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44章:被嫌弃的容棱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44章:被嫌弃的容棱!

    容棱目光晦涩阴沉,他一言不发,嘴唇却抿得很薄很紧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这里没人伤害你,乖,镇定下来,一定镇定下来。”柳蔚柔声轻哄着。小黎在旁边看得傻傻的,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小孩没有被安抚,他不挣扎了,却哭得越发伤心,但他不敢哭得太大声,只敢小声抽泣,喉咙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,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柳蔚将他身上的针拔除,再将孩子抱起来,搂进怀里,拍着他的背,轻声道:“不怕不怕了,小林不怕了,乖乖的,不哭了,不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声音很软,动作很小心,小孩哭了几下,发现这人不是伤害他,就慢慢止住了眼泪。

    柳蔚看他冷静了下来,就低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小孩打了个哭嗝,可怜兮兮的说:“左……左林。”

    左?

    柳蔚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点头:“御史左常平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对自己爹爹的名字还有印象,左林张了张嘴,想问什么,可是又不敢问。

    柳蔚将他放下来,坐好,才说:“你是御史左常平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左林漆黑的眼珠子转了几下,不知道该不该承认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说吧。”柳蔚摸摸他的头。

    左林就小心的点了一下脑袋。

    柳蔚又说:“你刚刚发病完,我现在要检查你的身体,看看你身上还有没有什么会害你疼的怪东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左林下意识的点点头,又极快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左林咬着唇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伤害你,我们是你爹派来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左林眼睛亮了一下,看看柳蔚,又看看柳小黎,最后看向容棱……

    小孩一看到容棱,就哆嗦一下,然后赶紧更疯狂的摇头,还手脚并用的往车厢最里头钻,躲在角落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柳蔚嫌弃地瞥向容棱:“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小黎也嫌弃:“容叔叔,你吓着弟弟了!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总之,容棱被撵走后,柳蔚终于能再次靠近左林。

    再又哄了好久以后,左林终于接受了他们真的是他爹派来救他的这个身份,也乖乖的躺下,让他们检查。

    “发病的时候,这里会痛吗?”

    左林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里呢?”

    左林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里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左林面露痛苦,使劲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让小黎记下,小黎拿出自己的本子和笔,快速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接着又问了许多,有些左林能回答,有些不能,发病的时候被剧痛困扰,很多孩子就是觉得全身都疼,具体哪里疼,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等检查得差不多了,柳蔚拿出一粒火灵丸,塞进左林嘴里。

    火灵丸主要补充体力,因为用于炼制的药效都属于温和,这种药与大部分其他药可以同时吃,不会有排斥反应,也不会有副作用。

    火灵丸甜甜的,左林吃了一颗,就觉得小腹里发热,身体里好像有一团火,但他没有觉得烫,反而觉得很舒服,烘烤得他从里到外,都有精神了,连他原本苍白的皮肤,这会儿也红润了许多。

    柳蔚将左林抱出来,一出车厢,左林又看到容棱,赶紧吓得把脸埋进这个“大夫叔叔”的怀里。

    柳蔚拍着孩子的背安抚着,对容棱道:“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”

    容棱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“初步断定这些孩子出问题的地方,不是脑部,也就是与之前的那些人不同,凶手没有在孩子脑内植入东西,左林主疼的地方是小腹以及胸腔的部分,影响到呼吸道,会造成短时间的呼吸紧张,喘不过气,不过这只是他一个人的症状,而且他情绪不稳定,我还要再问问其他孩子。”柳蔚把自己的初步判断全说出来。

    容棱点点头,问道:“那个孩子没事了?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我们来之前,药效应该已经过了,他昏迷只是因为太疼,还没缓过劲儿,这种药看来不会致病,只会加剧疼痛,不过具体怎么样,我要再看看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柳蔚犹豫一下,点头:“就现在吧,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,若是等到回京,怕是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容棱知道柳蔚的意思,五辆马车,这么多孩子,进京一定会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这些孩子现在身体情况不明,若是被父母接回去,之后治疗就有麻烦,一来,太医很可能涉入其中,二来,柳蔚也不能挨家挨户的去检查。

    所以进京之前,孩子的身体问题,最好已经解决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达成共识,柳蔚把左林送回小伙伴身边,再把容矜東换出来。

    左林虽然对柳蔚不太害怕了,但还是更喜欢跟小伙伴们呆在一起,立刻就钻进去,然后不出来。

    容矜東出来的时候,身上的衣服都皱了,但他不在意,就乖顺的站在柳蔚脚边,和柳小黎并排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倒是柳小黎看到他衣服都糊了,伸手给他拍了拍,很羡慕的说:“我爹不让我和你们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容矜東抬手摸摸小黎的头,示意小黎,没事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五辆一模一样的马车,跟容棱的道:“先从相熟的孩子开始,知道底细,或许好沟通,严丘,柳丰,或者你那位十六皇弟?”

    容棱之前已经问过了,便指着道:“严丘这辆,柳丰这辆,容耘这辆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棱一会儿,见容棱对那位失踪一年的皇弟好像不太在乎,但还是道:“先从容耘开始。”

    容棱面色如常地“嗯”了一声,走过去,打算撩起车帘。

    柳蔚及时制止道:“你别过去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也跟着点头附和:“容叔叔会吓到小弟弟小妹妹们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是柳蔚过去的。

    柳蔚撩开车帘,没有意外的,看到的也是十个小男孩,以同样防备的面孔,紧张的抱成一团,紧盯他们。

    柳蔚根据年龄、容貌,在里面很容易找出容耘。

    那个被小哥哥们藏在最后,看起来粉雕玉琢的小男孩,他有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,眉眼五官认真看,能看出与容棱有几分相似,他年纪看来大略是两三岁左右,应该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柳蔚对那孩子招招手:“容耘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