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28章:柳蔚,你可知错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28章:柳蔚,你可知错!

    柳蔚被他搂得压迫,双手也被挤着,她不快的挣扎一下,想挣脱开,容棱的却道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柳蔚停顿一下。

    容棱声音很低:“是疼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容棱说得很轻,轻得像羽毛在挠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柳蔚不确定的想,这男人是在撒娇吗?

    可是对方的矜贵身份怎么看也与“撒娇”二字不配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动。

    柳蔚“啧”了一声,似乎不快了。

    容棱这才不情不愿地放开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你这伤我看不出毛病,以后每隔两日,来找我一次,若是有什么恶化,好及早治疗。”

    容棱深深的看着柳蔚,湛黑的深眸仿佛是磁铁一般,吸住她不放。

    柳蔚很不舒服,别开眼去,转身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吃过饭再走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太晚了,柳蔚没吃晚饭,若这个时候回柳府,多半也没心情折腾膳食,他却不想她挨饿。

    柳蔚摆手,头也没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容棱敞着衣服,上前将柳蔚再次拉住。

    柳蔚额头跳了一下,回头不满的瞪着容棱,却盯到容棱胸前一片皮肤。

    柳蔚看男人的身体看得多了,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但两人在这样的气氛下,她却还是没控制住的心脏快了一拍。

    容棱执拗的拉住她,深深凝视她。

    三个呼吸后,柳蔚到底按下乱跳的青筋,低着头答应:“好。”又道:“衣服穿好。”

    容棱瞧见柳蔚脸上不明显的红晕,也可能是他看错了,但他却坚持认为那就是红晕。

    他勾着唇,将衣服一点一点穿好,然后越过她,先走出去。

    吩咐外面的人准备膳食,两人朝前厅走去。

    黑夜清亮了月色,天空星辰零散,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柳蔚仰头,看着那随着他们的步伐,始终跟随的月亮,想了想,觉得应该找点话,两人去前厅还有一段距离,一直这样沉默,只怕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那些孩子,什么时候能送回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容棱说道:“三天前有信传回,说就是这两日。”

    柳蔚估算一下,若是快马加鞭的话,从辽州到京都,的确这两日也够了。

    “你将村民被捕说成是凶手被拘,然后主动泄露,可有何成效?”

    这半月都没怎么联系,金南芸又离京随着柳逸去办货,于文敏馨这阵子忙着绣嫁衣,柳蔚倒是与外面脱节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容棱轻笑,答道:“成效很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向容棱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有人劫狱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睛一亮,有人劫狱便意味着有新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都在控制之内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也没问是怎么控制,柳蔚的目的是救出孩子们,容棱的目的却是钓出幕后的大鱼,那大鱼很可能就是辽州的权王。

    但要抓到权王的把柄,却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毕竟是个手握封地的亲王,在辽州,包括辽州附近的几个州府,权王可是那边的土皇帝了!

    “那你纵容金南芸散布出去权王意图谋反这消息,成效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成效一样很好。”男人道。

    柳蔚当初在容棱主动散布村民是凶手的消息,还弄得满城风雨时,便已经明白容棱的意思。

    柳蔚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了,那一刻福至心灵,她好像就是知道容棱的计划与打算。

    然后柳蔚便让金南芸散布那些谋反说法,但柳蔚也怕自己猜错,因此当晚想去找容棱说一说,顺便让容棱护住金南芸,不要让金南芸被搅进去。

    但之后发生的强吻之事,让柳蔚愤然离去,而柳蔚虽然没有跟容棱亲口对峙,可容棱之后对金南芸的保护,加上助长流言散播得更快的等等行为,也让柳蔚明白,自己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柳蔚当时还不高兴了一阵,觉得自己凭空帮了容棱,那时候她还在生容棱的气,真是一点便宜不想让容棱占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看到那一叠叠的银票,什么不快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,没有容棱在背后出力,消息的价格涨不了这么快,自己的十几万银票,至少有十万以上,都是容棱送给她的。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不过这些流言很危险,你就不怕惹火烧身?”

    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”

    “置之死地而后生?容都尉好胆魄。”

    容棱低笑地看着柳蔚:“多亏了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撇了撇嘴,就算不是自己和金南芸插足,她相信这男人也有办法将此事闹得街知巷闻,明明是他助她们发了一笔横财,却说是多亏了她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,这位铁骨铮铮的容都尉是越来越会说话了,这算是他的“甜言蜜语”吗?

    两人走到前厅,下人已经备好了膳食。

    柳蔚没什么胃口,但容棱非要她吃,她无法,只好随意吃了点。

    吃完了已经快三更天了。

    柳蔚必须离开,容棱也不再阻她,还亲自送她。

    柳府大门外,柳蔚看着大敞的前门,犹豫一下,便往后巷走。

    “大门此刻仍开,必然是等你的,不进去?”容棱道。

    柳蔚冷笑一声:“从大门进去,不知道什么阵仗等着我,今晚我累了,先回去睡一觉,其他的事,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到了后巷,身子一跃上了墙头,往怀月院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柳蔚飞了两个院子,便感觉身后有人跟着,她不用回头看,就知道是容棱。

    柳蔚也懒得管,心说这男人总不会跟她进房间,便不再搭理,走自己的。

    到了怀月院上空时,柳蔚却愣住了。

    柳蔚降落到院子了,看着院中灯火通明的灯笼,还有前方敞开的正厅大门,以及隐隐绰绰还能看见的厅内的一众主子下人。

    柳蔚抓抓头,烦了。

    她今晚是真不想再折腾了,可偏偏老夫人竟然带着柳城、柳域,亲自在怀月院里等着她。

    估计是杨嬷嬷把她会轻功之事说出来了,老夫人便料到她会高空回府,索性便直接找上门来等。

    吐了口气,无论如何,总要进去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柳蔚慢慢走入正厅。

    厅内,老夫人高坐堂前,柳城、柳域坐在老夫人的下手,数个小厮婢女,则站在三人身后。

    而柳蔚一众怀月院的丫鬟们,则一个个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,连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柳蔚敛眉,恭敬的垂首,向前福了福身:“祖母,父亲,兄长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没人应柳蔚这一声。

    房间里始终安静。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,正打算自己站起来时,柳域却严肃开口了:“柳蔚,你可知错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