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48章:本王心中,只有你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48章:本王心中,只有你

    后来,在确定能够用其他物质代替后,柳蔚就没那么执着的非要用玻璃制品了。

    制作玻璃其实不难。

    有人说,中国古代本身就有玻璃制品,玻璃是西来物,就是说从西洋传来的,但其实早有考古学家,出土过一系列的玻璃器具,并且证实,那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玻璃。

    通俗的来说,玻璃分为两种。

    一种为铅钡玻璃,就是战国时期出土的那一批,属于中国人的原创品,利用的主原料是铅。

    而铅在中国古代用得非常多,古代的化妆品,包括炼丹术中,大量的用铅这一物;

    而外国的玻璃,是钠钙玻璃,另一种物质元素。

    柳蔚在青云朝见过铅,当时就很心动,打算实验做一做玻璃,但恰好那阵子,付子辰给她申请的八品官位下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当时就不敢乱来了,惟怕自己出了风头,反而害得欺君之罪曝光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有了免死金牌,还有容棱当后台,改天试试吧。

    到时候做了玻璃,让金南芸代卖。

    左右是金南芸总想自己创业,又要去边境,又要去邻国,这么危险,还不如就好好呆在京都。

    到时候再研究一下玻璃首饰之类的,总能保证金南芸消停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柳蔚这么打算着。

    容棱已经将单子递给下属,让其去办。

    因为时辰已经不早了,柳蔚粗略的看过孩子后,便打算从明天开始体检,今晚先让这些奔波了半个多月的孩子们,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柳蔚原本以为孩子这么多,肯定会吵闹,但吃过晚饭,这些孩子一个个都缩回床上,乖乖的一点声音都没发出。

    看来果然还是防备心重。

    这些孩子以前在各家都被娇惯着,捧着,说百分之八十都是熊孩子绝对不为过。

    但经历过一系列剧变,现在个个都谨小慎微,唯恐行差踏错,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轻手轻脚的关了一扇门,刚出来,就看到容棱站在走廊里,正在等她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问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柳蔚不解容棱的意思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本王指的是柳府。”

    柳蔚“哦”了一声,浑不在意:“明日你遣人带封信给老夫人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“大抵,不用解释。”

    容棱挑眉。

    柳蔚自信的道:“老夫人心有鸿沟,自有决断,想必老夫人会为我寻个好理由,不会让我穿帮。”

    容棱抬起复杂黑眸,深深地看着柳蔚:“那这几日,你打算都在这儿?”

    柳蔚正要回答,却突然眯起眼,抿着唇看着这男人。

    容棱与柳蔚对视。

    柳蔚上前一步,却逼得容棱后退一步,柳蔚伸手,纤细的手指捏住他的衣领,冷笑一声:“我呆在这儿,你也要呆在这儿?”

    容棱嘴角戏谑地微勾,抬手,握住她的柔夷。

    柳蔚一把挥开他!

    后退一步,双手环胸,冷讽的问道:“今日我二妹妹投怀送抱,容都尉心中甚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容棱想也没想的回答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:“本王心中,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: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你少来这套,王爷想和什么人好,便和什么人好,不用跟我解释。王爷既然不喜欢我二妹妹,那三妹妹呢?四妹妹呢?柳家好看的小姐多了去了,你容都尉看上谁,闭上眼睛随便挑一个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叹了口气,上前想拉她的手。

    柳蔚后退半步,仰起脖子,一脸矜傲:“不喜欢柳家的?那别家的?那日诗会,好看的姑娘可不少,让我想想,赵家姑娘,周家姑娘,林家姑娘,孙家姑娘,对了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没你好!”柳蔚还没数完,容棱已经语气严肃的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柳蔚止住嘴,也不说了,将双手背在身后,身子微微前倾,凑到容棱面前,道:“我再好,也是个男的!”

    明明都承认了,这会儿又开始绕了……

    容棱拿柳蔚没办法,以前说过不逼她,现在也只得由着她戏弄。

    容棱打算回头再问问明香。

    明香说了女子喜爱的男子类型,但容棱却忘了问,若是男子遇到了这样蛮不讲理,狼心狗肺的女子,又该如何处理?

    柳蔚闹了容棱一顿,便优哉游哉的打算回房,可刚刚走到拐角,却看到角落里,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柳蔚停下步,仔细辨认一下,却因为太黑,没看清那孩子的样貌。

    柳蔚犹豫一下,蹲下身,对那孩子招招手。

    那孩子似乎迟疑了一下,才从阴影里走出来,皎洁的月光,将孩子面上的轮廓浅浅照耀。

    柳蔚看到那孩子的容貌,眼睛倏地睁大!

    容棱此时走到柳蔚的身后,低声道:“那是柳丰。”

    柳蔚恍惚的看着那个局促的孩子,一时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柳丰这个名字,在柳蔚心中,只是一个符号,柳蔚从未见过柳丰,第一次知道柳丰,已经是柳丰失踪的当晚。

    但柳蔚如何也想不到,柳丰竟然长了这样的容貌。

    尽管现在还小,还看不太出来,但眼前的柳丰,竟然长得……那么像,那么像……

    柳蔚舔舔唇瓣,她将手伸远一些,小声的唤道;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胆小的孩子,有一双大大的眼睛,很漂亮,很可爱,孩子仓惶的站在哪里,犹豫了好一会儿,却没有走过来。

    而是身子一转,又跑回了黑暗中,接着,就是一声关门声,砰得一声,重得柳蔚心口一震。

    “小令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慌忙的轻唤了声。

    容棱站在柳蔚身后,不禁狐疑的垂下眸子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前方的黑暗,那里,却什么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方才的一切,好像是一阵幻觉,就如柳蔚曾经很多次的噩梦中那样……

    柳蔚身子发僵。

    柳蔚蹲着,仿佛站不起来了,直到过了好一会儿,一只温热的大手,附在她肩膀。

    柳蔚仿若回神一般,这才机械的转过头,对上容棱柔和的目光。

    长出了口气,柳蔚伸出手,容棱将她扶起来,半搂在怀里:“你刚才,叫的是谁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