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47章:只得弃车保帅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47章:只得弃车保帅

    严丘点头:“他们虽然吃虫子,吃蝴蝶,但是他们发病时间会很短,小花妹妹每次只发病半个时辰,是最短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彻底明白了。

    将严丘送回去,严丘不肯走,抓住柳蔚的手,说道:“你会救我的哥哥,是吗?”

    柳蔚摸摸严丘的头: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严丘点点头,这才安心的回到小伙伴中间,容矜東也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柳小黎忙着给容矜東擦衣服,小矜哥哥的衣服都跟抹布一样脏了,上面还有小孩子的口水。

    柳蔚则与容棱走到一边,面色微沉的道:“童训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神锐利:“有人要把他们训练成战士。”

    或者不是战士,是杀手,甚至……死士。

    柳蔚点头;“那种蜘蛛,应该是一种变异虫,被咬过后,毒性渗入,会使人病变。”

    只是被这种变异蜘蛛咬过的,虽然会沾染蜘蛛的特性,比如蜘蛛爱吃虫子等。

    但是同时,也会慢慢改造成蜘蛛的生存结构,比如,蜘蛛是用肺囊呼吸的,那种呼吸系统在腹部两侧,并非像人一样,用口鼻呼吸。

    年纪越小的孩子,越容易被生物改造。

    体制还没健全,因此不适率和死亡率会大大减低。

    严丘口中的小花妹妹,是第一个被生物改造的。

    小花妹妹的体内说不定已经分裂出肺囊,如此,才会使小花妹妹在发病的时候,哪怕胸腔以上被堵塞,呼吸不顺,也能本能的使用肺囊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至于年纪大些的孩子,错过了生物改造的最佳年纪,便只能强制训练,在现代,这种训练被称之为童训!

    一些国际恐怖大型组织,会买来小孩,将其放置在无人岛或是原始森林,进行秘密且严峻的魔鬼训练。

    通过这些训练,将孩子洗脑培养为杀人机器,进行一系列的犯罪活动。

    想到曾经经历过的一些画面,以及那些腐烂氧化,被随意丢失在森林一角,供野兽啃噬喂养的的孩童尸体,柳蔚慢慢地眯起眸子,眼神缓缓发狠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容棱唤了柳蔚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猛地回神,熟练的将眼中已好久未燃起的恨意逐渐减退,淡淡的摇头,又道:“我只是好奇,要培养死士或杀手,为何偏偏要用这些孩子?”

    青云朝这种年代,不说困难的地方卖儿卖女,就是普通人家,也有生多了养不起的。

    就算不想花钱买,那孤儿呢,流浪儿呢,总是有的!

    哪怕是去偷别人家的孩子,又为何要偷一品大员家的?甚至把一国小王爷都拐走了?

    容棱却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“控制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控制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,说道:“这些孩子,是控制朝堂官员的有效筹码。”

    经过容棱这么一说,柳蔚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若权王真有造反的意思,那权王在京都势必便要培养势力,可是京都这样的地方,一个亲王,又怎能千里迢迢在这里培养出什么像样的势力?

    那便只有策反了!

    策反谁的?自然是越大的官越好!

    要怎么策反?利诱吗?那也未必是人人都贪钱,要是遇到个公正廉明的,指不定第二天就到皇上面前参你一本。

    所以,权王需要筹码。

    捏着官员们的孩子,这些官员哪怕还有铁骨铮铮的,但至少有一大部分,会因孩子而妥协。

    尤其权王拐走的,都是各家的嫡子,嫡孙,都是生命金贵的孩子,而不是庶子庶女。

    甚至有好些,还是家中独子,自是让其父母家人,更加舍不得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若是要控制,为何又要放这些孩子从沼泽回来?”

    容棱勾起薄唇,冷笑一声:“吃虫子的孩子,会发病的孩子,带走了又如何?太医能治好吗?若是不能,那么这些孩子身在哪里,又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镇格门已经将目光投向了辽州。

    权王未免打草惊蛇,只得弃车保帅,先把孩子还回来,虽说还没将孩子们训练好,但总归,要先避免镇格门深入辽州腹地,以怕对权王的势力,造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这些朝中恩怨,大人物之间的角逐,柳蔚听了开头,便不想深思了。

    现在孩子已经找到了,她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先将孩子们的身体治好,然后送回各家去。

    如此,柳蔚的任务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而其他的,自有容棱料理。

    至于皇上要怎么对付权王,是派兵镇压,还是好言谈和,这些都不是她该关心的。

    按照左林、容耘、严丘的描述,再加上柳蔚的检查和把脉,柳蔚已经模糊的了解了这些孩子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其中,生物变异的小孩,比较麻烦,因为年纪太小,很多医疗措施不好施展。

    而那些大孩子,只是因为沼泽上的气候,致使呼吸道感染疾病,造成不定期发病,这个倒是好治,配制出解瘴气,清胸肺的汤药就好。

    柳蔚让容棱在附近安排一个住处。

    要将孩子们分开,变异的一边,正常的一边,让孩子们现在这样挤在马车里,总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容棱很快派人去安排好。

    租借了一个附近较为偏僻的农庄,因为只是住几天,所以并不需要太多安排,只要地方够大就行了。

    将马车驶到了农庄里,等到将孩子们都安置妥当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农庄的奴仆被吩咐去准备饭食,柳蔚便在房间里,写了一张单子,上面林林种种写了一大堆东西,再交给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物件,瞥了柳蔚一眼。

    柳蔚给自己倒杯茶,淡淡的道: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没有工具怎么办事,这些东西也不难找,基本上西陇苑都有,让你的人去搬现成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里面,有几十种稀罕的药材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计量用具,消毒用具,试验用具,炼丹炉啊,试管啊,酒精灯啊……

    其中试管和酒精灯,都是柳蔚用最原始的古代材料,千辛万苦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其实要让柳蔚制作的话,柳蔚更偏向于用玻璃器皿,但青云这个时代,还没有玻璃一说,柳蔚虽然会制作,但因为害怕太过超前,会暴露自己,便一直没有实施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