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43章:闻所未闻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43章:闻所未闻

    有了一个孩子带头,其他孩子也纷纷有样学样,一只只小短手都挡在前面,抗拒柳小黎和容矜東的靠近。

    小黎只好停下来,坐在车厢里,眨着一双澄清的大眼睛,道:“我不会伤害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孩子们根本不信,他们看到外人就会排斥。

    小黎很纠结,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容矜東坐在小黎后面,犹豫一下,从怀里摸出了两颗松子糖,他害羞的将糖放在车厢上,然后往前面推了推。

    松子糖是小孩子的零食,这些小孩以前都是大家族的嫡子宝贝,年纪小的可能不认识,但年纪大点的,却肯定认识松子糖。

    顿时,就有几个孩子吞咽唾沫,瞧着那两颗松子糖的表情,很是怀念,很是向往。

    柳小黎见状,也打开自己的万能小背包,从里面抓出了几颗乱七八糟的糖,有松子糖,有橙皮糖,有梨子糖,有些是外面能买到的,有些是他和容矜東自己制作的。

    各式各样,看着五彩斑斓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,都给你们,吃吧,没关系的。”小黎大方的把糖全部往前推,推到那九个孩子触手就能拿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小孩子们面面相觑,显然还是很犹豫。

    但是孩子的天性就是糖果,他们有些被掳劫的时间太久,已经太久没有闻过糖果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有些被掳劫不久,才几个月,更是对糖果没有抵抗力。

    不过哪怕非常想要,他们还是保持警惕。

    方才那个先说话的三岁小男孩,此刻就奶声奶气的道:“你们要把林哥哥丢掉吗?”

    小黎意识到林哥哥应该就是那发病的孩子,急忙摇头: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是大夫,我爹也是大夫,我们会给林哥哥治病,把他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骗人!”小男孩一脸愤慨:“你是个小孩,怎么可能是大夫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大夫。”小黎很着急,转头拉拉容矜東:“小矜哥哥,你告诉他,我真的是大夫。”

    容矜東拍拍小黎的脑袋,没有像平时一样无条件的哄骗小黎,而是认真的说:“你还不是正经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小黎顿时很受伤,捧着胸口很惆怅。

    容矜東想了想,蹭到小黎前面,对着这些都比他小好多的孩子们道:“你们不用怕,小黎弟弟的爹爹很厉害,他一定会帮助你们,如果你们不放心,我可以保证,或者,我留下来陪你们,如果外面的人伤害你们的林哥哥,你们就可以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当人质!

    小孩子们互相看了看,有些年纪太小,还不太明白这个逻辑,只是傻傻的问:“为什么要伤害你?”

    柳小黎也抓抓头,不明白:“对啊,小矜哥哥,为什么要伤害你?”

    容矜東觉得,作为年纪最大,常识最多的小哥哥,他的压力突然很大。

    于是容矜東就开始跟这些弟弟们解释起来,尤其是把“自己如果当人质”的作用,讲解的非常详细。

    这个车厢并不隔音,柳蔚和容棱在外面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柳蔚忍不住扶额,就从没遇到过年纪这么小的人质,更没遇到,年纪更小的“绑匪”。

    人质居然要自己跟绑匪解释自己的用途这种场面,更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容棱反倒觉得容矜東逻辑严谨,思维敏锐,倒不像一个被打压了九年,吃穿不保的小可怜。

    该说不愧是皇家子弟?骨子里,就自带着一股睿智。

    只是年纪太小,这种智慧还显得太过稚嫩。

    最后,在容矜東唇枪舌战了足足两刻钟后,这些孩子们终于愿意相信他的话了。

    容矜東很高兴,主动走到他们那边,让他们抓住自己。

    九个小孩都不知道该怎么抓他,一个看着还不会说话,大概还不到两岁的小孩索性爬啊爬,爬到他怀里,然后胖乎乎的小腿一盘,就坐在他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容矜東顺手将小孩子搂住,确保小孩子不会滑落。

    有了一个人做示范,其他的也都围上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容矜東怀里就坐着三个孩子,两只手还搂着四个,另外两个也贴着他坐着,小手还紧抓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柳小黎看他们玩的很好,有点心痒,也想爬过去,一起往小矜哥哥身上挤。

    却刚要动,就听到车厢外响起一声熟悉的咳嗽声:“咳。”

    小黎一个机灵,顿时不敢过去了,只是慢慢爬到人群最后头,将那个脸色发白的小孩抱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从小习武,要抱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男孩,小黎完全没有太大压力。

    九个孩子眼睁睁看着“林哥哥”被带走,还是忍不住担心,容矜東就轻声哄着他们,安抚:“不要担心,不会有事的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只能闷着脑袋点头,眼珠子却依旧往车帘外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小黎将“林哥哥”抱出来。

    一出车厢,柳蔚就接过去,小黎看没自己的事了,迟疑一下,问道:“爹,我可以进去和他们一起玩吗?”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盯着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小身板一抖,连忙摇头:“我不玩了,我不玩了,我跟着爹帮忙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再说话,转身抱着那昏迷未醒的孩子到另一辆空置的马车里。

    小黎恋恋不舍的看了眼车厢里的容矜東,鼓着小嘴,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娘亲后面。

    空置的马车里,已经铺上软软的衣服,柳蔚将发病的孩子放在衣服中,转首对小黎伸出手。

    柳小黎从小背包里拿出银针,递给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捻着银针,在小孩的手上,头上,胸口几个穴道刺入。

    昏睡的孩子“唔”了一声,没一会儿,软绵绵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柳蔚放柔了声音,轻轻的摸着小孩的头发,问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小孩艰涩的眨眨眼睛,他记得自己方才发病了,口吐白沫,呼吸困难,很难受的样子,之后他就晕倒了,再醒来就是现在。

    小孩稍微感受一下,除了感觉口腔发苦,头有些晕,并没有那种无法喘气的感觉了,他犹豫着,就想坐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按住小孩:“现在不要动,叔叔给你检查身体。”

    小孩却很抗拒,竟然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针还没拔出,这样乱动,会碰到针,柳蔚只好加大力道,将他固定好。

    小孩却慌了,带着哭腔,哑着声音求饶:“我错了,我错了,我再也不跑了,不要了杀我,不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皱起眉,转首看了眼容棱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