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32章:这话说的好心酸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32章:这话说的好心酸!

    是了,他怎么给忽略了,月海郡主是惠王之女,惠王之女是什么身份?

    哪怕如今月海无父无母,但月海却掌握整个惠州资源。

    月海是一个金箩筐,一介女子,手捏惠州大境,谁娶了月海,便等于接手了整个惠州!

    眼下父皇正值盛年,因此,父皇给每位王爷封王,却又不给他们封地,更不让他们离京,不就是为了让他们都留下在京都,呆在父皇他的眼皮子底下?

    圣上多疑,怎可能让本就手握大权的容棱,再锦上添花,娶惠王之女?

    圣上要拿捏容棱,便只能给容棱寻一门低得不能再低的亲事,月海郡主太金贵,给了容棱,若是容棱有判反之心,只需偷偷潜回惠州,便能成为圣上的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身为皇室子弟,怎能恰恰忘了这一点?

    皇室面前,没有父子,只有君臣。

    君震臣,臣畏君,这是古往常态,父皇与容棱,便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容飞回过神来,再看容棱时,却见容棱只是动作不疾不徐的给孩子夹菜,叮嘱孩子吃饭的时候不要掉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可看着如此淡然温和的容棱,容飞却觉得后背都在发凉。

    世人常说,皇上信任三王爷,对其的倚重几乎盖过太子与七王爷。

    可谁又知,皇上对三王爷的猜忌和控制,也更甚任何人!

    原来,表面风光,不是真的风光,暗潮汹涌,才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容飞抖了一个哆嗦,慢慢将心里的震惊压下来,就听容棱道:“今日下朝后,我求见父皇,已提了亲事。”

    容飞眼眉一闪:“提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柳蔚。”

    “柳家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是了。”

    容飞思忖,柳家大小姐,不就是一门低得不能再低的亲事?

    庶女身份,面容被毁,哪怕娶了,也不用妄想能拉拢柳城,若想拉拢柳城,除非娶相府嫡女,否则,全是白搭!

    所以,容棱早就做好了打算?

    容飞问道:“我听说诗会当日,你送了花给柳大小姐,当时,你就做好决定了?决定要娶整个京都,最糟糕的女人?”

    很糟糕吗?

    除了对他的示爱置若罔闻这一点让人不虞,其他方面,柳蔚比世上任何女子都好。

    但财不露白,容棱也不想容飞知道柳蔚有多好,便只是道:“我与她,最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好心酸!

    容飞一下子难受:“三皇兄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淡淡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容飞却决定,要在三皇兄大婚之日,奉上丰厚庆礼,总不能让三皇兄娶了那样丑的娘子,还连礼物收得也极寒酸。

    容飞跑来找容棱,原是以为同仇敌忾,同病相怜,但不想容棱早有筹谋,根本不稀罕皇弟的相助。

    容飞没有了优势,最后,只能可怜巴巴的哀求:“三皇兄,算弟弟求你,你帮弟弟一把,让我躲在你三王府,我只躲一天,等到明日一到,我自会进宫跟父皇母后交代,你就当日行一善。”

    容棱面无表情:“不可。”

    容飞苦着脸,伸手去推推容矜東。

    容矜東其实听不太懂大人的话,但他知道五皇叔想让小黎弟弟的父亲帮忙,他想帮五皇叔,便看向柳小黎。

    柳小黎接受到小矜哥哥的目光,咂咂嘴,对容棱道:“容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胡闹。”将三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,容棱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容矜東顿时垮下小脸,柳小黎不忍心,放软了声音,摇着容棱的衣袖撒娇:“容叔叔,求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容叔叔……容叔叔……容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容棱吐了口气,抬头,先看到的是小黎皱成包子一样的小脸,转首,又对上容矜東可怜兮兮的视线,最后,瞧见容飞那假惺惺的哀求脸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他说:“只许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容飞立刻笑了。

    容矜東多云转晴。

    柳小黎也咧开嘴,笑的欢快,哪里还有方才的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顿午膳,吃了一个时辰才吃完,离开时,原本的三个人,变成四个人。

    下了一楼,一品楼的掌柜的亲自过来相送,容棱牵着柳小黎,容飞牵着容矜東,四人正要离开,却在门口撞见正要进店的一行人。

    打头之人一身白色长袍,长身如竹,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狭路相逢,对方看到容棱、容飞,眼底也掠过一丝惊异,回过神来,便先开口:“三皇兄,五皇兄。”

    容飞笑了起来:“七皇弟,真是好巧。”

    容溯视线不着痕迹的在两人之间流转,淡声的道:“倒是难得见两位皇兄一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的?都是兄弟,以往聚得少,以后还不许多聚聚?”

    容溯目光看向两人手中牵着的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容飞拉拉容矜東,道:“矜儿叫人,这是你七皇叔。”

    容矜東半个身子躲在容飞背后,小心的唤了声:“七皇叔。”

    这个七皇叔跟小黎父亲一样,让人一看,便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容溯挑了挑眉:“倒是不知,五皇子有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。”容飞吊儿郎当:“是太子皇兄的,我借出来玩玩。”

    容溯再看容矜東的目光,便是变了。

    哪有无端端借人家孩子出来玩的,还偏要与容棱一起?

    难道,容飞是在给容霆与容棱牵线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容溯便不能不在意,容溯看向容棱,问道:“三皇兄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。”容溯说道:“我刚从宫中出来,恰好有一事,要与三皇兄说道。”

    容飞笑了:“七皇弟若是想说月海郡主与三皇兄那门亲事,三皇兄已经知道了,你就别废口舌了。”

    容溯冷目瞧了眼容飞,又看向容棱:“据我所知,三皇兄,好似不太中意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三皇兄不中意,你想要去?”容飞抢白。

    容溯目光越发地寒:“五皇兄,我在与三皇兄说话。”

    容飞摊摊手:“我是提醒你,咱们三皇兄已选定王妃,对了,恰好与你有些关系,就是五年前逃你婚的那位……叫什么……柳蔚,柳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悦的皱起了眉,觉得容飞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容溯此时却猛地看向容棱,眯紧了双眼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