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20章:怕打乱容棱的计划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20章:怕打乱容棱的计划

    这茶寮在城郊外,又是进出京都的要塞上,所以生意比较好,这会儿七八张桌子,也已经坐滿了五张,可新来的两位客人,一人就要了一张,这要再来客人,却不太好坐了。

    茶寮老板一时有些为难,但也不好得罪客人,只好耐心的询问两位都要些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只是累了,便要了一壶茶。

    容棱闻言,也跟着同样要了一壶茶。

    柳小黎此时追上来,他左右看看,先看看一脸冷漠的娘亲,又看看沉默不语的容叔叔,最后小黎走到容叔叔的那张桌子,一屁股坐下!

    可是小黎刚坐下,那头,一道清亮的女音,便响起来:“你是谁的儿子?”

    柳小黎身子倏地一僵,可怜巴巴的回头看了娘亲一眼,却见娘亲也瞥着自己,眼神非常可怕。

    小黎胆小地咽了咽唾沫,只好从凳子上站起来,磨磨蹭蹭的往另一张桌子那边走。

    等到了娘亲面前,小黎低垂着脑袋,很小心的唤了声: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翻开两个茶杯,淡淡的道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小心翼翼的坐到娘亲对面。

    这会儿,老板奉上热茶两壶,看到又来了个小孩子,便问道:“小公子可要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小黎飞了这么久,用了这么多内力,也饿了,正要点碗面,却瞥见娘亲微抬的眼眸,顿时将喉咙中要说的话压回去,拨浪鼓似的摇头:“不要不要,什么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茶寮老板失望的退下。

    柳蔚提起茶壶,倒了两杯茶,一杯递给小黎,一杯放在自己手边。

    小黎赶紧接过茶杯,因为太烫了,只能捧在手里暂时没法喝。

    柳蔚则晃荡着手中茶杯,看着里头的茶叶片子,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此时,容棱出声。

    茶寮老板立刻上前,问道:“客官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来碗阳春面,给那桌那个小孩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顿时眼前一亮,可还没来得及兴奋,就听自家娘亲淡淡的道:“你要敢吃,就别再认我。”

    柳蔚声音不大不小,柳小黎听见了,容棱听见了,茶寮老板也听见了。

    三人顿时都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却只是淡然的吹着热茶,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容棱沉下声音道:“赌气归赌气,不要饿着孩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皮都没抬:“我的孩子,关尊驾何事?”

    容棱皱眉。

    柳小黎瘪着小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茶寮老板却非常尴尬,问道:“那客官,面还……要吗?”

    容棱:“要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茶寮老板苦笑:“要不,两位商量好了,再叫小的?”

    容棱却道:“不用商量,你去准备即可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瞥一眼,轻哼:“端上来了,小黎也不会吃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向柳蔚,压低了声音:“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却看都不看容棱,丢下一两银子,拉着儿子就走。

    容棱也扔出一两,起身跟上。

    茶寮老板捏着二两银子,在后头唤道:“客官,要不了这么多,要找钱给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那三人,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但却不料,再等茶寮老板转过头时,瞧见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个皮肤发白,眼窝幽深的病态男子。

    老板唬了一跳,才认清此人,忙道:“客官,您吓死小的了,可是还要点些甚么?”

    那病态男子却没有回答,只是一双眼睛,看着柳蔚三人离开的方向,瞳孔深的吓人。

    茶寮老板看病态男子呆住了,正狐疑着,另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却走来,一把捏住病态男子的肩膀,低声道:“默义,冷静,他们不是冲着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不是冲着他来的吗?

    默义微微侧首,看着身边的同伴,表情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同伴却收紧手指,将默义拉回凳子上,让默义坐下,又朝茶寮老板道:“准备一笼馒头。”

    茶寮老板高兴应下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,一蒸笼馒头便送出来了。

    同伴付了银子,将馒头裹在包袱里,背着包袱,扶起默义。

    两人朝着码头方向走,默义的动作很慢,大概因为内伤,才走几步,便要歇一歇,动作快不得。

    另一边,柳蔚已经带着儿子走了老远,容棱依然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小黎拉拉娘亲的衣袖,可怜兮兮的道:“爹,他们都快跑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往前头走。

    小黎又说:“我看得没错,那个人的背影,肯定是那个凶手,凶手旁边的是他的同伴,不过很奇怪,他们明明在容叔叔的监视之下,是什么时候脱逃的?竟然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了京都,若不是方才恰好看到,指不定已经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只朝后头看了一眼,瞧见那狗皮膏药般的尊贵王爷,她皱紧眉,又加快了步子。

    小黎却很着急:“爹……真的不管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。”柳蔚没好气的道:“堂堂镇格门的容都尉都不管,你我平民有何好管的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嘟嘟嘴,也往后头看了一眼:“容叔叔为什么也不管?”

    柳蔚心中其实知道,并不是不管,只是这一切,应该都在容棱的计划、掌控之内。

    镇格门人的身手,柳蔚是见过的,那个凶手被她的跗骨之毒侵蚀得只剩半条命,而凶手的同伴就算还能行动,但两人想逃避镇格门天罗地网的眼线,却并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,柳蔚相信他们逃走,必然是容棱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方才柳蔚其实也注意到了那两个人,因此才一杯茶都没喝完便离开。

    她怕打乱容棱的计划。

    不过,自己都跟容棱僵的不可开交了,为何竟然还要帮那人掩护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柳蔚便是一肚子火,她索性架起轻功,凌空一跃,身姿,转瞬便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容棱动作也快,看柳蔚一动,也跟着动,严丝合缝的直追,始终让柳蔚停留在他的视线內,没错开一分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的过去,从下午,到傍晚,眼看着太阳都要落山了,柳小黎实在没力气了,他一屁股坐在地上,瘫软着身子直嚷嚷:“不走了不走了,我再也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停下来看着儿子。

    后面,容棱也停下来,站在两人十步之外。

    柳蔚瞥了眼容棱,不高兴抓起儿子:“走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死也不干:“不走!就不走!”小黎说着,朝天空招了招手,一直跟着他们的珍珠便落了下来,站到小黎怀里。

    小黎抱着小黑鸟,委屈得不得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