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250章:吃人肉……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250章:吃人肉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”男孩嬉笑一声,托着女孩,跳进了前面的小河。

    河水阻绝了饿狼的步伐,他们艰难的在饿狼口下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画面到了这里,再次变成白色。

    直到哽咽的抽泣声,缓慢的将画满再次填充。

    “骗人!骗人!柳令,你起来!你起来!”

    十个出线名额,如此珍贵,在生存面前,哪怕只有十岁的孩子,也学会了残忍和屠杀。

    一具被打得满身枪眼的男孩尸体,被扔在荆棘的草地上,女孩扑在男孩身上,仰起头,一双浸满痛苦的眼,怒视前方的少年:“为什么,你们是组员,你们可以一起出线!为什么要杀他!”

    少年脸上有道刀疤,闻言邪肆一笑:“一起出线做什么?以后的任务,也是需要抢的,提前将他干掉,以后跟我争的人,就少一个,不过我很好奇,没了柳令,你柳蔚,还能活到几时?”

    少年说着,眼睛转向旁边的另外十二名少年少女,出线名额只有十个,而现在,这里有十四人。

    女孩抹着眼泪,咬牙站起来。

    少年还在笑,笑的可恶又恶心!

    教官却冷眼旁观这一切,到此,教官懒懒散散的宣布:“十五进十四结果出来了,现在解散,你们几个,把他丢进山里去。”

    十二名少年少女应了一声,便走过来,要拖动地上男孩的尸体。

    女孩站在那里,大声的吼:“不准碰他!”

    教官危险的眯起眼:“柳蔚,这里不是你的游乐场,要活命只有战胜别人,柳令技不如人,他死只怪他自己,你再敢胡闹,给我去校场罚跑八十圈!”

    “活命只能战胜别人……”女孩仰起头,眼中蓄满了泪,她直视教官:“那我要给我弟弟报仇,又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周围爆发出一阵阵笑声。

    笑的最大声的,就是那个恶心的少年。

    教官冷笑一声:“报仇?好,我给你报仇的机会,一对一单挑,你跟阿生,谁先倒下,谁输。”

    “输了怎么办?”女孩问道。

    教官道:“输的人,性命随赢的人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女孩爽快的答应,往日总带着些胆小的视线,这一刻,出离的凶狠。

    红色,白色,黑色,颜色不断转换。

    女孩的头被重重打偏,黏腻的血迹糊住视线,口中溢满腥甜,能感觉到手疼得快断了,膝盖也快要碎了,被踩在了草地里,艰难的喘息,后背上,一只脏兮兮的大脚,将她踩着。

    遥远而又模糊的讽刺声,在头顶响起:“看来,提前结束了十四进十三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咬紧牙关,直到已经起不来了,就像其他人说的,能留到现在,只因为她有一个能力凌驾所有人之上的弟弟。

    女孩体力不好,资质不高,若不是有人无条件的用身体一次一次为她挡住攻击,她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柳令……

    柳令……

    头上是血,眼中全是泪。

    女孩很想哭,但女孩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,要死了吗?应该是吧,但她不甘心,好不甘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女孩感觉背上的脚离开了,接着,她的头发被人从后提起,刺痛将她逐渐迷蒙的神智拉了回来,令她再次回神。

    叫做阿生的少年,嘴角挂着可恶的笑,他掐住女孩的头发,古铜色的小脸,贴到女孩白净的小脸旁边,对她的耳朵,一字一句的说:“柳令死前……还叫着你的名字,他说,柳蔚,柳蔚……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话仿佛最尖的冰刀,一下一下捅进女孩的心脏,她暴怒的瞪起视线,下一秒,身子不管不顾的扑向少年,少年灵敏的立刻躲开,但女孩已经拉住他的脚。

    然后,在众目睽睽之下,女孩闭着眼睛,不算坚硬的牙齿,狠狠的咬住少年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剧痛令少年惨叫!

    周围的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,那条被少年穿的看不出颜色的裤子,慢慢变深,少年刚开始还在挣扎,还在拼命的攻击女孩的背和后脑,妄图将她打晕。

    但女孩这个时候反倒无比清醒,那些痛令她麻木,她没有感觉,只知道犹如野兽一般,咬住少年的腿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不知过了多久,少年的殴打虚弱起来,旁人亲眼看见,这个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少年,右腿上已经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一个犹如饿狼般的女孩,无论他怎么逃,怎么躲,都跟进了他,然后,死死的咬住他。

    从大腿到小腿,从小腿到腰,从腰到胸口……

    直到有人将女孩强行拉开,众人才看清,地上躺着的少年,睁着一双不甘的眼睛,已经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”女孩凶狠的瞪着眼睛,疯魔一般对着少年的尸体嚎叫,她要冲过去,她要一直咬,她要杀了他……

    教官冷酷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,他劈手一斩,将女孩劈晕,然后掰开女孩的嘴,发现她嘴里,全是少年的肉。

    女孩,不止咬死了一个人,还把他的肉……吃了……

    从未有过的光芒,在教官眼中绽开!

    教官抱起昏迷的女孩,走向不远处的木房,走了一半,他又停下,对后面的人说:“把柳令的尸体一起搬来。”

    有人说:“sir,这种天气,尸体不扔远点,会臭。”

    原始森林的天气,早晚零下,下午四五十度,而现在,刚过中午。

    教官摇头:“看不到他的尸体,她醒来也会疯。”

    直到晚上,女孩醒来,先看到的是黑色的木质的天花板,然后,才听到身边有人说话:“醒了?”

    女孩转过头,首先看到的,不是说话的人,而是躺在自己身边,那具面容祥和的男孩尸体。

    她几乎猛然清醒,快速跳起来,然后死死抱住男孩。

    教官拿着稀粥站在窗前,脸色冰冷,语气冷酷:“先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女孩这才抬头,看向教官,却没有动,她只是死死的抱住男孩,将这具软绵绵,已经有些发臭的尸体,拖到自己怀里,手脚并用的缠住。

    教官眯起眼,丢下一句“随你”,将粥放在床边的椅子上,转身离开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