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23章:摸错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23章:摸错了

    现在西陇苑的后院就专门开辟了一块地方,给两孩子养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最著名的是一条十八条腿的巨毒蜈蚣,小黎每天逼蜈蚣吐毒,把人家蜈蚣弄得要死不活,容矜東就心疼,总要捉一些蚯蚓蟋蟀,让毒蜈蚣饱餐一顿。

    一开始那毒蜈蚣还想办法逃,现在每天有吃有喝,就是吐点毒,好像也没什么累的,它就招来它媳妇,在这儿专门挖了一个洞,安家了!现在蜈蚣媳妇已经开始产卵,下个月就能看见小蜈蚣了。

    柳蔚没想到短短半个月,他儿子已经有小伙伴了,想到刚才瞧见的那个怯怯糯糯的小男孩,柳蔚莫名的有些好感,思忖一下,便道:“千万别让小黎欺负了他。”

    那么傻乖傻乖的一个孩子,肯定不够自家儿子一指头的。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一声,其实容矜東好像挺自得其乐的,大概是有做哥哥的意识,他总是让着小黎,两个孩子一起,素来只听说会吵的,还难得见到相处得这般融洽的。

    从西陇苑到书房,走了接近一刻钟。

    书房门口有侍卫把守,看到王爷回来,侍卫便屈身行了礼,只是抬头时,却饶有深意的看了柳蔚一眼。

    素来洁身自好的王爷,今个儿带了个女子回府,此事已经在府里流传开了,短短一刻钟不到,书房这儿都听到消息了。

    侍卫们都想小心翼翼的多看几眼,心说什么样女子,还能让他们家王爷亲自带来书房重地?

    看那女子戴着面纱,他们怎么看也看不清明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柳蔚横过去一眼。

    一个正目光灼灼,像是要把柳蔚的面纱盯穿的一个小侍卫,被吓了一跳,赶紧埋下头,心脏都跳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容棱也瞧见了,淡淡吩咐:“都下去!”

    侍卫们红着脸,赶紧纷纷告退。

    容棱推开书房门,柳蔚看容棱一眼,率先走进去。

    书房里漆黑一片,柳蔚凭着记忆找到书桌方向,正摩挲着蜡烛,黑暗中,一具高大的男子身影侵袭而来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臂,穿过她的腰间,握住她停顿在半空的手掌。

    柳蔚不需分辨,便知道是容棱突然靠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板着脸,冷声道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就在柳蔚的身后,灼热的呼吸,刚好落在她白皙的脖子上,他低沉的声音显得非常沉稳,说道:“找蜡烛。”

    柳蔚咬着牙:“这是我的手,不是蜡烛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棱轻应了一声:“摸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松开。”

    男人却沉默,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松不松。”

    容棱犹豫一下,大概怕柳蔚真的生气,只好放开。

    但手放开了,男子身躯却不打算移开。

    柳蔚能感觉到,自己的前腹抵着桌角,而后面,就是男子以身躯进行的压迫性的围堵,她被锁在桌子与男人中间,偏偏这男人不要脸,明明压着她了,却死也不让。

    “容都尉只会玩这些无聊的小把戏?”柳蔚挑起眉。

    容棱装傻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压着我了。”柳蔚忍着火气!

    容棱理直气壮地说:“太黑了,本都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柳蔚磨牙:“容都尉武艺高强,别告诉我,你不会夜视?”

    “本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短暂的安静后,柳蔚喘了好几下呼吸,才控制住自己没发脾气跟这人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柳蔚冷静的道:“那你别动。”她说着,伸出了手,摸索着桌面,寻找烛台。

    可摸了半天,什么也没摸到,正想绕到桌子另一边去找,容棱却突然伸手,搂住柳蔚的腰,将柳蔚拉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什么!”柳蔚大叫。

    容棱将脸埋在柳蔚温软的脖子里,湿润的呼吸侵入她的皮肤,他手紧紧箍住她的小腹,那力道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骨肉里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只是保持这样的姿势不动。

    柳蔚最初叫了一声,没得到回答,也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黑暗剥夺视野,却放大了人的其他感官。

    柳蔚感受到容棱的心跳,两人贴得太近,她感觉到他的心跳很慢,就像他这个人,永远冷冷淡淡,好像对什么都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,绝不能纵容他对自己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这男人很会见缝插针,如果她表达出一丝的松懈,他就会更加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容棱做得出这种事,柳蔚相信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什么,他这样安静的抱着她,让她感受到他的呼吸,他的脉搏,她突然就有点不忍心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好像过了很久,但实际上并没多久。

    柳蔚到底还是开了口:“容棱,放开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动,反而更用力的抱住她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你拖延时间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句话说得太过直白,容棱呼吸停顿一瞬,转而声音越发的闷沉:“真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柳蔚语气平平:“现在可以放开了?”

    男人依旧不动,却说:“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不管看到什么,知道什么,都不准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这个要求有点可笑:“容都尉,您搞清楚,我和你还什么关系都没有,你让我不离开你,你有立场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他轻笑一声,薄唇贴在她的后颈。

    柳蔚身子僵硬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们怎会没关系?我们的关系,深得很。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,他说的特别轻,听得柳蔚耳朵麻麻的。

    是啊,他们的关系的确很深,比这世上大多数人都要深。

    肌肤相处,水乳交融。

    男女之间,最深的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柳蔚不想现在和容棱提这些事,但容棱执意,柳蔚咬咬牙,最后只能先安抚住他:“我答应你,无论看到什么,知道什么,我都冷静的对待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嘴唇,抿住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柳蔚倒吸口凉气,正要说话,他却道:“少耍小聪明,说,你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“容棱!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要求很无理!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闹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强让自己镇静下来,才被迫点头:“好,我不会走,现在可以放开了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