冲直撞的跑到秦嬷嬷的家里,把秦嬷嬷打成重伤,这也就算了!而就在杨嬷嬷好不容易劝好大小姐,打算将大小姐带回府时,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群镇格门侍卫,把路挡住了。

    接着大小姐就这么众目睽睽,跟这两位挡路的大人打了一架,大小姐还打赢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再次算了!

    最最离奇的是,镇格门的都尉,堂堂当朝冷面三王爷,这时也出现了,不管自家被揍得话都说不清楚的下属,竟然就捏着打人元凶的小手,二话不说,突然告白了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到底是何意思?

    而作为知道柳蔚其实是男子的秦中、方成,包括镇格门其他侍卫来说,他们才是受打击最大的。

    早就感觉都尉大人对柳先生好得出奇,连带对柳先生的儿子,都殷勤备至,但他们怎么也不可能想到,都尉大人会突然跟柳先生告白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,对另一个男人告白。

    尽管断袖之癖,古来有之,但这么光明正大的宣布,真的好吗?

    这种癖好,不是个人隐私,应该避及一下吗?

    王爷真的可以用这种昭告天下的语气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吗?

    一时间小院里,安静得落针声可闻。

    而短暂的沉默之后,在面对柳蔚不可置信的目光时,容棱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道:“是你让本王说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狠狠的把自己的手抽回来,后退一步,气的要命:“谁让你说这个了!”

    “那说什么?”男人反问。

    “说……”柳蔚开了口,却瞧见容棱眼底的认真,顿时烦得要死:“行了,不用说了,什么都不用说了!”

    柳蔚一咬牙,直接架起轻功,跳到房顶,身子一跃,便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容棱眉头一皱,随即轻功飞速跟上。

    柳小黎和珍珠对视一眼,纠结了一下,小黎便敞开衣服,珍珠飞到半空,扑扇起翅膀,小黎也凌空跃起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下面的众人呆住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中和方成看都尉大人已经亲自追上去了,寻摸着自己的任务已经也算完成了,便抬抬手,对下头的人道:“收队!”

    镇格门人,不愧是精英中的精英,接到命令,立即排着队迅速撤退。

    等到小院重新空下来,杨嬷嬷还抬着头,看着天空方向,视线久久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还是阅儿反应快,瞧着身边杨嬷嬷和其他人都没回神,赶紧蹑手蹑脚的往旁边走。

    谁知道杨嬷嬷眼尖,当即叫住了:“阅儿!”

    阅儿身子一顿,停下。

    杨嬷嬷板着脸上前,眯起眼睛:“你没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阅儿扑通一声的跪下,赶紧求饶:“嬷嬷恕罪,奴婢是大小姐的丫鬟,大小姐有令,奴婢不敢不从,求嬷嬷饶命,求嬷嬷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饶不饶你,端看老夫人如何评断。”杨嬷嬷说着,对两个妈妈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两人立刻上前,将阅儿抓住。

    杨嬷嬷想了一想,又看了眼天空,沉默一下,对所有人道:“今日见到的,都不许乱传,若让我知道府内有人造谣生事,胡言乱语,看老夫人不好好惩治你们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急忙应下,诺诺的垂头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众人也还理不清头绪,但唯一知道的,是大小姐与镇格门都尉大人,极为熟悉,若是她们乱嚼舌根,犯了镇格门的什么忌讳,指不定就是掉脑袋的事。

    试问谁又敢拿自个儿的脑袋开玩笑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一路跑到了京郊,才稍稍放慢了速度。

    而柳蔚后面,容棱却穷追不舍,竟然也一路从主城,追到了郊外。

    城郊十里茶寮前,柳蔚落在官道上,朝着那泛着袅袅茶香之处,缓慢走去。

    容棱也在她身后落下,亦步亦履的跟随。

    再再后面,就见一只乌星鸟落在官道旁的大树枝桠上了,冲着天空蓦地啼鸣一声。

    随即,不过两个呼吸,一道矮小短寸的小身影,也落在了官道上,小黎左看看,右看看,最后瞧着已经快到茶寮的一男一女,这才拔起小短腿追上。

    茶寮的老板看来了客人,殷勤的招待着:“客观几位?”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:“一位。”

    说完,柳蔚直接找了张空桌子坐下。

    身后正想开口说“三位”的容棱,闻言只好识相的闭嘴,默默的也坐了一张桌子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