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49章:我们谁也不能没命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49章:我们谁也不能没命!

    柳蔚摇摇头,等到呼吸稍微顺畅一些,才推开容棱,有些跄踉的,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,小黎已经睡下,小小的脑袋,正搁在容矜東的胳膊上,就像以前非要抱着娘亲睡一样。

    小黎现在也抱着他的小矜哥哥睡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伸手,摸了摸小黎的头发。

    小黎没醒,容矜東却醒了,睁开一双亮如星辰的眸子,专注的看着眼前的“男子”。

    柳蔚转过视线,对容矜東笑了一声,问道:“手酸不酸?”

    容矜東偏头看了眼自己被压住的胳膊,害羞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摸摸容矜東的额头:“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容矜東脸颊一红,看柳蔚坐在那里,不躺下,以为自己睡得太多,正想移动一下,柳蔚按住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,好好睡。”

    容矜東这便闭上眼,乖乖的沉入梦乡。

    柳蔚脱下鞋子,在两个小孩身边躺下,吹熄了蜡烛,她却看着上方的屋顶,久久没有入睡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,柳蔚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一个已经很久没做过的,关于死与活的梦。

    那是一间幼儿园,梳着小辫子,长得粉雕玉琢的小女孩,穿着好看的裙子,站在幼儿园小班门口,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幼儿园阿姨回过头来,看到门外的小女孩,便打趣的扬声道:“柳令,你的姐姐又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阿姨的话,坐在第二排,正在跟旁边小女生说话的柳令顿时抬起头,然后看向窗子外,果然看到念大班的姐姐,正站在外面,对他傻傻的挥手。

    柳令觉得姐姐太丢脸了!

    每天都来接他,他都是男子汉了,怎么能天天让姐姐来接他放学?

    因为不高兴,这天放学,柳令不跟姐姐说话。

    梳着小辫子的姐姐,在后面追他,气喘吁吁的说:“小令,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柳令鼓着嘴,停下脚步,回头愤愤的说:“我不等你,我要自己回家。”

    姐姐急忙说:“不行的,爸爸说,我们要等司机叔叔来接,刚才司机叔叔打电话给李老师,说他堵车,要晚点才到,让我们在学校等他,不要走远。”

    以前有这种情况,柳令都会乖乖跟姐姐一起等司机叔叔来,但今天他跟姐姐赌气,所以明知道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,还是哼了一声,一路往着校门口走。

    姐姐看他快走出校大门了,忙去拉住他,着急的道:“我们不能出去,爸爸说,外面有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男子汉,我不怕坏人!”柳令挥开姐姐,抬脚跑出幼儿园。

    姐姐被他挥倒,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,也来不及拍拍脏掉的裙子,只埋着头,就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师都没能看得住。

    柳令跑得很快。

    尽管姐姐比弟弟大一岁,但姐姐却跑不过弟弟,只能在后面远远的喊着:“小令,这边不是回家的路,我们回学校吧,你不要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,我要自己回家!”柳令倔强的说,说完还不忘回头,叮嘱姐姐:“你快回去,我不会带你走的,你要是跟丢了,你会被人贩子拐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令,你等等我。”姐姐没有回去,姐姐从小受爸爸妈妈的教导,就是要保护弟弟。

    就像大哥会保护她和小令一样,她也要担负起姐姐的责任,在爸爸妈妈不在的时候,看好弟弟。

    柳令跑了很远,但小孩子的力气终归有限,他到底停了下来,转头去看时,却发现他的姐姐竟然还在,不止还在,她的身上脏兮兮的,膝盖甚至还在流血。

    柳令吓了一跳,急忙跑回来:“你摔倒了?我不是让你回去吗?”

    姐姐一把拉住弟弟的小手,也不在乎那点疼痛,就说:“小令,你不要乱跑,要是司机叔叔找不到我们,爸爸妈妈会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乱跑。”柳令含糊的咕哝,他想证明自己的男子汉气概,但看到姐姐膝盖上的伤口,他说什么都没底气了。

    姐姐拉住他的手,扬起明媚的笑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柳令虽然别扭,但还是跟着姐姐走了。

    而转变,就发生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一辆白色的七人车,停在了他们身边,接着,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下来,用两张手帕,捂住了两个孩子的嘴。

    迷药的剂量很大,两个孩子不过片刻,便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接着,画面是大片大片的空白。

    等到不知过了多久,画面一转,变到了一个原始丛林。

    一只饿狼在身后追逐,梳着马尾的女孩,满身是伤的被另一个短头发的男孩搀扶着,往树林里钻。

    女孩很虚弱,奄奄一息,仿佛快要停止呼吸。

    男孩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:“柳蔚,撑住!前面就是补给处,马上就有药了。”

    女孩勉强睁开眼,她艰难的回头,看到那已经快追上他们的饿狼,一咬牙,从男孩怀中挣脱。

    “别管我,你走!”

    柳令不可思议的看着姐姐:“这种时候玩什么狗血,我要不管你,你活得到现在吗?赶紧走!”

    女孩咬咬牙,自己独身往另一头走。

    “柳蔚!”柳令低斥,上前将她抓住,扯到背上。

    女孩狠命的骂他:“我身上有血,它们会闻到,你一个人好隐藏,爬树也好,山洞也好,我会连累你!”

    “我要怕你连累,还是你弟吗?”

    已经五年了,他们在这个鬼地方,相依为命了五年。

    从最开始七百个孩子,到如今的五十个,他们已经携手走到了现在,唯一的路就是继续走下去,打败另外四十个对手,成为最后能出线的十个。

    只有完成所有训练,合格的走到最后,才能离开这里,才有机会回家,再见到父母,大哥。

    这是姐弟两人坚持到现在的动力!

    女孩咬紧牙关,哪怕再坚强,到了如今,大颗大颗的眼泪也接连滚落。

    眼泪打在自己头顶,柳令感觉到了,他深呼口气,咬牙道:“不是我任性,你不会成这样,所以,就算我不要命,也要留住你的命,柳蔚,你争气一点!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女孩砸了一拳男孩的肩头:“我们谁也不能没命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