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24章:赤玄宝藏遗秘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24章:赤玄宝藏遗秘

    容棱这才缓慢的松开柳蔚。

    容棱一放手,柳蔚便快速躲开,摸着黑暗,找到了烛台,又摸到烛台旁的火折子,将蜡烛点上。

    书房里变得有了光亮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离自己数步之遥的男人,面色绷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容棱却走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眯起眼睛,用谴责的目光望着他。

    容棱走近了,站在柳蔚面前,柳蔚刚要问他又想干什么,他却伸手,拿过她手里的火折子。

    柳蔚任由容棱将火折子拿走,他吹散了火灰,直接越过她,到墙边,将屋里的灯笼都点亮。

    随着一盏一盏灯笼点亮,书房里越发光明,容棱将火折子塞好,走到书桌里面,拉开抽屉,拿出里面一叠信件。

    柳蔚眼前一亮,快步走过去,将信件夺过来!

    容棱准许柳蔚拿走,看柳蔚急切的开始拆信,他按住她的手,提醒:“你说过,你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柳蔚瞪容棱一眼,说道:“随便说说的你也信,我要是现在食言了,容都尉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容棱眯起眼睛,凑近她,盯着她的双眸,淡淡启唇:“那正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……

    容棱轻勾一下好看的唇角:“你给了我更好的理由,用另一种方式,把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容棱说的另一种方式是什么,但柳蔚感觉,不会和平。

    这男人是打算等到自己食言,就索性用强的吗?所以现在是什么?先礼后兵?

    “哼!”柳蔚冷哼一声,转过身,一边拆信,一边走到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容棱也不着急,见柳蔚安静看信,便转身出了书房,对外头吩咐沏壶茶来,想了想,又加了两盘小点心。

    柳蔚之前没吃东西,现在没感觉,一会儿肯定会饿。

    这些信件的内容,很零散,柳蔚看的第一封,并没有看懂内容,她翻找了一下,找到了时间最久的那封信打开,这才算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些信,应该是有人从各个地方寄回来的,里面大量的提到云这个姓氏。

    云,柳蔚知道,赤玄朝的皇室,便是姓云。

    这些关系到赤玄朝的历史,但却很散乱,有些是从召州寄来的,有些是从岭州寄来的,有些是从益州寄来的,有些是从南州寄来的,几乎整个青云王朝的州府,都囊括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,不乏看出容棱的用心,他派了很多人出去,去找纪家人,但这些人的回信,却全都围绕着赤玄朝。

    有的是说,什么地方发现了赤玄旧人行踪。

    有的是说,哪家商行与云姓男子私交为笃,还有人说,亲耳听到有人讲,那云姓男子是前朝皇族后人,虽如今没落,但前两百年,却是皇亲国戚。

    柳蔚将信全部看完,心中隐隐有猜测,她抬起头,看向容棱,问道:“纪家,是前朝旧人?”

    容棱此时刚刚接过下人送上来的茶点,他放到柳蔚面前,自己端起一杯茶,捏在手里,开腔道:“野史有记,当初青云始祖大帝,于长岭殿内,斩下的只是替身,并非赤玄万翰帝本尊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神很恍惚,认真的盯着容棱,等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容棱问道:“你可知,镇格门的由来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你父皇所建,意寓‘镇国安邦,革新内朝’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容棱喝了一口茶:“那只是好听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容棱喝了茶,便将糕点碟子推到柳蔚的面前,柳蔚摇头,她现在实在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可容棱却不答应,她不吃,他便看着她,也不说话,就是沉默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,柳蔚没办法,只好捏起一块点心,塞进嘴里,含糊嚼了嚼,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容棱见她挺乖,这才继续:“镇格门是皇上所建不假,却并非为了朝廷大事。自青云国建国以来,历代皇帝都会承接上一任帝王的遗秘,一个,关于赤玄宝藏的遗秘。”

    容家有内秘,据传,两百年前,始祖大帝明知斩首之人,并非万翰帝本人,但却瞒住天下人,只因万翰帝临死之前,透露奇秘,言之,东海之外,玄人秘境,有绝世宝藏,凡人得之,便能一统山河,开疆扩土,延年益寿,长生不老。

    因赤玄人便是来自大海之外,始祖皇帝信了万翰帝的话,留下万翰帝的性命,并让万翰帝画下了宝藏地图。

    地图画了七天七夜还没画完,直到第八天的清早,却被人发现,万翰帝暴毙于寝室内。

    始祖皇帝拿着那张残缺不全的地图,派三千大军出海搜索,却其后整整三年,无人归来。

    大海之外到底有什么?无人能知,便是赤玄朝那些所剩无几的贵族,也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赤玄朝统世近五百年,哪怕五百年前有什么宝藏,时过境迁,沧海桑田,其后的赤玄人,又都成了地地道道的中原人,谁又还知道宝藏的下落,谁又还知道海外的族地?

    始祖皇帝是个英名的,他虽然有野心,但刚刚打下江山,他首先要做的,是安内,等到内部整理妥当,才有闲心去找那什么,虚无缥缈的宝藏传说。

    只是,知道始祖皇帝驾崩,青云国也并未完全安定,始祖皇帝临死之前,留下遗言予太子,将宝藏之事一一言之。

    青云国第二任皇帝,在继承大统的第一日,便对那宝藏向往不已,他不似始祖皇帝务实,他心气高,总想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既然有宝藏,那便也该他一国之君得之。

    其后整整十年,他派了无数人,明察暗访,终于让他查到了线索。

    当时那线索呈上御案时,雪白的宣纸上,只有两个字——纪。

    对,是两个字,一个繁体的纪字,另一个据说是念“纪”字的特殊字符。

    那个字符,确是一位民间学者无意中翻阅野史发现的。

    中原历史中,冼月朝为之最初,其次是白孟,再后是赤玄,最后是青云。

    冼月朝距今一千多年,它的神秘,不止因为它历史悠久,还因它的文字,无人破译。

    冼月朝时,用的是他们朝代特定的文字,或者,说是一种符号。

    而白孟取而代之后,才开始建立通俗易懂的方体字,并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   当时,放在青云第二任皇帝御案上的两个字,一个就是正常的“纪”字,一个就是冼月朝的“纪”字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