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21章:赖上她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21章:赖上她了

    为什么娘亲和容叔叔在闹脾气,反而是他和珍珠这么可怜?

    自己和珍珠明明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早知道方才就不该跟来,应该回家的,在家里还有小矜哥哥陪他玩,小矜哥哥今天好像要做桂花糖,还说要等他回去吃。

    好想吃桂花糖,好想吃东西,好饿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着,小黎摸摸自己的肚子,清楚的听到肚子咕咕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家伙难受得不得了,索性抱起珍珠,就往另一边走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柳蔚叫住儿子。

    柳小黎头也没回,很气愤的说:“回家!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小黎的背影,又看看柳蔚,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容棱刚一动,柳蔚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容棱吐了口气,上前,把柳蔚拦住:“你放心小黎自己回去?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城郊三十里外,从这里回都城,哪怕一直用着轻功不休息,也得花至少一两个时辰,小黎一个孩子,单独行走,说不定路上会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柳蔚其实也不放心,但柳蔚知道小黎不会有危险,柳蔚知道,容棱的暗卫,一直在跟着他们。

    容棱似乎知道柳蔚心中所想,敛眉道:“我让暗卫撤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抬眼看了看四周,竟然真的没有发现旁人。

    柳蔚皱皱眉,再看小黎离开的方向,那孩子竟然已经不见了。柳蔚二话不说,赶紧架起轻功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容棱嘴角得逞似地轻勾,跟上柳蔚的步伐。

    柳小黎到底只是孩子,动作慢,不过两息,柳蔚就追到了他。

    柳蔚上前,一把将小黎后领扯住,把小黎收进怀里,再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小黎在娘亲怀中一直挣扎,还不乐意的念叨:“我要走,让我走,我要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只好把小黎放下,一放下,柳小黎就往回跑,跑到容棱身边。

    容棱牵住小黎,一大一小两双眼睛,再同时看向前方的白衣女子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三人回到了茶寮,此时天已经快黑透了,茶寮老板点了灯笼,打算再做一会儿的生意。

    容棱三人过来,老板殷勤的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容棱看向柳蔚,柳蔚却不理他,坐到了凳子上,给自己倒水。

    柳小黎却等不及了,赶紧说:“面,馒头,什么都好,能吃的都好,赶快送上来。”

    老板满嘴应上,这就进了后厨。

    柳小黎这才松了口气,他拉着容棱,到娘亲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柳蔚抬了个眼皮,撇过去。

    容棱和小黎却都当看不到,东张西望,就是不走,赖上她了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天,柳蔚的火气其实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样,生气的时候,恨不得你走得越远越好,但是你如果真的走了,那你就彻底一辈子不用出现了。

    但你如果不走,还死皮赖脸的追上来,女人心里一方面不乐意你,一方面却会觉得慢慢消气了。

    等到闹得够久了,女人一回头,发现男人还在,那时候,她不是生气,反而是开心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虽然说不上开心,但的确没什么火气了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下午,柳蔚也渐渐试着让自己平缓,等到心态理顺了,才打算再听听容棱的解释。

    食物很快送上来,三碗面,再加三个大馒头,还有一壶热腾腾的茶水。

    柳小黎抱住一碗面,便开始大口吃,而容棱修长手指掰开馒头,一小块一小块优雅的咀嚼着。

    柳蔚也拿着另一块馒头,撕着上面的面皮,却没怎么吃。

    周围很安静,除了茶寮老板叮叮咚咚收拾东西的声音,就是小黎呼哧呼哧吃着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容棱翻开一个杯子,倒了一杯热茶,递到柳蔚手边。

    柳蔚看这人一眼,便对上男人深邃的黑眸。

    柳蔚虽没推开那茶,但也没去喝,只是继续撕着馒头。

    柳小黎很快把自己的面吃完了,一嘴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容棱便拿出帕子,为小黎擦嘴。

    柳小黎一边仰着头让容叔叔擦,一边眼珠子却已经瞥到了娘亲和容叔叔那两碗没动过的面。

    等嘴上擦干净了,小黎砸咂唇,意有所指的问道:“你们不吃吗?”

    柳蔚将自己的面推到儿子面前。

    柳小黎眼睛一亮,赶紧抱过来,继续吃。

    容棱看小黎吃得着急,给小黎倒了杯热茶,让小黎慢一点。

    柳小黎也不答应,就自己吃得特别香。

    小黎吃了半个时辰,把自己的面吃完了,把娘亲的面也吃完了,再把容叔叔的面吃了一半,最后小黎终于满足了,摸着自己的小肚子,懒洋洋的靠在容叔叔身上。

    容棱抱起小黎,让小黎坐在自己怀里,舒服点,再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那一个馒头,现在还没吃完,她也不吃了,放下,便起身。

    容棱付了银子,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经黑透了,柳蔚一边想着,一会儿回去要怎么解释,一边看着身边亦步亦履跟着自己的男人,还有男人怀里,那打着哈欠,吃饱了就困了的不听话小豆丁。

    小黎其实不是这么没有警惕心的孩子,虽然他的确警惕心比较弱,但对人,却不是那么容易亲近的,以前付子辰花了多少工夫,才换得小黎的好感?柳蔚还没有忘。

    但前后不到两三个月,小黎已经跟容棱熟成这样,柳蔚不得不感叹,不愧是亲生父子,遗传基因果然是不会骗人的。

    看着小黎已经闭上眼睛,打算酣睡的侧颜,柳蔚想了一下,到底开口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向柳蔚,眸光很深。

    柳蔚瞪容棱一眼:“你知道我想听什么,其他的废话不用说了,捡我要听的说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一下,才道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柳蔚冷声打断这男人:“这就是废话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夜晚的京郊,荒无人烟,两人慢慢的沿着黑暗,朝城门方向走去,容棱没说话,柳蔚也没说话,小黎……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放弃了轻功,只靠徒步的话,以眼下的速度,他们至少要走到天亮,才能走回城门口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柳蔚在等容棱解释,容棱也在思考,到底该怎么解释那件事。

    直到走上官道,容棱才缓缓的开口:“你的父亲,是柳垣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